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四十八章 杀意

第四十八章 杀意

    李元昌出了皇宫后便命人去唤崔恒崔逐流到慧扬候府处集合,做上那车便一路向慧庄驶去。

    此时的长孙冲坐着马车同时一路像慧庄驶去,坐在马车中的长孙冲十分挣扎,想着出门时父亲的那句断绝父子关系,长孙冲心中就有一阵抽搐,妹妹的哀求,母亲的慈劝,父亲的责骂长孙冲全然不顾。

    钱欢与父亲不和,父亲处处针对,钱欢却连连退让。自己处在两人中间十分为难,不知该如何面对钱欢,面对自己的父亲。

    那晚有心避嫌,钱欢却不准,火药这等利器就在自己的眼前被制造出来,全盘计划也说与自己听,把自己当做亲兄弟一样。

    如今李泰被困宫中,太子又送来口谕,自己还如何能置之不理。你钱欢拿真心待我,我长孙冲抛了这小公爷的身份又如何?

    李元昌与长孙冲在城门处相遇,长孙冲在马车中冷冷的盯着李元昌的马车,扈气一瞬间冲上头顶,强忍道

    ‘汉王殿下,急匆匆不知赶往何处,可需冲同行?’

    李元昌也看到了长孙冲的马车,知道长孙无忌与钱欢不和,以为长孙冲此时是去慧扬候府落井下石的,想到此不由怀疑是否有老天相助,心情顿时大好。

    ‘原来是齐小公爷,本王准备前往慧庄,与小公爷同行乃是幸事。’

    长孙冲笑道。

    ‘请汉王殿下在前带路,冲对城外不熟。’

    ‘好说,好说。’

    李元昌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悸动,指挥这车夫,加快速度。长孙冲在后紧紧跟随。

    李元昌来到慧扬候府的门前时,发现崔逐流与崔恒已经到了,在与牛近乎秦怀玉对持。李元昌下来马车走上前喝道。

    ‘牛家的,秦家的,你们两人真要与本王死磕到底?看在牛进达和秦叔宝的面子上,我可以饶恕你们两个一次,马上滚开。’

    牛见虎自然不会离开,而秦怀玉用钱欢的法子给秦琼治病后,秦琼的身体正在慢慢的转好,宫中御医都说这是个奇迹。

    秦怀玉感恩钱欢,同样站在门前一动不动。李元昌见此情景已知道二人的选择。嘲笑道。

    ‘既然你们两个不知好歹,那就莫怪本王不看在旧情,看你们二人如何阻拦我们四人,今日本王硬闯这慧扬候府又能如何?’

    牛见虎和秦怀玉同时错愕。四人?这第四人是谁?

    长孙冲此时也赶到了慧扬侯府,看着牛近乎和秦怀玉在此,也舒了口气,冷笑着说道。

    ‘汉王殿下,冲觉得你想错了。不是二人对四人,而是三人对三人。’

    牛见虎第一次感觉长孙冲竟然如此潇洒,如此的帅气。长孙冲的出现瞬间让空气中都弥漫了火药的气息。李元昌万万没想到长孙冲今日是来阻拦自己的。心中大怒,指着长孙冲喊道。

    ‘你父亲与钱欢不和,整个长安都知道,你竟然违背这你父亲来阻拦本王,就不怕你父亲怪罪于你?

    长孙冲玩味的看着李元昌,回道。

    ‘你应该不知道,在我出了齐国公府门时,我便在齐国公断了父子关系。早就听闻汉王殿下文武双全,冲请赐教。’

    在场的人全愣住了。长孙冲没有好言劝阻,竟直接准备对汉王出手,牛见虎秦怀玉只感觉心脏跳的很快,热血瞬间涌进大脑。纷纷摩拳擦掌的准备动手。

    李元昌没有反应过来,长孙冲竟然要和自己动手?长孙冲见李元昌没有回答,在此出言道。

    ‘请汉王殿下赐教。’

    李元昌气急,挥起一拳直冲长孙冲的面门,长孙冲左手挡下,右臂手肘冲向李元昌的下颚。李元昌上身后仰,伸出一脚直接揣在长孙冲的胸前。

    长孙冲练推数步,李元昌见此不屑的说道。

    ‘往日也听说你长孙冲琴棋书画,武技精通,今日见了。也不过如此。’

    长孙冲不答,脱下身上的白色长衫,仍在一旁。**的伤神缠满了绷带。

    ‘请汉王殿下赐教。’

    李元昌再次出手,见长孙冲身上有伤,双拳向长孙冲胸前锤去,长孙冲见此眉头一皱,双手擒住李元昌的双手,李元昌准备再次踢脚。却被长孙冲踩住脚面,无法动弹,李元昌一瞬间的慌乱被长孙冲抓住机会,额头直接砸向李元昌的面门,李元昌吃痛间,抬起另一支腿抽在长孙冲的肋骨之上。

    李元昌倒地,长孙冲全然不顾绷带中渗出的鲜血,挥起拳头用足了力气砸向躺在地上的李元昌。李元昌翻滚多来,长孙冲的拳头落在地上的石板上。众人看着地上碎裂的石板都看出长孙冲已经动了杀意。

    李元昌尖叫着对长孙冲喊道。

    ‘你要杀我?你敢杀我?’

    长孙冲右手鲜血流淌,淡然道。

    ‘何惧。’

    李元昌气的大叫连连,在腰间抽出一把软件,指着长孙冲道。

    ‘那本王现在就杀了你。’

    李元昌的软剑笔直的刺向长孙冲的胸口,准备上前的秦怀玉和牛见虎被崔恒崔逐流拦下,眼见着软剑马上要刺向长孙冲,秦怀玉大叫长孙冲躲开。在离长孙冲的胸口不足一寸时,突然飞过来一根三尺铁击飞软剑,李元昌一剑此控,转头怒视扔棍之人。

    裴念站在慧扬候府门前,对于李元昌的目光,准备再次出手,去被长孙冲出言阻止。

    ‘钱欢将你们托付于我,竟日我定会护你们周全,裴念退下。’、

    ‘小公爷。’

    ‘退下。。’

    长孙冲的这声退下已经是吼出来的,裴念无奈,只能退回府中,但府门却没有关闭,长孙冲捡起地上的铁棍,负在身后。

    ‘请汉王赐教。’

    李元昌准备再次出手,却被一只枯干的老手擒住,李元昌用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挣脱一丝一毫,看着抓住自己手臂的主人,李元昌便放弃了抵抗。

    ‘陛下说闹事也要有个限度,一位亲王,三个小公爷,两家士族嫡子,都伤不得。汉王请随老奴回宫。’

    长孙冲对渊鸿深鞠一躬,渊鸿在怀中掏出个小瓶子扔给长孙冲。

    ‘二十仗刑,四十鞭刑,小公爷还能又如此伸手,渊鸿佩服,如去军中,定是我大唐又一位虎将。这是上好的金创药。汉王我就先带走了。’

    ‘谢渊鸿总管。’

    渊鸿带着李元昌走后,崔逐流崔恒紧随其后离开,看众人离开长孙冲再也坚持不住,一口血线喷出,上身的伤口移除鲜血染红全身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