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十五章 李二的忧虑

第五十五章 李二的忧虑

    李二的一声退朝喝退了所有人,欲言又止长孙无忌站在原地站了很久,待到整个大明宫只剩下李二,渊鸿,长孙无忌三人时,长孙无忌叹了口气没有出言离开大明宫。

    李二的惩罚极为不公平,钱欢只削去了爵位,却没有收回封底,李恪贬为庶人也只能不能进长安城,而不是长安,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至于对长孙冲的惩罚长孙无忌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没有理由反驳,对皇族之人痛下杀手,虽然皇族无伤,深追就起来也是大逆不道之罪。

    至于太子完全是被钱欢和李元昌等人牵连,太子之位空置两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但其中影响实在太过庞大,

    曾站好队的人,不得不再次考虑是否换了阵营,只不过如今李恪,李泰二人都无夺嫡之意,这让众人十分为难吗,继续支持李承乾,还是在五皇子,六皇子,八皇子之间选出一位,

    如今李佑,李,地位持续上升,虽然李治年幼,但却是皇后所生,

    李二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大明宫,李二最宠爱三个儿子一个女儿,李二不仅挨个在心里想着,承乾继承了朕的心数,聪慧,李恪继承了朕的英勇,李泰继承了朕的情谊,在加上一个摸不清楚的钱欢,还有那外甥长孙冲,侄子李崇义两人算的上悍将,如今可与其父相提并论,牛见虎,秦怀玉,军中的程处默,尉迟宝林。

    如果承乾为主帅起兵造反,就是朕也一时无法诛灭等人,李二登基这两年来第一次感觉到危机,而且还是自己的儿子,李二一时间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愁苦,

    李二来到丽正殿,遣散了殿门处的所有人,用力的推开殿门,却看见长孙,杨妃,跪在大殿内,李二绕过二人坐在龙椅上。叹了口气。

    ‘起来吧,又没有外人,不用这般行礼。’

    这一句话让长孙。杨妃更加不错所错,二人起身走上前,端坐在李二的左右。长孙看着李二心思疲惫,双目无神的样子,心痛不已,二郎何时有过如此。杨妃更是不知该如何,二人齐声道,

    ‘陛下。’

    李二抬起手,抵在长孙和杨妃的嘴唇之上,无力道,

    ‘我没事,如果是为那三个逆子来求情,先不要说了。’

    李二用了我,而不是用了朕,杨妃双手捂住李二的手,放在脸上轻轻摩擦,而长孙以散发出杀气,渊鸿忍不住侧目,第一次感觉皇后这般杀气,便是当年那件事的时候。

    在长孙身旁的李二也感觉到了长孙的异常,将杨妃长孙揽入怀中,轻声道。

    ‘朕说了无视,朕与你们说件趣事,渊鸿你也听着,如果承乾为主帅,李恪为先锋,长孙冲李崇义为左右翼,剩下人为悍将,钱欢青雀为补给,与朕对持,你们说说朕有几分胜算。’

    长孙杨妃听了李二的话大吃一惊,杨妃性子懦弱,直起身走到台下,跪拜道。

    ‘陛下,如恪儿胆敢如此,臣妾定当亲手手刃这个逆子。’

    李二轻轻一笑,笑的有些无奈,也有写欣慰,说道。

    ‘起来吧,你平日最宠恪儿,朕也是说说而已,’

    长孙沉吟了片刻道,

    ‘陛下,恪儿这两年来毫无隐瞒的无野心的想法展示给众人,便是对着皇位没有打算,您多虑了。而钱欢,陛下您忘了,第一次卢国公上奏折时,还请五蠡司马去了掉了钱欢的名字,他也没有那份心思,’

    李二听了长孙的话点点头,转头看向渊鸿,对渊鸿说道。

    ‘你跟随朕多年,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渊鸿也不行礼,直言道。

    ‘陛下,老奴对战事理解甚微,老奴想陛下有七成的胜率。’

    ‘大胆渊鸿,陛下英勇神武,鬓下能人将士无数,怎能仅有七成,’

    长孙气的已经站起身子,指着渊鸿大骂着,李二则点点头,拉着长孙坐下,叹了口气道,

    ‘渊鸿说的不错,朕虽有百成的胜率,真是如此,我大唐十年之内将会生灵涂炭,’

    这次渊鸿却主动出言,轻声道。

    ‘陛下,您多虑了,如果真有如此,老奴将会在这几人没有准备时逐个击杀,军事老奴不懂,但杀人整个皇宫老奴可挤进五指之数,’

    渊鸿的这句话算是给李二一个定心丸,

    ‘去,把长乐给朕唤来。’

    时间不长,长乐便被带到丽正殿。李二看着长乐面容憔悴,心疼不已,长乐走到李二身前跪拜。

    ‘丽质拜见父皇,’

    李二看着长乐,问道。

    ‘丽质,你是朕最宠爱的女儿,你心里可怪罪父皇,’

    ‘女儿不敢。’

    李二又道,

    ‘不敢就是怪罪父皇喽?朕问你,长孙冲可否威武,可算的上英雄’

    长孙想阻拦长乐的回复,却被李二拦截,李二紧紧的盯着长乐。长乐听到李二的话,展颜一笑。

    ‘威武,为慧扬候两肋插刀,在丽质的心中算的上英雄,丽质心中曾曾经有位英雄,但是父皇,但他与父皇天地之差,在丽质心里是鸳侣。’

    长孙大怒,

    ‘长乐,你竟敢如此,平日教诲你的女子之德何去,不知羞耻。来人,把这逆子,把这逆子。’

    长孙喊了半天都不知该如何惩罚长乐,又颓废的坐下的,李二责大笑,笑的十分张狂,大声道,

    ‘不愧是朕的女儿,敢言,皇后长乐何错只有,朕乃天子,朕的驸马也必须是才俊,长乐,两年时间,你让朕满意,朕可以在次思考此事,’

    ‘长乐谢过父皇,’

    李二心情终于缓和了一些,感觉腹中饥饿,

    ‘渊鸿,你去看看钱欢还能不能走,能走让他去御膳房给朕做些膳食,朕有些饿了,皇后杨妃长乐你们三个也留下陪朕。’

    渊鸿阴笑道,

    ‘陛下,老奴有很多法子能让钱候去御膳房,’

    ‘他以不是侯爵,’

    ‘老奴叫顺嘴了,如果在改过来,几年后在封侯有些麻烦,您说是这样么,陛下。’

    ‘,’

    钱欢很想死,被李二揍了一顿,还要拖着疼痛的身体去给李二做饭,李恪李泰也躲不过这个命运,同样前往御膳房的还有长孙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