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十章 婚礼前夕(1)

第七十章 婚礼前夕(1)

    李崇义离开崔家后才想起没问程处默他们人在哪里。没办法只能看着程处默逃跑的方向走,按着沿途乱七八糟的脚印走了好久,李崇义不由想到这货是不是让狗吃了,

    想归想,还是要找的,在走出两地路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这群人,程处默正撅着屁股手里拿着肉串,吹嘘着刚才有多模凶险,成群的狗在后面追着自己,那叫一个刺激。

    李崇义走上前,将士们连忙齐声大喊。

    ‘参见小王爷。’

    李崇义挥挥手,抓过抓只烤熟的狗腿就塞进嘴里,含糊的声音在嘴里发出。

    ‘不用行礼,该吃吃该喝喝,我也是上过战场的人,’

    一句上过战场的人可深深扎在了程处默和尉迟宝林的心中,陛下点名的人连敌军都没看见,偷偷跑去战场的还拿下了一座城池,这还怎么让人安心的吃狗肉。

    程处默丢下手中狗肉就钻进马车里,

    ‘睡觉。充气儿,我现在看见你就烦,’

    李崇义哈哈大小,坐在将士中间吹嘘着攻打占襄城的有多么的危险。两千人攻打万人城池这种事情就发生在眼前,如何能不让将士为之兴奋。

    正吹洗的起劲时,程处默的怒吼声让李崇义打了一个寒颤。

    ‘说有人给老子去睡觉,李崇义你要在敢说一句话,我今晚就和宝林在定州把你干掉。’

    ‘哎,别生气别生气,处默。宝林,等你们两个知道阿欢的结婚计划,估计你们两个的嘴肯定能塞进一个寒瓜,我现在想到那天的场景都有些激动,想必我大唐中阿欢的婚礼绝对是最壮观的。’

    程处默来兴趣了,在马车探出一个头,说道。

    ‘崇义,来来来,你给我好好说说。’

    ‘不说,睡觉。’

    此时正在慧庄的钱欢和李恪二人还没有睡,两人亲手准备着结婚那天所需要的东西,塞满花花绿绿纸片的爆竹,一条在庄子入口到钱府的红毯,九辆精心只制作的马车,和钱欢想要的婚纱和西服。

    婚纱和西服是钱欢强烈要求的,任事谁劝都不行,在前世就没有结果婚,婚礼倒是没少参加,这婚纱一定要有。李恪一边摆弄这爆竹一边说道。

    ‘你真要把崔紫苑接回来了?’

    钱欢同样忙碌着,写着一些婚礼那天所需要的东西,准备让孙大去买回来,听李恪问崔紫苑的事,想想了便说。

    ‘没办法,裴念就那么几个朋友,而且青雀对小紫苑有好感,让青雀去接,我不管,’

    钱欢的计划只展示了一小小部分给李恪和李崇义看,在听到钱欢说已经于陛下商量好的时候,两人聚双手赞同,因为他们二人在婚礼上也有任务,

    李恪将一个特别特别想的爆竹做好,直接在书房中点燃,噗的一声爆竹炸开,彩色纸片散落了一地,李格对这个接过比较满意的点点头,伸了个懒腰,真起身。

    ‘阿欢,你这计划不用告诉裴念一声?别到时候弄砸了,’

    ‘不用,她只管嫁给我就好,剩下的什么都不用准备,在过几天小月季静承乾他们也会来到这儿,到时候和他们说一下就好了。’

    ‘好好好,我的钱大老板,我下楼去睡觉了,你自己忙吧,’

    李恪退出书房,顺便把门也带上,书房中只剩下钱欢一人。钱欢放下手中的纸笔转动椅子看向窗外。本没有打算这么早娶裴念的,但听季静和小月说长安中传出了一些谣言,声称自己吃干净抹嘴走人,钱欢对这些到无所谓,长安中骂我钱欢的本来就很多,什么败家子,疯子,色中饿鬼,什么都有,

    但裴念不行,一个女孩子最重要的就是声誉,不能毁了。早晚都是娶,现在就娶了吧,又想到了季静,如今季静自己已经不得不收入房中,在前世总是幻想左搂右抱的生活,这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钱欢总感觉有种罪恶感,

    时间过的很快,一瓶葡萄酒下了肚子,钱欢也有些晕晕乎乎的,拿着一个毯子躺在书法的沙发上酝酿这睡意。梦中的钱欢正抱着裴念上马车的时候,一抬头看见李二坐在马车上狰狞的看着自己,钱欢一紧张,怀中的裴念变成了季静,落在地上摔成了琉璃。

    钱欢被吓醒了,睁开眼却发现一双稚嫩的但眼睛在自己眼前晃悠,钱欢吓的嗷的一声,向后靠去。钱欢吓了一跳,钱多多也吓了一跳,一个屁蹲坐在地上哇哇大哭,

    钱欢回过神来,抱起地上的钱多多放在怀里,抓着钱多多的小手叼在嘴里不停的亲昵,小多多和破涕为笑,钱欢见此松了口气,这孩子不哭比什么都重要。

    ‘小多多,你怎么到我这来了。我这没有吃的呦。’

    ‘哥哥,义肥来了,’

    钱多多的话也只有钱府的人能听懂,翻译过钱多多刚才的话就是义哥哥回来了。钱欢抱着钱多多下楼,看着客厅中狼吞虎咽的二人楞了。

    ‘你,你们俩不说要半个月才能回来了,这才不到十天。’

    忙着吃饭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李崇义在院子走进来帮这个两个人解释。

    ‘他们说,早点回来能给你帮帮忙,看你有什么需要他们的地方。’

    钱欢看向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对钱欢一阵点头,钱欢又讶异的看着李崇义,这都能翻译。对李崇义竖起大拇指

    ‘厉害了我的哥。那你们怎么直接跑到我这来了。我现在可是陛下重点画红圈的人,’

    ‘呜呜呜,’

    ‘呜呜呜’

    钱欢无奈,等着李崇义的解释。

    ‘宝林说。他们已经给家里写信了,等你婚礼过后在回去,处默说他现在就是一个叫花子,除了吃什么都不知道。让你别问了。’

    钱欢听后总感觉李崇义后面的话有些不对。因为程处默噎着了。喝了一大口水的程处默终于腾出嘴,叫骂道、

    ‘李崇义,老子说好久没有吃钱欢做的饭菜了。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叫花子。可怜我还为你引开了三十几条狼狗。’

    钱欢对这三十几条狼狗好奇。示意处默说出来听听。

    ‘阿欢,你别提了。他竟然看上了博陵崔氏的那个女人,小时候我和宝林可没少吃她的亏,打不过不说,让我爹知道还揍我,昨晚处默去勾搭那女人,崔家弄了三十几条狼狗,他进去。是我把门踹开把狼狗引走的,’

    ‘还有我,还有我。我绕着定州城跑了三圈才甩掉那些弓箭,但是我报名讳的时候说我是钱欢。’

    钱欢顿时感觉自己交友不慎,对着胖娘大喊。

    ‘撤菜撤菜,不给他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