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五十一章 钓鱼与化妆

第五十一章 钓鱼与化妆

    钱欢安抚好牛见虎。开始躺在席子上闭目眼神。几个丫头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这妆是怎么画的。钱欢懒得听,牛见虎听不懂。牛见虎对手机好奇总想过去看看。但又有点不好意思。钱欢终于忍不住了。

    ‘见虎,你别想过去凑合了,是不可能的。咱们长安哪里有鱼。咱们俩抓些回来。’

    ‘阿欢,想吃鱼厨房就有,干嘛要求抓鱼。’

    ‘我抓鱼不是为了吃,那店里不也需要些鱼做装饰么,一会你陪我去抓点,好看的呢咱们就养着。不好看的呢,当场就吃了,我去问几个丫头去不去。’

    几个丫头小月表示想去,裴念不想去。剩下两个丫鬟不敢说话。钱欢大手一挥。走,都去。把腌制水粉都带上,让牛见虎去准备马车,要俩。在带上几个爪牙。钱欢把上次做叫花鸡没用掉的香料也都带上。浩浩荡荡的出门。裴念心不甘情不愿被小月推进马车,小月的理由简单,河边的水方便些。不用在井里在打出来。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来长安,既然有家仆跟着,在长安附近也还放心,也没有阻拦。

    钱欢是真不想再做马车了。但是没办法,两个选择,一个不行一个做马车。家仆就坐在马车上,自己在后面步行,钱欢自认为还不能丢人到这种地步。在钱欢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到地方了,钱欢又是第一个蹿下马车,扶着树就开始吐。幸好早上没吃什么。接过小月送来的水。漱了漱口。回到马车时候所有人都已经下车了。裴念和牛见虎的眼神一样,充满了鄙视。剩下的就是全是奇怪了。钱少爷娇贵到做马车都会吐么。牛见虎问钱欢。

    ‘阿欢,你这做了三次马车吐了两次。你以前是怎么赶路的。你这身板也不像是会骑马的样子。’

    钱欢没好气的回道。

    ‘以前用飞的。’

    这一句话也可说坏了。牛见虎瞪着眼睛看着钱欢,小月和裴念的眼神里也充满了好奇。牛见虎一把抓过钱欢的脖子。

    ‘我以为问你会不会飞,你告诉老子说不会,怎么终于受不了坐马车要说实话了?’

    ‘咳。松手,要死了。你。送。开。我。’

    牛见虎看钱欢脸因为喘不上气憋的发紫,才反应过来,松开手给钱欢赔不是。

    ‘阿欢。刚才是哥哥激动了。听说你会飞,有点忍不住激动。’

    ‘牛见虎,老子下次有好事在带着你我就叫钱光光,刚才说的是气话。我。不。会。飞。你别到处去乱说。’

    ‘你刚才明明说你以前赶路用飞的。’

    ‘我那时气话。你能不能别什么都信。准备抓鱼,给裴念他们铺一张席子,让她们继续学习那化妆。’

    ‘你别使唤我。这里那么人,你让给我去干嘛。’

    钱欢已经不想在和牛见虎说话。你不去他们自己也会铺,这大唐外面的景色真的不错。小树林,小河,天使蓝的,水是清的。最重要的是没有收费的大妈。不花钱什么都是好的。拿着鱼竿就往河边走,这个树下,喝着冰水。等鱼儿上钩。自在呀。

    钱欢刚把鱼竿甩进水里。就听噗通一声。钱欢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牛见虎跳下去了。牛见虎在水里找展示各式各样的游泳姿势。

    ‘这货什么时候做了和我一样的内裤。还是四角的。又一个专利别剽窃了。’

    这鱼是没办法钓了。去丫头那边看看吧。钱欢来到裴念几个人跟前,说的兴致昂昂的裴念马上闭口不言。钱欢也不搭理她。

    ‘月啊。你们几个看的怎么样了,如果可以的话就现在开始做实验吧,你们两个先互相做实验。眼睫毛就不用画了,你们的够长了,但是这里,眼睛这里可以用眉笔画,但是一定要小心,这叫眼线,学不学会重要。你们几个小丫头的眼睛才重要。’

    钱欢故意咬了小字。是给裴念听的,老子也不是什么绅士。你给我耍脸色我也不给你好脸,谁怕谁。但是不说话不行,把手机拿过来,换了下一章图片。对二人解释。

    ‘这张图片的人就稍微成熟一些,无论是发饰还是妆容就偏成熟女性一点。裴念可以驾驭,但是你这丫头不行,你还太小。你负责学习这种妆容,裴念和小月特殊,我想你们都知道。但是我有希望把你培养成咱们长安最有名气的化妆师。以后接触的也都是些诰命夫人,官家小姐,而且她们是请你,怎么化妆师听你的。不想做一辈子侍女就用心去学。这妆容手艺不只是大唐,就是整个世界,也只有我一个能指导你们,女人妆容这些我不懂,我只能做引导。剩下就看你们两个的造诣了。’

    几个丫头都涨红了脸,激动的有些发抖。小月和裴念不担心的,这两个丫头不能不担心,自己可能就会因为学会这妆容手艺脱了奴集。钱欢想了想又继续道。

    ‘以后你们两个人的婚姻也不用牛婶婶和你们爹娘做主,提亲的人不会少,而且你们两个丫头去挑选男人。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你们能学会这门手艺。要是学不会,这门手艺就会流失。裴念和小月只能作为你们两个人的参考。不要指望她们两个能学会。至于裴念的化妆技术我想你们两个也知道。就这样吧。去准备开始吧’

    两个丫头齐齐双膝跪在地上。哭着道。

    ‘冬梅。秋菊,谢钱少爷再造之恩。定不会辜负钱少爷的栽培。’

    钱欢笑着拍了怕两个丫头的头,很欣慰。但是很短暂,因为裴念已经指着自己了,杏眼含怒。

    ‘姓钱的,我早上就给小月画了个妆。你从家里说到了现在有完没完了。’

    小月紧紧拉着裴念的手。嘴里直喊。

    ‘念念姐,钱少爷不是这个意思。念念姐。你也小小气。’

    牛见虎也上岸来到钱欢身后。

    ‘阿欢,你是有些过了。女孩子脸皮薄。裴念你也别吵了。好好学习就是了。’

    钱欢有些尴尬,真的是自己做到过分了。裴念用鼻子哼了一声。

    ‘一路之丘’

    牛见虎万万没想到的是,裴念竟然连自己也骂了。反了天这是。钱欢把牛见虎拖走。因为她看裴念已经开始低头找家伙了。这点是至于气成这样的么。钓鱼钓鱼。

    活鱼是一个没抓到,牛见虎倒是抓了十几条,但是这货是用鱼叉的。养不成就吃吧。生火烤鱼。钱欢喊几个丫头过来吃饭。

    在裴念和小月走过来的时候钱欢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