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王玄策与九道命危

第二百四十二章 王玄策与九道命危

    欢恪泰三人准备一切准备上路了。但这一次裴念只是轻声嘱咐了几句,没有像上次一样准备大包小包的。因为这次去兰州只是走走,

    如有战事.返回长安,自有人去接管。

    这是李二传来的口谕。裴念也明白,钱欢在长安,褚遂良与长孙顺德除了长安连家门都不出,把钱欢派出去也是为了缓和一下长安的气氛。

    黄野要死要活的想要跟着钱欢去兰州,钱欢拍了拍黄野的肩膀,似乎有些歉意。

    ‘我也想带你走,但如今九道不在钱府,我有些不放心,你留在家里替我照顾好钱家。’

    黄野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答应。

    钱欢出发,未带一个慧庄的家将,因为他感觉钱府比他的个人安全要重要的多,重要的太多了。仅仅带着不到二百人的队伍离开长安。

    兰州距离长安不远,叶九道就曾路过兰州去刺杀武元庆和武元爽。

    既然去走走,钱欢等人也不着急,一路游山玩水十分潇洒。走了五天刚刚到达秦州,秦州距离兰州之间只隔了一个渭州,

    钱欢下令在秦州休息。李恪见这才不到中午,对于钱欢的顽皮性子也是无奈,便也同意留在秦州休息。队伍十分低调的进城,把队伍分配到各个客栈休息,钱欢便开始游逛秦州。

    秦州的位置十分适合住入山水卖场,因为秦州四处无海,海鲜应该能卖个好价钱,只不过运输过来应该很少有活着的海鲜了。

    游走在秦州城的主街上,来往的人群不少,认识钱欢等人的更少,几乎没有、但这是钱欢他们所认为的。慢慢钱欢的眼神被街上卖糖葫芦的人所吸引。看着围在糖葫芦那人身边一群孩子,钱欢十分开心,尤其有一个小胖子不停擦着留下的口水,钱欢想起来前世的动画片。

    钱欢走上前指着卖糖葫芦的人。

    ‘站着。不许动。’

    或许是因为做侯爷久了,自身带着让人敬畏的气场,那卖糖葫芦的人真的不动了,强颜欢笑的看着钱欢等人,却不敢开口,

    钱欢蹲在地上看着一群孩子,那个流口水的小胖子警惕的看着钱欢,把一群孩子护在身后,准备离开,小胖子感觉钱欢很危险,

    ‘哎?别走,小胖子我说你呢。’

    小胖子停下脚步,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钱欢,眼神中有恐惧,也有疑惑。钱欢轻笑。

    ‘今日本少爷开心,我问你们一人一个问题,你们能回答上来,我就送你们糖葫芦吃。’

    一群小孩子雀跃,但小胖子却仅仅皱眉。

    ‘您很有钱?’

    ‘我钱多的花不完。’

    ‘如果答错了,您可会难为他们?’

    这一次不仅钱欢来了兴趣,李恪李泰也来了兴趣,这孩子只有四五岁的样子,但其心智和当年的钱策差不许多。

    钱欢摇摇头,小胖子点点头。钱欢随便指了一个小丫头问道。

    ‘天上有几个太阳。’

    ‘一个,’

    小丫头的声音很脆,钱欢听的很舒服,钱欢回手摘下一只糖葫芦递给小丫头。李恪付钱,吃东西不给钱,这脸李恪还丢不起。钱欢再问。

    ‘几个月亮,’

    ‘一个,’

    继续摘糖葫芦,李恪干脆丢给一锭银子给那卖糖葫芦的,告诉他全包了,卖糖葫芦的人激动不已,站在一旁负责分配给几个孩子糖葫芦。随后钱欢指着小胖子笑道。

    ‘有几个星星?’

    小胖子一愣,随后苦着脸道。

    ‘不知道,’

    钱欢大笑,至于李恪和李泰感觉很丢人,钱欢完全是在欺负这孩子。钱欢似乎很开心。

    ‘那你没有糖葫芦吃。来,我在问别人。小丫头,当今陛下姓什么。’

    ‘姓李。’

    嗯,不错,奖励一个糖葫芦,在问一个皇后姓什么,又一小孩答长孙,钱欢很满意,都知道,不错不错,回头再看小胖子。

    ‘陛下身旁的太监姓什么?’

    ‘不知道。’

    钱欢似乎玩上瘾了,问了李二有几个眼睛,马上就有人说一个,有几个嘴巴,也有人答。在问向小胖子时。

    ‘陛下有多少跟头发。’

    小胖子似乎生气了,转身就走,钱欢哈哈大笑,伸出手把小胖子抓回来。指了指糖葫芦,

    ‘都给你了,你这孩子太逗了,本候今日心情不错,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小胖子也不和钱欢客气,掐着一把糖葫芦分给几个没有回答问题的孩子,分完了,手里也没有了,看着几个孩子吃,似乎有些馋了,咽了咽口水道。

    ‘小子名叫王玄策,今年五岁。’

    钱欢点点头,这名字听着很熟,可能是与钱策一样都带着策字吧,钱欢丢出一块玉佩扔给小胖子。

    ‘你很不错,知道先分给比你小的孩子,拿着玉佩,可以去卖了,也可以去长安找我。’

    王玄策接过玉佩,钱欢起身就走,他相信小胖子能猜出他的身份,如果猜不出来,也就不用来找他了。王玄策看着手中的玉佩,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钱字。在回想刚才那人自称本候。不由喃喃自语。

    ‘自称本候,姓钱。难道是慧武侯钱欢?’

    王玄策再次抬头时。发现钱欢的身影已经不见了,在看看手中的玉佩,连忙收起藏在怀中。没想到与家人来了一次兰州竟然碰到了这个祖宗般的人物。

    李泰吵吵着要去青楼做做,声称已经有五年没去了。钱欢也不禁想起第一次去青楼的那个熟女姐姐,也不知道如今怎样了,是不是赎回来放在钱府,桃子出嫁了,阿狸似乎也有了心仪的人。钱府需要一个不嫁人的女人来做管家,孙大越来越忙了。

    这样想着,钱欢与李恪跟在李泰的身后,这家伙似乎长者一只狗鼻子,轻车熟路的绕到了青楼,此时还不到中午,青楼十分冷清,这样的气氛钱欢也懒得进去,

    见青楼不远处围了一群人,钱欢等人凑上前去看热闹。侍卫十分野蛮的推出一条小路。被推开的人刚想大骂,看在钱欢三人的衣着打扮,便不在言语,自动让出一条路。

    钱欢三人走上前。钱欢看着跪在地上姑娘,不由自嘲一笑,还真有卖身葬父的。姑娘年约二八。长相清秀,可与崔嫣相比,因为两个人就是两个极端,一个武媚,一个请求。

    钱欢再一次蹲在地上细细打量。随即开口。

    ‘一锭金子。葬了你身边的老头,找个正经事做,别天天收这个死人。’

    女子不答,或许钱欢不是他要等的人吧,这时同样有个年轻人蹲在钱欢的身旁。对着姑娘道。

    ‘两锭金子,随我回府。’

    钱欢站起身一脚将身旁的年轻人踹倒。不耐烦的骂道。

    ‘滚蛋。你敢拿出两锭金子我就剁了你的手。’

    躺在地上的年轻人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钱欢,随后大吼。

    ‘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舅舅是当今尚书左仆射。人称房相。你敢打完。你不想活了。我和不和你计较,你把我扶起来这事就算了。’

    这次不仅钱欢笑了,李恪李泰也笑了,不是笑这小子自大,而是最后一句把我扶起来就算了。钱欢再次蹲在地上。

    ‘房玄龄的外甥?还真没听他说过,忘记告诉你了,我叫钱欢。’

    躺在地上的小子起身就跑,别人不清楚钱欢他可知道,敢打太子,敢杀亲王的主。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钱候,我们有缘再见。’

    钱欢看着这小子的背影哈哈大笑,不错,是个人才。但钱欢没注意的跪在地上的那个姑娘的双手一颤。,李恪李泰也没有注意。姑娘见出两锭金子的买家跑了,终于开口。

    ‘大爷。您吓跑了小女子的买家,您让小女子该怎么办。’

    随后姑娘摸了摸眼泪。钱欢扭过头看着跪在地上的姑娘。大唐怎么完美的女人这么多,难道是自己的眼光低了?不应该呀,码独孤怜人还被称为神仙姐姐呢。钱欢在怀中掏出一锭金子,因为他怀中只有一锭,

    ‘给你,就一锭,太重了我懒得拿,剩下的钱还要去青楼找小妹呢。一锭金子,卖不卖?’

    ‘卖。’

    姑娘伸手接过金子,钱欢在从李恪怀里拿出一锭银子。对着身旁围观的人大声喊道。

    ‘谁把这个惨死的老头埋了,这银子就是谁的。’

    钱欢把银子扔向人群,自然有人争抢,争抢到的人把躺在地上的老头拖走。钱欢把准备起身的女子按在地上。眼神灼灼的看着她。

    ‘你还是处子么。’

    跪在地上的姑娘咬着银牙,在嘴里挤出一个是字。钱欢顿时大笑。

    ‘是处子就好,去倒城中最大的客栈后院,把我的马刷了,然后你就可以滚蛋了。’

    钱欢起身搂着李恪和李泰走进青楼。走进青楼时,跪在地上的姑娘听到钱欢的最后一句话。

    ‘哎呀,太无聊了嘛。今晚你们两个可要请我,我要胸大的。’

    跪在地上的姑娘站起身了,看着钱欢的背影咬紧银牙,恨不得将手中的金子扔出去砸死钱欢,都说长安钱候好色如命,家中妻妾均是人间角色,难道本姑娘不如你的妻妾?

    姑娘颠了颠手中的金子,似乎感觉还不错,却不料她这举动全部落在了钱欢的眼里,钱欢站在二楼大喊。

    ‘内个,丫头,你给我上来,我怕你跑了。等本大爷玩完,你和我一起客栈,然后你再去刷马。’

    姑娘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几名侍卫,只能跟着上楼、

    。。。

    至于叶九道满身鲜血的斩杀眼前的几人,抓起一人的脖子大声喊道。

    ‘你们和我叶家到底派了多少人。’

    被掐着脖子的人哈哈大笑。

    ‘叶家小少爷竟然叛了叶家。竟然去帮那钱欢,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叶九道端起右手长枪刺穿此人头颅。随手将尸首仍在一旁。已经到秦岭了,马上就要到慧庄了,钱欢等我杀光他们在去像你请罪,只希望你现在不要去兰州。

    叶九道端起长枪,走进山林,过了不久又慢慢退了回来。之间叶九道的身前围着数人。其中一人与叶九道长相相仿,手中同样拿着长枪。脸上带着嘲讽的表情看着叶九道。

    ‘我的好弟弟呦,没想到吧,老爷子突然病死了。哈哈哈,怎么样,你是自杀还是等着与钱欢一起死。说实话,如果不是他们许诺了我,让叶家三年内成为剑南道最大的家族,我还真不忍心杀了你和钱欢。’

    叶九道不言不语,只是手中的长枪抓的更紧了。突然间天空中传来了两声鹰唳。叶九道顿时大喜。一只手在身后写下南字,随后扯下身后的布料,提起一块石头一同扔向天空,同时大喊。

    ‘小青小红。’

    叶九道期盼的看着天空,希望两只海东青能嗅到布上血迹。叶九道的哥哥也叶百川也抬头看着天空,讥讽道。

    ‘怎么了。我的好弟弟。现在开始像畜生求救了?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拿弓来。’

    在叶百川拿弓的一瞬间,一只海东青抓住天空中的布料,叶百川放箭,海东青来不及啄食瞬间飞走,其速度不知快了箭矢多少倍。

    叶百川看着飞走的鹰,有些发愣,这是什么鹰,怎么飞的这么快,比我的箭还要快。叶九道突然出枪刺向叶百川。同样讥讽。

    ‘呵?叶百川?你的箭能快过海东青?今日就是身死,我也要毙了你。’

    大战一触即发,叶百川身退,叶九道瞬间被众人围攻。

    此时的独孤怜人带着两只铁肩,正在钱府的门口等着她的两个宝贝回来,如今两只海东青已经完完全全属于独孤怜人,至于钱欢和李恪。只是认识而已。

    听到了一声鹰唳,独孤怜人十分开心,因为两个宝贝看见她了。独孤怜人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两只海东青稳稳的落在独孤怜人的肩膀上,不停有的蹭着独孤怜人的脸颊。

    裴氏站在门口十分羡慕,两只海东青对谁都好,唯独见到裴念就跑。

    ‘怜人,小青的爪子上有东西,你看看沾了什么东西。’

    独孤怜人睁开眼,看着名叫小青的海东青,发现是一个布团,独孤怜人拍了拍海东青的爪子。

    ‘小青,去送给大妈妈。’

    被称作小青的海东青似乎在脑中搜索大妈妈是谁,扭头看了眼裴念,飞向裴念将布团丢下,又飞回独孤怜人的肩膀。

    裴念打开不团,一楞。随后问向独孤怜人。

    ‘怜人,小青小红都认识家中的哪些人。’

    ‘夫君,小恪。你,我,九道。’

    裴念看着两只海东青飞是在秦岭飞回来的,夫君此刻应该到了兰州。不是夫君,那。只有九道。

    ‘所有钱府家将听令,黄野带二十人立刻前往秦岭西南,水牛集结百人,随后支援,快,九道命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