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七十二章 朋友之间

第七十二章 朋友之间

    ‘阿欢,我以为你都已经把我程处默忘了呢,你在不来我可去找你了。听说昨日庆国庆收收入三千于惯,这才一天,可把哥哥的眼睛都看红了。奥,拜见吴王殿下。’

    程处默看钱欢来找自己就知道自己这边生意也要马上开始了。昨天倾国倾城的收入可让程处默羡慕不已。光顾着看钱欢了,李格走进才发现。钱欢苦笑。回答道。

    ‘处默。因为倾国倾城开业第一天,有一些办理金卡的,除去本钱和工钱,能省下两千贯句不错了。以后很少能像昨天那样的收入了。’

    ‘两千贯也不少了。你上次让我做的那些东西早就做完了,你在不来拿东西都要发毛了。哥哥已经等不及了。自从上次和见虎偷偷跑出去之后,我每个月的分利是越来越少了。’

    ‘这生意是和成伯伯做,程伯伯不在家也是婶婶,你激动个什么劲。没钱就来找我。昨日的收入我手里有一半,你需要你先拿去花。’

    ‘我爹说了,这事他不管,我娘每日和牛婶婶在一起研究怎么美颜,也没有时间,所以这事我家交给我去做了,至于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弟弟还是算了。吴王殿下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

    李格不想和程处默说话,怎么说自己也是吴王。怎么到了这里就是顺带这问候的。冷哼一声就卖进大门。牛见虎骂了程处默一句傻子也跟着李格在李格身后。

    四人来到程处默的院子。搬了四个小马扎就坐在院子里。钱欢和程处默说道。

    ‘处默,你家这个制酒生意我想了一下。单单做酒不如直接开一个酒楼。单单制酒卖酒开始的时候会很困难,不如直接做一个酒楼,我手里也会一些美食。这样收入能多一些,酒也有一个固定的销售渠道。名字就和见虎家的名字一样。你看如何。’

    ‘阿欢,我哪里懂这些事,你想怎么做你告诉我就好。你说开酒楼,明日我就去找。咱们什么时候去制酒。’

    钱欢有些无奈,这都是当甩手掌柜。哎,什么仇什么怨。就可我一个人累。钱欢没好气的道。

    ‘你去找个你家信得过聪明的丫头明天开始去倾国倾城给裴念做助手,别找那种趾高气昂的。我怕她会挨揍,这事我不管了。就在你院子里制酒,让人准备锅,酒,柴火。’

    钱欢已经开始指挥程处默,就是指挥他,啥也不想做就让老子给你忙前忙后的,就是我有三个脑袋我也忙不过来。李格和牛见虎好奇的鼓捣的蒸酒的设备。

    说不让钱欢操心,钱欢还忍不住想说道说道。看着地上蹲着的李格和牛见虎,边张口问道。

    ‘小格,你每个月的钱都是哪里来的,你缺钱不。?’

    李格疑惑的看着钱欢,问一个皇子缺不缺钱?牛见虎也不知道钱欢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两人等着钱欢继续往下说,钱欢看两人都呆呆的盯着自己。不由气急。嘛的,当老子没问。没好气道。

    ‘不缺拉倒。你们俩在看,我会忍不住揍你俩。’

    两人鄙视钱欢,一起开口道。

    ‘就你这体格我能一个打你九个,还要揍我俩,你做梦的?阿欢,这个问题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回答。其实皇子应该是不缺钱的,我也不缺钱,但是也能够自己每个月府里的开销。一个月下来剩余基本没有,不只是我缺钱,我父皇也却,封赏尽量赏地不赏钱。我感觉我父皇吃的都不一定有你的饭菜丰富,不信你问见虎,这次你们合伙做这倾国倾城是不是家底差不多都拿出来了。你把你问的问题最后一个字去掉就我的答案。’

    ‘你缺钱我信,倾国倾城开业,其他家都送了贺礼。唯独你没有,还好我在小月在礼单上填写些东西。但是你爹缺钱我可不信,他可是当今的陛下。你说他缺钱我还真不信。’

    ‘知道你不信,其实我也信。但是最近去母妃那里感觉的出来,我母妃和丫鬟们自己弄出个小菜园子,这事说出来天下谁会信?当今皇帝宠爱的四妃尽然自己种菜。一面是为了我,一面是节省开销。那次和你打架是我爹允许的。赢了会奉上,你猜赏的什么。十五匹绢布,还是最普通的。如今大唐四处都在打仗,军中和需求量也大。你在卢国公那回到长安的路上你也看到了吧,百姓如此都易子而食,你还收养了一个丫头。你觉得这样的大唐会富有么。’

    李格的话完全颠覆里钱欢的想象,历史上说大唐富饶强大,李二被称作天可汗。现在他的儿子说他穷?这让钱欢怎么去相信。叹了口气道。

    ‘哎。小格,你爹缺钱这事我钱欢一点忙也帮不到,我也不想帮。能力有限,办不好还惹得一身的不是,你要是缺钱你可以和见虎处默他们两个合作。或者把你那表哥和怀玉带上,但那都是看你自己的事。现在冰块谁家有。只有程家和牛家有,还当宝贝似的不外传。我上次做奶油的时候你也看到了。把两个东西结合一下。就摆在倾国倾城美颜店和这程家马上要做的酒楼里销售。大钱赚不到,但是说给你母妃弄十几卷上好的布料还是搓搓有余的,这件事我一点都不掺和,我也懒得掺和,只是作为朋友我看你这皇子也太可怜了点。你的那点事我多少也知道一些。一会你和见虎处默他们商量。不懂的可以问我。’

    李格没想到钱欢问自己是否缺钱不是为了要打趣自己,而是给自己找了一条财路,而且应该说是把自己的财路给了自己。不是讨好,不是进贡。只是说作为朋友。想到自己能买一些奢侈的物品送给自己母妃,送给父皇。每个月也不用去和内务府的管事斤斤计较。李格起身想向钱欢鞠躬,钱欢也看出李格的动作,李格没等起来时钱欢推了李格一把,李格直接坐在地上。钱欢大笑。

    ‘让你在家的时候把我往水缸里按,我要把你当种子种在地上。看看秋天能不能接出一堆李格。’

    钱欢直接压在李格身上。

    ‘见虎,快帮帮我。压住小格,我一会给你做点你没吃过的极品美食。’

    牛见虎纠结着,最后忍受不住钱欢的诱惑,三人开始叠罗汉。钱欢在李格耳边轻轻说道。

    ‘兄弟之间不要谢字。我的就是你的。你的我拿来我也不会内疚。下次莫要这样了,会显得陌生。’

    李格把自己的脸杵在在上。也不在乎脸上沾的泥土。颤这声音说知道了。知道了。

    毕竟只是十三岁的少年。程处默回来看钱欢和牛见把李格压在地上时,吓得腿都软了。

    ‘你们两个快点起来。那是吴王。你们俩个活腻味了?’

    说罢一手领着一个扔到一边,把李格扶起来。

    ‘吴王殿下,您不要紧吧。’

    ‘没事,我和钱欢见虎是朋友。在他们两个面前我也不是吴王,你不要在意。’

    程处默狐疑的看着钱欢和牛见虎。完全看不懂三个人在干什么,但是看李格眼角的泥土,总感觉自己这一会错过了什么。有些懊恼。

    ‘东西都准备好了?阿欢,咱们这就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