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想获利,先死人

第二百一十七章 想获利,先死人

    晚饭后,钱欢感觉裴念有些怪怪的,随后听说崔嫣和太子妃都有了身孕后,钱欢只想拿着炸药炸死这两个孙子。雪中送炭找不到你们,落井下石你们两个做的真的很到位。

    钱欢跑出钱府了,但没有拿炸药,也没有去长安找李崇义和李承乾,而是去了孙思邈的药房。走进孙思邈的院子钱欢就感觉一阵阴风袭来,

    孙思邈这奇怪的老道士天天和尸体住在一起难道他就不怕。

    ‘孙神医,孙爷爷?你在房中么。’

    钱欢小心翼翼的在窗外呼唤孙思邈,如果说钱欢在大唐最惧怕的两个人。一个是长孙,另一个就是孙思邈。长孙除了骂就是揍,现在感觉打不动钱欢后,便开始流眼泪。

    至于孙思邈?钱欢怕这老头给自己下药。钱欢蹲在窗下等待这孙思邈出来,这房间他当真是不敢进去。

    ‘嗯。在门外等我,不准进来。’

    钱欢干脆坐在窗下等着孙思邈,等了一炷香的时间孙思邈才走出来,见钱欢坐在地上,也跟着坐在钱欢的身旁。

    ‘找我来所谓何事。你刚回来,有什么事不能明天说。’

    钱欢砸了砸嘴,有些无奈的看着孙思邈。

    ‘我这次去岳州没有去寻找天花暴乱的地方,因为我身旁的人身份都太过尊贵,您看您能不能让您的道门去寻找,必须要开始准备了。’

    寻找天花带回长安?这种冒险的事钱欢不想让自己的人去接触,至于道门如何,钱欢就没有时间去理会他们。想要壮大道门,比付出几条人命怎么能行。

    孙思邈太清楚钱欢的心理,孙思邈起初也不想让道门的人以身涉险,但钱欢就一直这么拖着,直到今日已经有大半年之久,钱欢总是嘴上说说,但真就不做出行动。

    如今长安以及定州的药房都挂上了孙思邈的名声,如果孙思邈直接离开,那么抹黑的只有道门,他还不想为道门抹黑。

    被逼无奈,孙思邈只能勉强答应,

    ‘我回让道门中的人去寻这天花的祸源。你告诉我,怎样预防才能避免染上这灾星。’

    ‘不知道。’

    钱欢轻描淡写的一句不知道彻底惹怒了孙思邈,孙思邈转头对着钱欢大吼大叫。

    ‘你钱家的人是人。我道家的难道就是牲畜?难道你这慧武侯只对你们钱家的人心才是肉的,对待其他人就是铁打的心?’

    钱欢扣了扣耳朵,对孙思邈一笑,但钱欢的笑落在孙思邈的眼里不是笑,而是残忍。

    ‘孙神医,说实话我对你们道门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我属于无神论者。道家因为本候在长安的药房,气焰以与佛家持平,但如今的玄奘已经西行取经,只怕回到长安后你们道家又会落了下乘。哦,那玄奘在佛门的地位不比你孙神医低。’

    钱欢没有说自己的心到底是铁的还是钢的,直接倒出了其中利害关系,孙思邈突然感觉眼前的钱欢有些陌生,平日的钱欢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但今天变了,变得像一个牙尖嘴利的商人。

    孙思邈可能忽略了钱欢最真实的身份,那就是如今大唐最大的商人。孙思邈不在言语,似乎在内心挣扎,钱欢一笑。

    ‘孙神医,这牛痘其实不用您我也能为我们慧庄的人接种。但如果经过您的手,其中的意义就变了。你可以让道门的人走遍整个大唐,去救灾那些对天花恐惧的难民。至于死几个人而已,换来了名誉有多大。我相信您能明白。’

    孙思邈妥协了,闭着眼妥协了。不得不妥协,恐怕就算孙思邈不妥协,钱欢去找道门的人说,只怕他们会更加疯狂。

    ‘我知道了。我会派道家的人去训,然后拿回来实验,宫中的死刑犯准备好。’

    钱欢点点头,孙思邈妥协在钱欢的意料之中。但钱欢还是有些不放心放任道家去成长。

    ‘孙神医,还有几件事希望您能明白,道门不可太过庞大,会引来陛下的不满,时候本候不介意做一次屠夫。还有,实验的地方会在秦岭,如果失败,您是不可能活下来的。您可对这两件有所准备。’

    孙思邈对钱欢已经没有什么好态度了,冷冷的一句老夫知道,起身就回到房中,啪的一声关上们,钱欢撇了撇嘴起身离开,过了小河回到钱府门前时,才发现忘记了正事。

    一路小跑回孙思邈的小院,再一次呼唤孙思邈,这一次孙思邈没有回应,钱欢小声的在门口轻道来的目的,

    ‘孙神医,孙爷爷,您看有没有能让男人在床上重振要男人威风的方子或者药剂,给晚辈一贴。’

    ‘没有。’

    孙思邈的声音很冷,冷中呆着怒气,直接拒绝了钱欢,钱欢也知道是刚才的话可能伤了老爷子的心。钱欢在门前沉吟了一会。

    ‘每日三次热水澡,水要热,不可喝生水,一定要烧开后再喝,烧水的锅和喝水的水壶钱家会提供,每次用前用热水煮一下,高温杀菌,注意当地卫生,不可随地大小便,要有流动水,吃的东西也要加热后再吃,钱家会提供手套,口罩衣服帽子。但上面有我钱家的印记。’

    钱欢说出了前世在预防**病毒时所做的预防工作。具体管不管用,钱欢只能百分之五十。

    ‘有多少把握。’

    ‘三成。’

    钱欢没敢说五成,如果去了都死了,钱欢有些承担不起孙思邈的怒火,这老头太怪异。房间中沉吟了许久,孙思邈叹了一口气。

    ‘三成足以。’

    随后一个小药瓶在房门扔出,钱欢打开药瓶发现只有一粒灰色的药丸,钱欢仅仅皱眉、

    ‘孙神医,就一颗?’

    ‘吃多了会死人的。现在滚蛋,老夫一刻钟都不想看到你,虚伪,狡诈,奸商,屠夫。’

    钱欢走出很远后隐约还能听见孙思邈的声音,他知道这一次真的把这老头惹怒了。

    回到钱府,钱欢鬼鬼祟祟的跑回房间,见季静正躺在床上休息,一口吞下药丸,饿虎扑食扑向裴念。不等裴念尖叫。嘴对嘴堵住裴念的嘴。裴念见是钱欢也不在反抗,因为她想要孩子。

    一夜抵死缠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