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李二与长孙

第一百四十四章 李二与长孙

    ‘陛下,那小子又说了什么。您怎么又如此大动肝火。’

    长孙开始安抚李二那颗暴动的心,李二没有言语,何干杯中的酒感觉心中还是有些气愤,他气愤的不是钱欢而是亚特兰蒂斯,为何他能如此强大。

    见李二气愤的样子,长孙拉着李二的手臂往门外拽。李二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长孙李二如此,长孙继续安抚。

    ‘陛下,今日在钱府,妾身做主一次,孙思邈在一楼,臣妾让他给您瞧瞧,你这样一直生气可不行。’

    李二还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朕又没有病,看什么看,只是心中有些气罢了,不去一楼,一群孩子在下面朕下去作甚。不去!’

    李二的犟脾气上来了,任凭长孙怎样安抚李二,李二就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长孙拿李二一点办法都没有,走在李二的椅子后推着李二往门口走去。

    ‘陛下,孙老神医可说臣妾的身体有恙,您陪臣妾下去听听。’

    李二叹了口气,埋怨的看了长孙一眼,站起身走下二楼,走的很快都没有给长孙反应的时间。走下一楼,发现一楼只有杨妃,孙思邈以及几位皇子皇女坐在一楼。

    孙思邈像李二行礼,李二只是嗯了一声,看着几个儿女,李二便能想到钱欢,没好气的训斥几人。

    ‘皇子全部滚到二楼去给朕健身,看看这一副软弱的样子,都准备和李泰学?几个公主去给我到二楼书房看书学习,没有允许不能下来。’

    顿时一楼的客厅没人了,李李恪李治三人跑上的二楼,东阳兰陵去了书房。李二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杨妃坐在一旁服侍。

    ‘孙思邈,朕听说过你,被称为神医,告诉朕,皇后身患何病。’

    孙思邈知道李二不是对自己发脾气。

    ‘陛下,皇后天生患有气疾,看似无恙,但如果引发没有及时医治,后果不堪设想。’

    孙思邈说的很委婉,用不堪设想来形容结果,李二坐直身体看着孙思邈,

    ‘你口出狂言就不怕朕杀了你?’

    恰巧这句话被走进来的钱欢听到,听李二要杀孙思邈,钱欢吓了一跳。连忙跑上前像孙思邈解释。

    ‘孙神医,陛下对晚辈心中火气,您别介意,’

    孙思邈对钱欢点头,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又怎么会介意。钱欢舒了口去,随后又哭丧这脸看着李二。

    ‘陛下,您不在书房好好呆着,下来干嘛啊,娘娘的病我也耳闻,如果引发后以现在的医学技术是没有办法医治的,要不您与我去厨房瞧瞧?臣的厨艺在大唐一流。’

    钱欢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什么错,李二也觉得没有什么,但坐在客厅中的长孙,杨妃与孙思邈心中都已经准备承受李二的怒火。

    长孙更是呵斥钱欢。

    ‘钱欢,怎能如此无礼还不快向陛下赔罪。’

    钱欢想不明白哪里错了,正准备跪拜赔罪时李二站起身。

    ‘走,随你去厨房瞧瞧,看你们几个小子能做出什么吃食。’

    钱欢带着李二,嘿嘿的笑着走了。一楼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陛下进了臣子家的厨房?这成何体统。但李二要去,也没有人敢阻拦,

    孙思邈继续为长孙讲解气疾的严重性。

    走在院中的李二看着身旁的钱欢,心中的怨气也去了几分。

    ‘真有孙思邈说的那般邪乎?’

    钱欢点点头,没有言语,因为具体的情况他也不太清楚,他只知道李二还在位的时候出现了武媚,但看现在长孙在李二心里的地位,那妩媚一点希望都没有啊,所以钱欢断定长孙肯定是因病去世了。

    李二见钱欢不言语,在钱欢的头上拍了一巴掌。

    ‘下次莫要给朕讲故事,讲的朕心里十分不舒服,至于你在哪来的对于朕一点关系都没有,反正现在你是朕的慧武侯,朕在想是不是把公主嫁给你,这样能让你安分一点。’

    单独与李二相处的钱欢十分随意,想都不想就回道。

    ‘算了吧,您的几个女儿就长乐还可以,但是冲锅锅喜欢,至于剩下没胸没屁股的您还是嫁给别人吧。’

    钱欢感觉头上一痛,随后屁股,腿,后背都跟着痛,想都不想就往厨房跑,又把他是皇帝的事给忘了。李二到底抓住钱欢揍了一顿,心情畅快了许多。

    客厅门前的杨妃见此也捂嘴轻笑。

    ‘娘娘,您不用担心陛下与钱欢这孩子了,陛下待钱欢与皇子无异,钱欢对陛下更像是平常人家的父辈,臣妾觉得这样挺好,应让陛下多来几次钱府。’

    长孙轻笑,既然都没事她就放心了,钱欢多次因自己的病求陛下寻找孙思邈的时候长孙就不在把钱欢当成外人。

    厨房中的李家哥三忙碌着收拾海鲜,李恪对此十分熟练,去虾头拨虾线。倒油翻炒。看样子是没少做,李泰则是抓出螃蟹就扔到热水锅。至于李承乾看着眼前漆黑的海参不知道该怎么办。

    李二在门口看着这哥三,对李恪很满意,李泰微微皱眉,但看着蹲在地上的李承乾,李二不开心了。走上前把李承乾踹了屁蹲,撸起袖子把海参捞出来,放在盘子里递给李恪,

    ‘一会把这个也做了,就你这样炒。’

    李承乾坐在地上呆呆的看着李二,至于李恪差点把手中的锅都扔了。颤抖这身子看着李二。

    ‘父皇,您怎么到厨房来了。’

    ‘不该问的别问,做你菜,你还不错,至于承乾,滚前厅去准备座椅。’

    李二把李承乾撵走了,李承乾很委屈,看着黑漆漆的大虫子就觉得恐怖,钱欢贱笑的送走了李承乾,回首脑抽的问李二。

    ‘陛下,您回做饭么。’

    李二摆出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气势,

    ‘这世上没有朕不会的,拿围裙来。’

    李恪李泰一惊,李泰解下身上的围裙,李恪给李二系好。李二掌厨,钱欢李恪打下手,李泰盯着煮螃蟹的锅。李恪看着李二认真的样子。试探的冲李二喊了句。

    ‘爹?’

    ‘嗯。’

    ‘没事。嘿嘿嘿,’

    李恪开始不停的笑,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朵。对此李二也轻轻一笑,这种感觉的确不错。钱欢见此也想试探的喊一声…..李二。

    但是看着李二壮硕的胳膊,钱欢放弃了,如果他敢喊李二,下场一定会和锅中的海参一模一样。对此钱欢有些失望,能大张旗鼓的喊一句李二成了愿望。

    炒了一个海参后,钱欢就不敢让李二继续了,把李二扶到一边加起一个小烧烤炉子,放了一把蚶子,让李二先吃点东西,垫一垫肚子。

    吃了蚶子和一点白酒,李二觉得这感觉十分不错。

    ‘一会把饭菜送去前厅,把承乾喊回来,咱们几个在厨房吃。’

    钱欢有些为难。

    ‘陛下,厨房有点简陋,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就在这,当年朕战场厮杀的时候什么地方没吃过饭。准备吧,朕不信你只有这一种吃食能烤。’

    没办法,李二就这么任性,想干嘛就干嘛,李恪炒菜,钱欢开始准备烧烤用的东西,

    李恪李泰两人不停把饭菜端去客厅,长孙把孙思邈也请上了桌,看着桌子上丰盛的菜肴等着李二回来,李恪年长,李泰年幼,李恪站在前厅中躬身对长孙杨妃行礼。

    ‘母后,母妃,今日钱府中所有的女眷都去了长安,这顿饭菜是由我们做的,您看合不合您的胃口,父皇也亲自下厨做了一道。让您猜猜哪个是父皇做的。’

    长孙无奈的一笑,都已经是陛下的人了,竟还有这般童心。每样菜尝了一口,最后指着海参苦笑道。

    ‘就是这道菜了。’

    李恪轻笑。

    ‘母后,请您告知儿臣为何是这道菜,儿臣好回去告知父皇。’

    长孙见李二都下厨了,也没有什么顾及,笑着看着李恪道。

    ‘因为这道菜的问道最特别。’

    李恪忍不住,憋的整张脸都红了,李泰则忍不住大笑。

    ‘我就说母后一定能猜出来,因为父皇的菜味道太重了,什么东西都要多放一些。哈哈。’

    李恪踩了一脚李泰,李泰连忙捂嘴,

    杨妃听李泰这样说也尝了一口,连忙喝一大杯水,随后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长孙。

    李恪见此继续道。

    ‘母后,母后,孙神医还请你们慢用,父皇不会来到这用膳,并命我唤大哥去厨房见父皇。’

    长孙摆摆手,三人离开客厅。

    那海参是父皇做的?李承乾怎么都想不通他们几个是怎么说服父皇亲自做菜的,李承乾走到厨房,看着赤着上身的钱欢与李二都举着手中的酒杯。

    ‘陛下,一饮而尽哦。’

    ‘朕还怕你这小子不成。’

    李恪立刻拖了上衣做下,李泰也是如此,李承乾咬了咬牙,钱欢与李二都喝了很多酒,钱欢拿着手中的酒杯。

    ‘陛下,酒桌无父子奥,咱们几个比试一下,这一杯水喝的慢谁要多罚一杯。哎?陛下,您。。’

    钱欢还没有说完,李二便干了杯中的酒,感觉有些烧喉咙,加起一只扇贝,吃了肉。对于李二玩赖,钱欢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恪,你看看。。你们几个,’

    李承乾哥三也和干净了杯中的酒,只剩下钱欢一个人呆呆的拿着酒看着四人。喝不是,不喝也不是。李二对钱欢竖起两根手指,

    ‘两杯。’

    钱欢想跑,却被李承乾搂着脖子灌酒,一时间笑声不断在厨房传出。长孙与杨妃站在厨房外偷偷看着厨房内的一老四少。

    李佑李眼神炽热的看着钱欢等人,他们也希望能加入到他们的饭桌之上。

    ‘夫君,我们回来啦,两家药方已经买下来了哦。’

    还没进府门,裴念的声音就在府外传进来,长孙紧紧皱眉,已经有很久没有见陛下如此开心了,她不想让人打扰,带着怒气走向府门。

    裴念兴致勃勃的小跑到府门,刚埋进一只脚就听到了长孙的声音。

    ‘堂堂三品浩明夫人怎么如此没有礼数,在府门外大喊大叫,季静呢?’

    裴念颤抖的看着长孙,她怎么想也没有想到长孙会在钱府,颤颤巍巍的告诉长孙。

    ‘季,季静在,在后面。’

    长孙阴沉着脸看着裴念与季静,在看小月与紫苑,一个三品诰命,一个六品赦命,两个未来王妃,竟然带着钱府所有的女眷去长安购物,府中只留下钱欢等人,幸好钱欢博学多才,精通厨艺。

    ‘仗着有好丈夫,好哥哥便如此没有礼法?我看是钱府平日太宠着你们,今日本宫与陛下来钱府,竟然连做饭的厨娘都没有。’

    裴念小声的狡辩,

    ‘就是我们在钱府也不会做饭,都没有进过厨房。’

    长孙拍桌打起,指着裴念怒斥。

    ‘不会做饭就是理由了?想不通钱欢怎么看上你们两个笨蛋,说说,说说你们四个,你们四个加一起拿出一个长处来,本宫就不惩罚你们。’

    见四人不说话,长孙继续训斥。

    ‘不说是吧,本宫替你们说,做饭,你们不会,冬梅秋菊的化妆师钱欢教导的。你的倾国倾城是钱欢给你的,你的山水卖场是钱欢给你,你的振武酒楼是钱欢给你的,小紫苑,你的知识也是钱欢给你的。’

    长孙冲训斥的四人低着脑袋不敢答话,小武媚在季静身后小声道。

    ‘我们长大漂亮,钱候比不上。’

    ‘是谁说话,给本宫站出来。’

    小武媚被季静拉到了身前,没站在长孙面前时,小武媚觉得没有什么,但是在被长孙的注视下时,小武媚怕了,被长孙的气场笼罩后小武媚差点哭出声来。

    ‘难道女子就要依附着皮而活?我告诉你们,不是,裴念季静,我现在真有些怀疑你们两个能不能斗过在岳州的独孤怜人,最起码她有去岳州找钱欢的勇气,你告诉我,你们有什么。’

    长孙真的很生气,本宫直接换成了我。裴念等人一句话都不敢说,至于小武媚已经瘫软的靠在裴念的身上,长孙看着众人重重的叹了口气。

    孙思邈再次为长孙把脉,对长孙摇了摇头,长孙明白孙思邈是什么意思,走上二楼去休息。

    ‘杨妃,她们几个交给你了,连带着书房的两个丫头一起教训。’

    ‘是。’

    答话后的杨妃嗔怪的看了一眼裴念,摇了摇头。

    ‘我去不惩罚你们别的,去把女戒抄写几遍,我会留下来检查,天黑前教给我。一群享福的丫头,你们是有多幸运,上辈子修了多大的福分遇到了这么一个夫君,一个哥哥,沾水怕你们凉了,做饭怕你们热了,写字怕你们累了,呆在钱府怕你们倦了。哎。’

    众人听了杨妃的话都忍不住流下眼泪,小月第一个扑倒杨妃的怀里,大哭说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