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伏杀

第一百八十三章 伏杀

    天色已经暗了,街道上以很少有人行走,身在振武酒楼的钱欢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吩咐水牛去牛府和城府,黄野推着钱欢走出振武酒楼。

    至于叶九道。早已经出城去等候了。钱欢没有走小路,而是在东市绕回了那条大道,笔下走向城门,钱欢不知道那人会不会上钩,出了长安城门,钱欢钻进了马车,黄野赶车,一路疾驰。似乎想着急赶回慧庄一样。

    马车奔跑了许久,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不适钱欢有意要慢,而是马已经累了。黄野赶着马车,不停左右查看,十分谨慎,手中的马鞭抽的啪啪作响。但马实在是走不动了,停在了原地。

    此时的位置正正巧在长安与慧庄的中间,黄野下了马车怎么拉动马,这匹马纹丝不动。因为这匹马在振武酒楼的后院拉的一天的磨。钱欢故意选择这个疲惫的马。

    黄野在拉着马对钱欢大喊。

    ‘侯爷,这马不行了,怎么办。’

    黄野的喊的十分大声,声音大的让人感觉有些做作。钱欢在马车中探出头,看着拉车的马的确一身汗水,无奈的摇了摇头。

    ‘黄野,扶我下车,做上轮椅推我回慧庄。’

    钱欢下了马车坐在轮椅上,黄野正准备推着钱欢前行,身后突然传出一道讥讽声。

    ‘慧武侯,真没想到你这杂碎的侍卫还活着,在宫中的时候见到他,真是让我有些意外呀。’

    黄野将钱欢的轮椅转过,随后站在钱欢的身旁准备动手,钱欢对黄野摆摆手,轻笑的看着那刺客头领。

    ‘一路伏在马车下很累吧,没想到你真有胆子出皇宫,你真让我钱欢是一只软猫。’

    那刺客头领同样轻笑,只不过笑的有些狰狞,端坐在马车上看着钱欢与黄野,双手背在不短揉捏,躲在飞奔的马车下的确手指酸痛。但刺客头领掩饰的很好,他不喜欢被人猜中的感觉。

    ‘慧武侯能掐会算,竟然算到了我会来此,为何还敢之身出城。’

    ‘傻.逼,就你一个蚂蚱还用老子掐算?办成了土王的侍卫遮住了脸你真当认不出来你?也就是真不巧,我家老黄认出你了,老黄,让他死个明白吧。’

    钱欢向后退了一存,整个轮椅都落在了黄野的身后,那刺客头领不想在听钱欢说话,直径冲向钱欢,黄野护在钱欢身前,叶九道也在暗处窜出,叶九道也刺客头领两拳相对,叶九道身退,刺客头领站在原地,

    刺客头领将双手背在身后,右手有些颤抖。至于叶九道有些心惊,难怪黄野等人回败的那般凄惨,此人比那李景还要强上几分。

    两人对持,都不敢在贸然出手,刺客头领在缓解手指的酸痛,不敢贸然出手,钱欢在躲在两人身后,对着刺客头领大喊。

    ‘怎么?怕了?下辈子要杀人的时候记得带上眼罩,土王被人抬走的时候,所有侍卫都去看土王,只有你一个人盯着黄野。你当我家老黄时瞎子?说吧,还有啥问题,没有问题就送你去见你那二十个爷爷。’

    ‘演技拙劣,就你这样的一盒盒饭都混不上,’

    钱欢开始摧残刺客头领的自信,见刺客头领身体有些颤抖,钱欢便不在犹豫,

    ‘九道,黄野。擒下他。’

    叶九道与黄野一同冲向那刺客头领,刺客头领不退反进,三人的战斗中不断发出拳头接触到肉身的闷响声,叶九道越战越勇,但黄野伤势未好,体力渐渐不支,让二人两刺客头领逼退到马车后时,黄野被刺客头领踹翻,喷出了一口鲜血躺在地上。

    见黄野被击退,叶九道寻思退回马车,头也的不会冲钱欢大喊。

    ‘看看老黄要不要紧,我的长枪呢。’

    钱欢转动轮椅来到黄野身前,黄野躺在地上挤出了一丝苦笑。钱欢舒了口气,

    ‘马车车棚上。’

    听到叶九道大喊长枪的时候,那刺客头领已经逼近了马车,两人都想拿出马车中的长枪,叶九道不要命的打法让刺客头领有些手乱,叶九道双拳握紧,想要击在刺客头领的胸前。但没想到刺客头领抓起马鞭反手一转,

    叶九道的双臂被刺客头领捆住,刺客头领伸出腿,叶九道将头后仰,刺客头领揣在了叶九道的小腹,叶九道一时间以为自己的肠子断了,忍着剧痛双臂向后拉扯,刺客头领顺着叶九道的力气也被叶九道拉在身前,

    所以力气用在额头上,撞向对方的额头,碰的一声,叶九道晃悠着脑袋从马车上后仰躺在地上,那刺客头领也是一般,两人一左一右的躺在马车的两侧。

    那一声额头相撞的声音钱欢听着都觉得疼,在看着迷糊的两个人钱欢一时间竟然慌了。钱欢随后对叶九道大喊,

    ‘九道,我这有酒,’

    钱欢在黄野身上解下就袋子扔给叶九道。听到有酒,叶九道甩着脑袋在地上爬起,钱欢的也就带落在叶九道的身旁,

    叶九道拿起酒带着咬开瓶塞就灌了一口,随机吐出口。

    ‘黄野这什么破酒,等我斩了他,给我准备万贯以上的。’

    叶九道冲上马车在马车的车顶账摘下长枪,长枪已经不能被成为长枪,长枪的中间的衔接处已经被钱欢断开,长枪变成了短茅,叶九道无奈,但总好过赤手空拳。

    刺客头领握紧马鞭,准备以马鞭作为武器,叶九道以枪为剑,两人再一次厮杀,刺客头领的马鞭抽在叶九道的身上,叶九道就像没有知觉一般,短枪抽在刺客首领的左臂上,刺客首领身退,叶九道再一次冲锋。

    刺客头领身退,手中的马鞭挥起。缠住叶九道的脚踝,将叶九道甩飞,撞在马车上,叶九道不是刺客头领的对手,钱欢开始用语言来扰乱那刺客头领。

    ‘嘿,孙子,你刺杀我失败,还损失了二十个人,你的主人有没有惩罚你?’

    钱欢的这一句话说坏了,刺客头领想起了回到振州时的场景,二爷要斩去自己的所有手指和脚趾,是爷出面救了他,阻拦的二爷的惩罚,爷如此对我,我怎会让他失望。

    刺客头领身上的黑衣被撕成了碎片,双眼赤红的盯着钱欢,刚缓过神的叶九道一脚被刺客头领踹飞,叶九道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在停下,口中吐着鲜血,愤怒的对钱欢大喊。

    ‘你他娘的能不能不添乱,’

    钱欢也感觉自己说错了话了,拉着黄野连连后退,刺客头领扔掉手中的马鞭,揉着拳头一步一步走向钱欢,钱欢心里有些惧意。

    ‘误会,都是误会,你看,不打不相识对不对,没有什么是一顿烧烤不能解决的。渊.姨!’

    钱欢想要搅乱刺客头领的想法,但是在渊鸿出现在刺客头领的身后时,钱欢开始对渊鸿大喊,这个时刻钱欢怕了,他怕死。

    渊鸿单手掐住刺客头领的后脑勺,一只脚踩在刺客头领的脚面上,单手发力

    ‘碰。’

    刺客头领被渊鸿掐着头按在了地上,钱欢瞪大了眼睛看着渊鸿。心中不由在想,渊鸿到底有多强大。渊鸿按着刺客头领,转过头看了一眼黄野,眼神中全部都是失望,在看向叶九道时。渊鸿开口了

    ‘叶家小子,还能再战?’

    叶九道在地上爬起,双腿弯曲,弯曲着腰。双臂垂在身前。深吸了口气,大喊声震破天际。

    ‘单手巨鼎,不在话下,来。’

    渊鸿抬起手将刺客首领丢向叶九道,刺客头领滚落在叶九道身前。钱欢见此大喊。

    ‘九道,踩他的脖子,杀了他。’

    随后额头一痛,捂着头看着渊鸿。渊鸿目不转睛的盯着叶九道。

    ‘闭嘴,让叶九道自己斟酌,他会成为你武力上最大的帮手。’

    刺客头领艰难的在地上爬起,见到渊鸿站在钱欢身旁转身就要逃走,可以转身一只带着银色小牛头的马槊出现在面前。

    刺客首领抬头,只见牛进达一身锦袍,手持银色马槊,骑在战马上冷眼盯着自己。刺客头领在转身,却被程咬金一脚踹翻。

    ‘回去。’

    刺客头领知道今晚自己活不下去了,咬紧牙关冲向钱欢,想在临死前也要将钱欢带走。

    刺客头领动的时候,叶九道也随之动身,挥起右腿踢向刺客头领的面门,刺客头领已经是强弓之末,

    ‘咔嚓。’

    ‘咔嚓。’

    两声,叶九道捂着小腿在地上打滚,至于刺客头领瞪大了双眼躺在地上,已经没有了呼吸。

    钱欢失言了,没能让黄野收人刺客头领,但此时已经没有时间理会谁杀了他。牛进达骑马奔向慧庄,渊鸿走到叶九道的身前,挥手手刀打晕叶九道。看了看叶九道的小腿,回头看了一眼钱欢。

    ‘小腿断了,没有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