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李二品四人

第一百六十一章 李二品四人

    钱欢与李承乾站在骄阳被长孙训斥,李二则在一旁的凉伞下乘凉,杨妃与阴妃服侍着李二,钱欢看李二身子下的椅子十分眼熟,好像是在倾国倾城自己打造的那一把,

    难怪搬家后就找不到了,原来一直在李二的手中。想着想着头上挨了一个爆栗。捂着头可怜巴巴的看着长孙。

    ‘娘娘,,’

    ‘闭嘴,本宫和你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清楚,’

    嗯?长孙说啥了,一个字都没有听到,扭头在看李承乾,李承乾冷哼一声把扭到了一旁,李承乾本好好的在寝宫批阅奏折,钱欢莫名其妙的被押过来,莫名奇妙的陪着钱欢站在了这里。

    见钱欢左看右看然后挠了挠头,长孙就知道钱欢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又一个爆栗,随后道。

    ‘堂堂国候穿着一身湿透的官服在皇宫走来走去,而且大呼小叫,威胁侍女问自帅不帅,你像个落汤鸡一样能帅到哪里去。’

    钱欢很想说是李二把他推进御花园的池塘里的,但又不敢说,小心眼的李二可不想让他们媳妇们知道他这样胡闹。

    ‘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钱欢发了句牢骚,没想到李二十分配合钱欢。

    ‘去,去御膳房拿些黄连过来,朕的国候,想吃点黄连朕还是给的起的。’

    钱欢把眼睛闭上了,他不想在看李二的,钱欢就没想通这么一个任性的人是怎么做上皇位的。随后叹了口气,把身子站的笔直。

    李承乾与钱欢同时叹了口气,

    ‘母后,儿臣为何要与他一同受罚,儿臣没犯错呀。’

    长孙瞬间努了,如果钱欢睁开眼一定会想起在前世的一部动画片里面一个孩子说的话,说话像刮风,头发会着火。

    长孙走像李承乾啪啪两个爆栗落在李承乾的头上。

    ‘本宫问你,太子妃未入宫之前你们几个是不是偷偷跑去了苏府,钱欢与长孙冲负责吸引苏,你去见苏氏,然后他们几个给你站岗放哨?你以为本宫什么都不知道?’

    李承乾也把眼睛闭上看,想都不用想绝对是李泰,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两人就站在骄阳下,钱欢的身旁还堆了一堆黄连,

    时间过了半个小时,阳光被乌云遮挡,不在那么炎热,长孙回到李二身旁小声询问李二,李二点点头。身旁的侍女连忙退下。

    过了不一会,李治,长乐,东阳,临川,兰陵一群小孩子来到了李二身前,像李二长孙等人行礼后就站在李二的身后,

    长乐站在李二身后还不停的像钱欢与李承乾眨眼,示意好久没见到你们两个哥哥了。钱欢同样眨了眨眼。但李承乾闭着眼没有看到,钱欢趁李二不注意踹了李承乾一脚,

    李承乾大怒,随后又看到这一群弟弟妹妹有些感觉丢人。心中更加记恨李泰了。

    ‘站没站相,坐没坐相,你们几个看好了,这两个人不是你们要学习的榜样。’

    长孙教导几个孩子,随后想告诉几个孩子去像谁学习,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了。钱欢与李承乾就算了,李恪当初为了钱欢更是被贬为了庶人,至于李泰?长乐?这两个孩子的倔脾气,一个就要娶崔紫苑,一个就要嫁给长孙冲。

    长孙越想越有些生气,对着李二道。

    ‘陛下,你看!臣妾竟然一时间找不到让孩子们学习的榜样,钱欢虽然聪慧但实在没有礼数,你在看承乾,竟然偷偷去苏家?恪儿现在与钱欢的性格一模一样,青雀更是无礼,贵为皇子亲王竟然要以民间习俗赢取崔紫苑,’

    ‘朕看还都不错,承乾勤学,知道上进,青雀当初的话至今还在激励承乾成长,不错不错。’

    想到这句话李承乾的嘴都被气歪了,如果没有李泰那句话他也不会这般辛苦努力的去学习,去批阅奏折。长孙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哪句话,

    ‘陛下,青雀说了什么话,竟然让承乾一直记在心里。’

    李二看着长孙,在看看杨妃与阴妃,还有长乐李治几个孩子都好奇的看着自己,李二呵呵笑道。

    ‘哈哈,还不是那句,如果如果李承乾要做糊涂太子,我不介意与其夺嫡。’

    李二说完自己都有些忍不住大笑。钱欢也捂着肚子,怎么也没想到李承乾这般努力,而且被悬空的一年多时间里那么烦躁。

    杨妃神色怪异,以询问的眼神看着李承乾,如果换成其他嫔妃李承乾肯定不予理会,但杨妃不同,李恪的生母,而且平日性子温柔,多次告诫自己要多休息,

    李承乾无奈的点了点头,那表情就好像吃了苍蝇一样,钱欢在也忍不住了,张开嘴哈哈大笑,李二拿起樱桃直接扔进钱欢的嘴里。

    ‘闭嘴。’

    长孙没有理会钱欢与李承乾,继续与李二说道。

    ‘承乾和钱欢臣妾就不说了,您看恪儿,建造一座府邸就用了十万贯,臣妾去他那未完工的府邸看了看,那般奢侈,臣妾都不忍心做那椅子,紫檀木,与钱欢家相仿的家具全部都是紫檀木制作的,一只巨大的鱼缸,有半面墙那么大,其中的鱼虾都是臣妾闻所未闻的。蓝色的龙虾,红黄鱼,漂亮的紧’

    ‘娘娘,那叫比目鱼,臣也在好奇刘人愿是怎么抓住的,他那鱼缸是在臣手中买走的,臣才要了一万贯。’

    钱欢似乎很会抓时间去打断别人的话,此时长孙脸色气的铁青,抛开平日端庄的样子,指着钱欢大吼。

    ‘你给本宫闭嘴,什么比目鱼,以后改了,还有那一万贯给本宫送来。’

    钱欢无奈,行行行,什么都行,您最大,见又有一万贯入账,李二眯着眼睛轻笑。

    ‘皇后,莫要动怒,钱欢的性子你还不了解么?说话从来不经过大脑的。至于恪儿朕真的非常喜爱这个儿子,两次上战场厮杀,冲锋在队伍的最前方,朕于其相比也要落了几分,因为朕第一次上战场厮杀时是十六岁,而恪儿才十五岁。不错不错。朕都想不到要封赏给他什么,李治可以像恪儿学习,’

    长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三个孩子到李二的嘴里都变成了好孩子,杨妃更是跪拜在地。

    ‘陛下,您赐恪儿的已经够多了。’

    ‘那赐你吧,喜欢什么就告诉钱欢,让他去弄,弄不来就揍他。’

    李二说的随便,钱欢也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知道杨妃无欲无求的性子不会提什么过多的要求。杨妃看着钱欢微笑道。

    ‘欢儿,我一直想要一个你那小琉璃房子,你看可好?’

    都叫我欢儿了,别说一个琉璃房子,就是把你的房子变成琉璃都行。

    ‘娘娘,我回去就让人准备,明日清晨就来皇宫给您建造,我再去找一个稀有的花花草草。给您种上。’

    杨妃轻笑点头,做回李二身旁。长孙似乎有些不甘心,继续往下说。

    ‘陛下,承乾钱欢恪儿我就不说了。您在看看李泰那孽子,竟然同意钱欢提出的合理,哪里有听过亲王与王妃可以和离的,而且长孙冲还被这四个孽障威胁,说敢为难长乐一点,哪怕长乐掉一颗眼泪就把长孙家掀翻了。’

    李二皱眉,长乐则在李二身后眼神牢牢所在李承乾与钱欢的身上,两人同时微笑点点头,李承乾更是开口道。

    ‘小妹。你放心的嫁过去,他要敢为难你,我们就去掀了长孙家,就是舅舅也不行,’

    ‘嘿嘿,陛下说过,陛下是臣的半个父亲,那么长乐你就是我的妹妹。长孙冲敢欺负你,你尽管来告诉我,对付长孙家的办法我有很多,多到比他们家的人很多。’

    长孙皇后气的头发都炸起来了,起身将两人踹出很远,看着俩人在地上滚动,长孙还是有些不解气,走进两人不管是头还是屁股开始猛踢。并高声大喊,

    ‘我也姓长孙,长孙家人多?我是大唐天下人的母后,你钱欢有多少办法,说出来给我听听,还有你,孽子,竟然出言不逊,就是舅舅也不行,那我这做娘的行不行,’

    长孙是动了真怒,两个在抱着头不停在地上打滚,连认错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李二起身,一把抱起长孙,长孙瞬间如同小猫一样,钱欢透过指缝看着李二,突然十分崇拜李二,把老虎瞬间便成猫,厉害厉害。

    ‘你何必这样动怒,都把长乐吓哭了,几个孩子也是心疼长乐,而且长乐愿意嫁入长孙家,不愿开府邸,真要是受了委屈还能跑回皇宫来?算了算了,你们两个孽障给我起来继续站着。’

    ‘陛下,您就是惯着这几个孩子,如果不是臣妾威胁青雀,这事只怕臣妾永远都不会知道。’

    李二抱着长孙,把长孙放回椅子上,李二把身后的长乐拉倒身前。

    ‘长乐。他们四个对你好,这父皇知道,但这种话怎么能说出口,你性子温和软弱,你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现在有了他们四个,父皇也就放心了。把眼泪擦擦,去看看你这两个哥哥伤的如何。’

    长乐留着泪跑向两人,直接扑在了李承乾的怀里。没有称呼太子而是喊的哥哥。

    ‘承乾哥哥,欢哥哥,疼不疼,疼不疼,’

    李承乾抱着长乐转了一圈,

    ‘你看,一点都不疼,母后就像没吃。,,,’

    钱欢一把捂住李承乾的嘴,他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阵阵犯虎呢。两人胡闹终于把长乐逗笑了。李二也哈哈大笑,他的儿女如此和睦就是他最大的期盼,只怕太上皇的那句话要落空了。

    李二收敛起了笑容,对着身旁的几个孩子道。

    ‘你们可以去学承乾,李恪,钱欢以及长乐,青雀也可以学,但不能学青雀告状,知道了么。’

    几个小孩子跪在地上,

    ‘儿臣谨记。’

    李二点点头。

    ‘钱欢,承乾,你们两个去准备你们那个摔跤,明日下早朝后,朕要看到。’

    ‘是,臣谨记。’

    李承乾跟着钱欢离开皇宫,身后还跟着长乐。因为长乐说要去找裴念和季静。

    出了皇宫后,李承乾突然大喊大叫。

    ‘李泰,李泰,全部都是李泰说的,钱欢,回去把李泰的名字也加到每日要摔跤的名单上,我要与他一对一。’

    钱欢与长乐对视一眼,李泰对上李承乾没有一丝胜算,不由心疼李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