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百七十四章 慧武侯

第一百七十四章 慧武侯

    在主宾席上,钱欢拉着一张驴脸,就差点把不开心三个字写在了脸上,崔逐流笑的十分畅快,他终于赢了钱欢一次,

    小月的一切事宜是由裴念却操办吧,钱欢看崔逐流有些眼晕,告诉季静推自己会家,不想呆在这里,季静点点头,走在牛进达等人身前轻声道了句,钱欢身体不舒服,先回府休息了。

    众人点点头,季静推着钱欢出了客厅,但来的宾客实在是太多了,仅仅一墙只隔的路程却走了小半个时辰。

    准备回钱府休息的钱欢看这满院子的皇宫禁卫,就知道没办法休息了。李二来了。走进客厅就见李二敞着怀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双腿搭在茶几,十分惬意。

    ‘臣,参见陛下,’

    李二闭着眼,看样子心情还算不错,语气中也少了往日那般威严。

    ‘这么一会就回来了?嫁妹子心里不舒服,还是觉得朕的儿子配不上小月,别掩饰了,朕都知晓了。’

    既然李二都制动了,钱欢也不想隐瞒,至于他脸色难看和李恪小月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因为崔逐流这贱人,竟然摆了自己一道。钱欢滑动轮椅走在茶几旁,抓起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含糊不清的回道。

    ‘崔逐流,我俩都坐着轮椅,然后互骂。我没骂过他。然后他走了。陛下,你听清没,他走了。迈着两只腿走的,我起初心里挺平衡的,我们俩都做轮椅,然后他竟然能走,我心里好不甘心。。’

    说起家常话钱欢也懒得用敬语,李二似乎也不计较。睁开眼睛看着梗着脖子的钱欢,李二忍不住笑意,挥起手在钱欢的后脑勺打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很响,长孙与季静都是一惊,但钱欢好像没感觉到什么疼痛。李二端起一杯凉茶,随后看着钱欢。

    ‘一个大唐最特殊的侯爷,一个清河崔家的家主,你们两个真是不够丢人的,就在这慧庄村口大骂?哎,大唐的脸快让你们丢光了。’

    钱欢有些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崔逐流是家主他知道,但自己哪里特殊了,

    ‘陛下?我特殊?我哪里特殊,你要说我特能输我知道,最近打麻将一直输。’

    李二气急,想在给钱欢一巴掌,但钱欢已经滑动轮椅跑的远远的。天气热,李二不懒得动,指着钱欢有些不悦,

    ‘你过来。’

    ‘不去,您打我。’

    ‘过来!’

    钱欢慢慢又凑回李二身前,心里还不停的埋怨李二,过来就过来呗,你吼什么吼,走进后钱欢又挨了一巴掌,他就知道会是这样。这次好疼,钱欢捂着后脑勺委屈的看着李二,

    ‘陛下,您干嘛,自从上次被您砸了一茶杯,现在就脑袋就不好用了。您看,您还打。’

    ‘钱欢,你可知道我大唐爵位是如何冠名的?’

    你真当我是傻子?这点事我还不知道?就是钱多多就知道,按照州县封爵么。提到州县,钱欢明白了。好像没有慧武这个州,这个县,

    ‘陛下,慧武州在哪,是您准备要攻打的地盘么。我不去战场,我要在家,你看我都伤成什么样子了。您老就发发慈悲吧,让崔逐流去,他能走了。’

    钱欢话落长孙就起身上了二楼,声称与钱欢说话容易被气死,季静跟上二楼,这一楼只剩下钱欢与李二几个人,

    李二轻笑的看着钱欢,钱欢则把头低下了。他是真的不想在去战场了,上了两次战场,回家家将损失了大半,而且每次都会受伤,回到长安还会被弹劾,钱欢想的这些李二心里也清楚,抬起腿轻轻踢了踢钱欢。

    ‘怎么?去战场怕了?’

    钱欢叹了口气,怕?我钱欢会怕?

    ‘不怕,但是身边的人太危险了,我可以死,但我的家人不能死,陛下,咱们还是说说哪里特殊吧,战场可能真不适合我。’

    ‘好。’

    李二没有为难钱欢,十分痛快答应钱欢的要求,

    ‘朕告诉你,没有慧武这个州和县,你这爵位和地域也没有关系,因为朕想把你留在身边,朕不放心你。’

    钱欢点点头,李二这么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钱欢准备开口,却被李二打断。

    ‘朕在告诉你,你在长安被弹劾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如果你在岳州,在岭南,在剑南饲养家将近千,私底下聚帮集众,而身家百万,你说会是什么后果,他们会弹劾你蓄意谋反,会说你手中有比火药还强大的利器,你说朕是查还是不查,如果真查出你有家将近千,你知道什么结果么。’

    钱欢点点头,这一些他早就知道,如果没有他允许,裴念和季静怎么敢会大肆的挥霍家中钱财,家里的几个丫头更是奢侈的惹人公愤,长安中无不骂钱欢是败家子的。

    还是那句话,人太优秀会惹人嫉妒,钱欢小声的嘀咕,

    ‘我的钱都是给承乾准备的,等他做了皇帝后肯定要做出一番事业,没钱怎么能行,至于造反?想都没想过,每天看着一堆奏折烦都烦死,我现在什么也不缺,光是媳妇就我有三个,而且,而且我身体内还有您的血呢,但是这一切和我与崔逐流骂架也不发生关系呀。’

    白说了,什么都白说了,这小子根本都没往耳朵里听,李二又把眼闭上了,如果在与钱欢说几句话只怕真的要被气死。

    李二随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有土王来长安和亲了,要把他们的公主嫁给李恪做吴王妃,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我上哪看去,但嫁给李恪肯定不行。

    ‘我没看过,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但嫁给小恪我肯定不同意,李泰也不行,’

    ‘那要许配给谁,儿佑儿太小,’

    李二睁开眼盯着钱欢,钱欢连忙后退。双唇都有些颤抖。

    ‘陛下,不行,现在裴念和季静她们俩都快把我折磨疯了,还有一神仙在岳州呢,在来一个,只怕大唐的慧武侯会英年早逝,这样天理不公,您不能乱点鸳鸯谱。’

    李二怒了,把腿在茶几上放下,站起身在客厅踱步。

    ‘你说该如何,土王地产丰富,不可小肆,’

    ‘见虎还是光顾呢,宝林不行,他看上了长孙聘婷,还有怀玉,您看看在他们二人中选一个?’

    ‘不行,’

    李二很干脆的拒绝了,被李二拒绝钱欢也来了混脾气。

    ‘怎么就不行了。’

    ‘朕说不行就是不行,’

    钱欢本就心中有火气,见李二蛮不讲理的要把女人塞给自己,钱欢更是大怒。

    ‘行就是行,牛伯伯与翼国公随您打天下,算不算功臣,算吧,您看见虎和怀玉,也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配他一个土王的闺女也不错,您不会嫌弃翼国公身体老了吧。陛下,您这样可不厚道了。’

    李二气的双手颤抖,冲向钱欢掐住钱欢大脖子,并且大喊。

    ‘你敢指责朕,真是无法无天,’

    ‘娘娘,娘娘,救我。陛下要杀我。’

    长孙与季静在二楼跑了下来,跟着下来的还有武媚,长乐,李李佑,东阳,临安,安康,一群皇子皇女在二楼下来,

    钱欢一愣,怎么都在这,长孙看着李二满脸怒容掐住钱欢的脖子,顿时慌乱,上前拉着李二的手臂劝解李二,

    ‘陛下,您消消气,交给臣妾,交给臣妾。’

    ‘不行,朕今日一定要将这个混蛋处死,竟然敢辱骂朕,说朕不厚道,我看你钱欢到底有多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