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十八章 刺客

第七十八章 刺客

    梁州汉王府,

    梁州的夏日七月十分炎热,李元昌敞着胸襟坐在瘫坐在原汉王府的前厅中,侍女将冰镇的葡萄薄皮温柔点放进李元昌的嘴里,李元昌还不忘用舌头调戏侍女,

    但李元昌的心却没有在这侍女身上,而是在远在长安的钱欢,雇佣了十名刺客,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不信那钱欢还能留下命来,

    等钱欢死后,在去就父皇,让皇兄归还我这汉王的名衔,到那是个时候,什么裴小月,裴念的,通通就是属于老子,

    ‘老爷,’

    李元昌的谋士在房门外走进,低声换了一声老爷,李元昌对身旁的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们纷纷推出前厅,那谋事见房中只剩下自己与李元昌,便不向刚才那般拘谨。

    ‘汉王殿下,此次我们拍去的人被陛下身边的渊鸿擒下,陛下已经知道这群人是在梁州前往长安的,’

    李元昌拍案而起,面目狰狞,

    ‘皇兄怎么会知道这人是在梁州出发的,你不是说那十个人都是死士吗,怎么会被皇兄知道?’

    ‘殿下,还请息怒,陛下只知道是梁州的人,但没有确凿的证据这群人是受您的雇佣,另外还有其他人雇佣刺客去刺杀钱欢,小人没有查到是什么人派去的,’

    李元昌心中十分生气,怎么会被陛下抓住,这群废物,至于其他人拍多少人去杀钱欢这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钱欢啊钱欢,看来你的运气是走到尽头了,我不仅要杀了你,我还要杀了李承乾,敢我李元昌作为弃子。

    ‘在派人进入长安,这一次记得让他们带上清河崔氏的标识,在盯住博陵崔氏和长安独孤氏的动静。’

    ‘是,殿下,小人这就去准备。’

    前厅中的李元昌看着谋事离开的身影,不由冷笑道,

    ‘崔逐流啊崔逐流,莫怪本王心狠手辣,如果不是你,我李元昌怎会落得这番地步,至于钱欢如何报复你们崔家,这就不是我李元昌能阻止的了的。

    夜幕降临,梁州一对人马悄然像长安奔去,

    钱欢已经进入了警戒状态,所有人都被移动到二楼去休息,整个一楼只留下钱欢一人,这还是钱欢不得不动用家主的权利才把她们全部打发上二楼,

    李恪一身墨绿紧身衣藏在树上,因为附中人所有人都断定,今晚肯定还有有刺客潜入,钱欢将一楼的窗帘放下,又在窗帘后放置一个玩偶来做诱饵,希望那几个刺客能傻一点,

    一切准备完毕,钱欢走上二楼书房,在窗前盯着院子里的一举一动,在钱欢疲倦的要比上双眼时,那刺客终于来了,而且来的不是一人,而是三人。

    钱欢来了精神在二楼紧紧的盯着三个刺客,一人隐藏在观雨亭中,两人摸像钱欢的窗前,三人的样子对钱府十分熟悉,大婚之日肯定混在人群当中,

    李恪也发现留在观雨亭中的名刺客,在树上拉起弓箭,直接像那刺客舍去,箭矢带着的破风声被那刺客差距,天生的危机反应想要跳起躲开,但这刺客低估了李恪的剑术,在刺客跳起的那一霎那,箭矢穿过刺客的小腿,将其钉在木椅之上,

    窗下的两名刺客有细微的痛呼声,神色一紧。

    ‘不好,撤。’

    ‘跑?你还敢跑?看俺今天不弄死你,’

    水牛身着一身盔甲,出现在院中,听两名刺客要跑,直接像两人撞去,出声的那刺客拉过身后的同伴就挡在什么,自己责砍碎玻璃,翻入房中,被作为挡箭牌的刺客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水牛一肩顶在胸口,撞击在墙上缓缓落下,一块块内脏在口中吐出,挣扎了一会便没有的呼吸,

    在窗户翻进房间的那名刺客看着眼前的玩偶楞了一瞬,原来早就猜到我们会今晚前来,刺客不在犹豫,出了房门直接杀向二楼。

    水牛李恪紧随其后追进放进,二楼多是女眷和钱候,不能有任何闪失。二人冲进客厅时,只听两声闷响,一人就在楼梯上滚落下来,水牛上前将此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李恪这震惊的看着二楼楼梯口的裴念和独孤怜人,

    怎么把她们两个忘记了。他们两个联手也只有李崇义能应付的了,李恪自认还打不过。

    三名刺客,擒拿两人,击杀一人,水牛终于有脸对这钱欢傻笑了。钱欢在二楼走下,直径走过被按在地上的那名刺客。看都没有看一眼,

    ‘孙大,将这个死的扔去秦岭喂狼,’

    ‘是,侯爷。’

    回到房中的钱欢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的两名刺客,心中的火气已经蔓延到头顶,强压着心中怒气,平静的问道。

    ‘你们两人分别来自哪里,别说是一起的,穿着和武器都不同,说吧,给你们个痛快。’

    两名刺客跪在地上一言不发,钱欢见此笑了,看着身边的李恪问道。

    ‘小恪,你有体会过指甲内扎进尖刺的感觉么,你没有我可以,一根巴掌长短的木刺在指甲穿过,在将用力将指甲挑起,那种感觉,很不错,’

    李恪被钱欢说的渗人,那种感觉根本就没有办法想象,独孤怜人却来了兴致。

    ‘钱欢,钱欢,木刺没有,但是我有针,多扎几次就好了,我去拿针,这种事情交给我,’

    钱欢轻笑,没有阻拦独孤怜人,因为他发现那名受伤的刺客已经出了冷汗。独孤怜人拿过绣花针,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名刺客,自言自语。

    ‘在哪个先开始呢,姐姐喜欢听那种哀嚎的声音,钱欢,就用这个受伤的吧,看见鲜血姐姐就兴奋,抓起刺客的手指,一阵刺入,刺客求饶声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凄惨的哀嚎声在客厅中蔓延。

    ‘饶命。钱候饶命。吴王殿下饶命,小的说,小的什么都说,’

    钱欢资助了独孤怜人,独孤怜人有些扫兴,

    ‘说吧,来自哪里,你说出来姐姐就让你看着扎他。’

    ‘小人说,小人来自梁州,原汉王个给了小人五百贯钱,派小人来刺杀钱候,一共来了十人,只剩下小人一人,求钱候给小人一个痛快。’

    既然知道了,钱欢就没有折磨人的**了,在独孤怜人依依不舍的眼神中被水牛拉出钱府,至于怎么死和钱欢没有关系。

    在看着地上的令一人,钱欢笑的更加灿烂。

    ‘独孤。还有一个方法,你想不想听。’

    ‘想,’

    ‘将人埋在土里,只留下一个脑袋,然后在头上割出伤口,撒上蜂蜜。你说会引来什么。’

    独孤怜人兴奋了,兴奋的脸色有些潮红。

    ‘蚂蚁,蚂蚁对不对,蚂蚁在他的头上爬,一点一点的啃食蜂蜜和他的脸皮,他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对不对。来人来人,准备蜂蜜和小刀,姐姐要亲自给他化妆。’

    桃子拿来小刀和蜂蜜,不敢想象地上的那刺客。一溜烟跑出客厅,独孤怜人拿着手绢堵在刺客的嘴上,小刀在刺客的头皮划过,刺客被堵着嘴发不出哀嚎,独孤怜人在撒上一些蜂蜜,看了一眼很满意,继续下刀。

    如果此时独孤怜人不在人脸上作画,那么她一定会很美,鼓捣了一会独孤怜人把刀子仍在地上,不分不满的冲钱欢喊道。

    ‘钱欢,你骗我,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场景,他吓死了。’

    看着那双目瞪圆的刺客,钱欢叹了口气,到底还是不知道另一个隐藏暗处的敌人是谁,挥挥手就有将士将人抬走,桃子阿狸来擦拭地上流淌的鲜血。钱欢回到二楼看着裴念苍白的脸,十分心疼。

    ‘放心吧,我会像陛下禀报的,这只是第一次,我估计还有第二次第三次,过几天你们全部回长安,这间房子里只会剩下我,李崇义。李恪,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你下去看看独孤怜人吧,第一次杀人会忍不住呕吐,’

    裴念相信钱欢,就像相信自己一样,既然钱欢不让他们留在这里,那她就听钱欢的,不给钱欢添麻烦,但听到独孤怜人第一次杀人时,裴念一愣,盯着一楼双手颤抖的独孤怜人十分疑惑。

    ‘你怎么知道独孤姐姐第一次杀人的。’

    ‘她眼里有恐惧,那刺客不是吓死的,是被她那支扶着刺客脖子的手掐死的,你和季静下去看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