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百零三章 公开课(上)

第一百零三章 公开课(上)

    慧庄学府开上一天公开课,这个消息传遍了长安,将孩子送去慧庄学府的人都想去看看在慧庄学府能学到什么。至于没有送去的人,想去慧庄学府看看这钱欢到底如何,

    国子学的人更是做不住身子,组成小队前往慧庄,消息同样传进了皇宫,李二心中好奇便带着长孙,杨妃,李佑李治前往慧庄,

    长安中等人刚刚集结准备前往慧庄时,一条消息又在慧庄传出,公开课不免费,每人一贯钱,这消息一传出,张安瞬间嫌弃一阵声浪,辱骂钱欢者络绎不绝,但去的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

    黄野水牛守在庄口,扬言无论什么身份不交钱是肯定不能进慧庄的,但程咬金尉迟恭等人来是,黄野十分狗腿的拿出几个暖手炉递给程咬金等人,谁说收钱了,假的假的。

    围在慧庄庄口的人剪程咬金没有拿钱还赠送了一个暖手炉,便纷纷叫嚣为何卢国公不交钱便可进去。黄野不耐烦的回了一句。

    ‘你让我家侯爷叫你一声伯伯,我现在抬你进去,不是伯伯吵吵什么。’

    黄野十分嚣张喊话气坏了围在庄口的人,但却没有理由反驳,李二也到了慧庄门口,听着黄野的嚣张的喊话微微皱眉。下了马车走向黄野,众人见李二下车齐声道。

    ‘拜见陛下。’

    此时黄野手捧暖手炉闭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听众人喊拜见陛下,不由笑着讥讽道。

    ‘别陛下陛下的了,陛下怎会有时间来听课,你们脑袋傻掉了么。’

    李二抬腿一脚踹在黄野的脸上,黄野顺势倒在地上惊恐的看着李二。

    ‘小人不知陛下前来,请陛下赎罪。’

    李二没有理会黄野,自言自语道。

    ‘真是什么样的人带出什么样的兵,今日朕做主,谁在敢收钱,朕收了他的闹到。’

    黄野十分狗腿的在地上爬起,拿出一个暖手炉递给李二,水牛又拿出一件兽皮大衣披在李二的肩上,又拿出两件狐狸毛的大衣放在李二马车上。

    李二手捧着暖炉,身披大衣。踢了一脚黄野。

    ‘带路。’

    黄野走一步,李二踢一脚。一直提到慧庄学府才罢休,黄野见到钱欢感觉见到了救星,在钱欢身旁哭声道。

    ‘侯爷,属下委屈。’

    ‘你委屈啥,我在宫中被陛下打的吐血,不就是丢了面子嘛。去看看大教室的椅子够不够,离开陛下的视线他就忘了。’

    李二不知何时出现在钱欢身后,在钱欢耳边大吼。

    ‘黄野今天哪也不准备去,就在朕的身旁,钱欢,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朕还没老呢。’

    李二的一声大吼轰的钱欢耳朵嗡嗡直响,至于李二说什么钱欢一句也没听明白,还在不断小声的告诉黄野,

    ‘快去,快去。’

    黄野是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在原地打着摆子不知该怎么办。李二见钱欢听不清声音才满意的点点头,抓着钱欢的脖子丢给程咬金。

    ‘他耳朵有些问题,你给他瞧瞧。’

    话落,钱欢被程咬金夹在腋下,跟在李二身后,李二则踢皮球一样提着黄野,走向大教室。

    大教室很大,足以容纳五百人,教室分成四个区域,女子区,男子区,旁听区与教师区,一个简单的扩音器摆在讲桌上,为了方便人能听见教习的讲课。

    小月凑到程咬金身旁,小声的对钱欢说道。

    ‘欢哥哥,人到齐了,您该上去讲课了。’

    ‘啊?小月,你说啥?’

    小月再次重复,收到的还是钱欢的问话,李二看着小月呵呵笑道、

    ‘他耳朵不好用了。你们讲课吧,不要理会他。朕也想不出他能讲什么,千字文念的磕磕巴巴,还办学堂,大唐爵位中的耻辱。’

    小月吐了吐舌头,走回讲台,拿起大喇叭开口说道。

    ‘各位,请静一静,第一堂课由我裴小月来讲,有什么意见和不明白的地方请举手回答,不要突然插嘴打断。’

    小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下社交二字,长安中来的人看着黑板声声称奇。

    ‘我的课很简单,就是社交,何为社交,社交就是社会交易发展,它用来传递社会信息,促进人与人的交往,使其的交流圈扩大,简单以钱家在长安中的生意发展到了定州,岳州,这件事情是公开招商,任何人有钱都可以投资进来与钱家一起发展,但为何只有与钱家交好的人知道此事,你们却不知道,这就是社交的重要性。社交包括很多。。。。’

    小月在讲台上将的很激动,虽然学生听的云里雾里,但来听课的成年人都能听明白这社交的重要性。小月只有讲了一炷香的时间便宣布下课。

    国子学中就有人举手站出身来问道。

    ‘为何只有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就宣布下课,为何不多讲解一些。’

    小月展颜一笑。

    ‘这堂课是给学生们讲的,是让他们先了解一下社交,说多了难免会有忘记的。’

    国子学的人额首坐下,又有人真起身问道。

    ‘为何是女子讲学,’

    ‘如果你们谁做酒楼生意能超过振武,我便辞去教习。’

    一句话堵住所有想要提问的人。李二笑呵呵看着小月,杨妃更是喜爱的不行。

    ‘恪儿眼光不错,小月可做王妃。眼光随朕。’

    李二不要脸的劲儿又上来了,站在李二身旁的钱欢耳朵缓过来一些,听着李二的话不由撇撇嘴。被程咬金打发赏给钱欢一个爆栗。

    虽然下课,但学生们没有一个走出教室,因为他们的爹娘全在透着琉璃窗子在外面盯着。时间过来不久,上课的哨声响起。

    钱策以前黑色教习长袍走进教室,弯腰行礼后,站在讲桌后的凳子上。

    ‘这堂课有我钱策来讲,我讲的是学术,同样与月教习一般,有意见的举手,现在来问。’

    国子学的人再一次站起身来。

    ‘小小稚童也能教书育人,我国子学闻所未闻,还请慧庄学院换一位教习来。’

    钱策与钱欢相处的久,性子也慢慢靠拢钱欢,拿起喇叭回道。

    ‘为所未闻。是你孤落寡闻,我以教学一个月,还未曾有人质疑我。’

    国子学的人气的脸色铁青,指着钱策就要教训,这时王文士直接站起身道。

    ‘钱策教习波澜群书,在数学上的捏造以超出家中先生数倍,’

    王圭孙子出口辩解,国子学的人还是需要给王圭写面子,

    ‘今日我倒要瞧瞧钱策教习有何本事。’

    钱策不理会国子监的人,拿起喇叭开始上课。

    ‘学术又称数学,数学在生活中更是常见,现在我出一道题,很简单的一道雉兔同笼之题,如谁能在我之前解出,我钱策便会辞去教习,雉兔同笼,。。问兔有几只。’

    不仅学生在解,就连国子学的人也在脑中计算。这时国子监与王文士同时喊道。

    ‘解出来了。’

    王文士轻蔑的看了一眼国子学的人,刚要说出答案,便被钱策打断。

    ‘文士。让国子学的前辈来回答,你先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