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三十九章 视为己之者死

第三十九章 视为己之者死

    丽正殿内,李二坐在龙椅上翻阅着奏折,翻开牛进达递上的奏折时,不仅皱起来眉头。

    ‘传太子,吴王,魏王。’

    李承乾看着李二递给来的奏折也不近皱眉。李二看着哥仨说道。

    ‘这事你们去告知钱欢吧,朕怕这小子受不住打击,你们过去吧。’

    李承乾不敢拒绝,带着李格李泰出了皇宫,李格李泰看着李承乾面色凝重,不由好奇问道。

    ‘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父皇和你怎么都是这样的神色。’

    李承乾叹了口气,心中也不知该如何像钱欢开口,没有回答李格李泰的问题,开口说道。

    ‘青雀,你去找长孙冲,秦怀玉,小格,你去找牛见虎和李崇义,在城门处集合,到时候我在告诉你们。’

    李承乾认真的样子有些吓人,两人不敢拒绝,连忙散开去通知其他人。

    李承乾在城门处等到了众人,李崇义嘻嘻哈哈的问发生了什么事,竟然把软禁的冲锅锅的也唤了过来。李承乾猛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王汉战死了。身中十七剪,尸首被挂在了占襄城。’

    李崇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十分凝重,李格紧皱这眉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是秦怀玉和李泰有些好奇王汉是谁。

    ‘大哥,这王汉是谁,和阿欢有什么关系。’

    牛见虎站出身说道。

    ‘我告诉你们吧,王汉曾是卢国公手下的一名百长,钱欢被困在森林时是王汉带他走出来的,钱欢到现在也一直感谢这王汉,没有王汉,钱欢会活活饿死在森林里,现在你们明白王汉战死,尸首被挂在城门对钱欢是什么打击么。’

    众人不说话了,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每个人心里都知道钱欢把感情看的很重,十分重,有过一丝恩惠就会倾尽所有去回报。

    李承乾也十分恼怒,父皇为什么把这个差事交给我。

    ‘走吧。去阿欢那,好好劝劝,不行就灌醉他。’

    众人没有在做马车,在城门处要了马向慧扬候府疾驰。

    到了慧扬候府,李承乾对李崇义使了一个眼色,李崇义会意,闯进府门就大声喊道。

    ‘阿欢,哥哥好久没有见你了,心中十分想念,快滚下来迎接。’

    此时的钱欢正在书房教导着钱策,听李崇义在院中大喊,想到李崇义好久没有来到这来,告诉钱策回去自己复习,便下楼来接李崇义。

    钱欢出了房门,看着院中李承乾,李格,李泰,李崇义,牛近乎,秦怀玉甚至很看到了长孙冲,钱欢十分惊讶,怎么在长安的人都过来了,连被禁足的长孙冲都来了。钱欢不由怀疑肯定是有事情发生。

    李崇义走上前搂着钱欢的肩膀说道。

    ‘快去准备酒菜,咱们哥几个今天不醉不归。算了。我比你熟,胖娘,上菜。’

    钱欢拿下李崇义的胳膊,看着众人说道。

    ‘有什么事就说吧,承乾,你的眼神出卖了你,还有冲锅锅被禁足还能过来,肯定是有事情发生,说吧什么事,说完了咱们在喝酒。定是不醉不归。’

    李泰欲言又止,就见虎站出身道。

    ‘阿欢,咱们还是先喝酒吧,喝过酒再说。’

    ‘见虎,你与我的关系与他们不同,咱们是亲兄弟,我带牛伯伯如父,婶婶如母。你不说?’

    牛见虎低着头不在言语,钱欢看着众人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准备在问时,李承乾开口了。

    ‘既然你要现在知道也行,我告诉你。王汉死了,死在占襄城的战场上,身中十七箭被挂在占襄城门。’

    钱欢听后只感觉晴天霹雳,浑身一软就要摊在地上,李崇义手疾扶着钱欢,关心问道。

    ‘阿欢,你没事吧。’

    钱欢只感觉怒火和背上一瞬间冲上头顶,强忍着道。

    ‘你们先随便坐,我去书房静静。’

    钱欢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书房,关上房门在也坚持不住瘫软的身体,直接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留。

    王汉死了,那个铁铮铮汉子,带自己走出深林,为了让自己留在军营,将送给他的刀献给程伯伯还被程五殴打,送给他的那面小镜子,在军中时总会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擦拭,然后藏在内衣中的小口袋里,想这被提升成校尉时王汉那兴奋的样子。

    钱欢感觉脑中的画面就如同昨日发生一般,钱欢用力捶打着地板,都怪自己,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王汉不会提升到校尉,如今定会安好的留在程伯伯的手下,此时也会在家中享受这妻贤子孝,都是我,因为我他才会去突厥战场,因为我他才会战死。

    这么一个憨厚的汉子,为何会战死,你不如让我钱欢去代替他,他有妻子,有孩子。该死的突厥竟然把这样一个汉子挂在城门,所有突厥人都该死。

    钱欢如同一个受了伤的孩子,所在书房的墙角里,抱着双腿,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门外的重人也听到钱欢锤击地板的声音,没锤击一下李泰的脸上都跟着抽搐。最先忍不住的是李泰,推开门就要进去,被李格抓住肩膀,不能动弹半分。

    ‘去找裴念过来吧,这种事情不是咱们可以安慰的。’

    李崇义听了李格的话转头就下来,骑上马直奔倾国倾城,李承乾等人纷纷坐在地板上,都期盼着裴念能快些过来,能起到作用。

    李崇义顾不得休息,骑着马在长安一路疾驰,门卫准备拦截抓捕时,一道旨意传了下来。只有四个大字。

    不可阻拦

    李崇义到了倾国倾城楼下,也顾不得礼仪往闯进去,被门口的侍女阻拦。李崇义便在楼下喊道。

    ‘裴念,你快点给老子下来,马上去慧扬候府,钱欢出事了。’

    此时正在二楼忙碌的裴念听李崇义前面的话只是皱皱眉头,但听到钱欢出事时,手中的盘子瞬间落在二楼地板上,摔的粉碎。

    裴念也没有时间解释。

    ‘季静准备马车,去唤小月现在去慧扬候府。’

    来到慧扬候府的裴念,只见慧扬候府门口停留这很多马,心中更加急切,跑到二楼时又看到太子吴王等人坐在书房门口的地上,一时间怕了,不敢去推开那书房的门,因为怕钱欢有什么意思,她裴念便也没有活下去的**。

    李承乾看着裴念愣在原地,轻声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王汉的死给阿欢造成了一些刺激,你进去看看他吧。’

    裴念不相信李承乾的话,一点点凑到书房的门口,深吸口气,推开门直径走了进去。进入书房的裴念第一眼望向摇椅。没有人,绕过办工作见钱欢缩在墙角,抱着双腿,两眼无神的流着泪的样子,裴念看此时眼前的钱欢,不在是慧扬候,也不是生意上的霸主,而是一个受伤的孩子。

    裴念看着钱欢的双手,眼泪在也忍不住,走上前将钱欢搂在怀里。一个劲的重复,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钱欢躺在裴念的怀里,哭着说道。

    ‘好不了了。他死了,念念,他死了,因为我钱欢他才会死的。没有我他不会死,也不会死后被辱。’

    钱欢说完眼泪留下的更快,一双血肉模糊的双手就要去抓自己的脸,被裴念拦下。轻声安慰道。

    ‘不怪你,一切都不怪你,陛下赐封过他官职,因为有你,死后会追封,他的妻子孩子也会受到萌阴,他的儿子也会很骄傲的说他爹是英雄。你别再自责了’

    就这样裴念搂着钱欢一直到天色暗了下来,钱欢也缓和心中的悲愤。看着裴念这样抱着自己有些心疼,忍着双手的疼痛抱起裴念放在沙发上。轻声说道。

    ‘我没事了。你休息一会,最近几日在钱府休息吧,别去倾国倾城了。’

    裴念没有拒绝,轻轻点头,钱欢转身就要走,却被裴念拉住衣角。钱欢微笑的看着裴念。

    ‘放心,真的没事的,我却出去看看他们,你休息一会。’

    裴念闭上眼放开手,钱欢越是淡定,裴念心里越是担忧。钱欢走出书房,看着门外十几双眼睛盯着自己。有承乾,有李格,李泰,李崇义他们的,也有小月,季静她们的。还有刘婶,胖娘的。有钱策,婉儿,多多的。

    钱欢感觉此时的自己是幸福的,但又想到王汉,神色有些落寞。看着众人说道。

    ‘我要去突厥战场。’

    钱欢第一句话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李承乾一个站出身,说道。

    ‘钱欢,你不懂得行军打仗,孤不准你去。’

    李泰也劝说道。

    ‘是啊,钱欢,我已经派人去接王汉的家室,我将他们接到长安来,我来赡养,你别去战场了。’

    ‘欢哥哥,您去战场了,我和念念姐,季静姐在长安怎么办,您别去了。’

    ‘见虎,怀玉,李泰,冲哥他们都在,放心,不会有人欺负你们。’

    钱欢向众人深鞠一躬。道了声谢谢。微笑的看向李格和李崇义二人,问道。

    ‘你们可愿意与我同行?赴往战场’

    二人相视一笑。看向钱欢眼神中表露的意思十分明显。

    ‘士为知己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