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贞观唐钱 > 第一章。真特么的脆生

第一章。真特么的脆生

    钱欢深吸一口气一头扎进森林里。视有壮士一去的感觉,

    钱欢来到深林就后悔了。自己把一切都想的太简单,深林里树木高耸。只有太阳光在树叶中间穿插过来,想是流行网络游戏里面的冰雪狂暴一样,只不过这是太阳光只会让人暖洋洋。钱欢感觉尿急,随便找个地方方便一下。

    ‘嘶,忘记刚才我抓了辣椒’

    钱欢只感觉自己分身想着火了一样,火辣辣的。钱欢感觉此次旅程不会很愉快,但是也能有着不撞南墙不死心的架势,继续缓慢的向前面走着,虽然他也不知道前面是哪里,心想大不了原路返回。

    钱欢感觉的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不得不坐下来休息一下。在做大叔下,阳光刺在脸上,暖和感觉让钱欢困意不满整个神经,扎下帐篷。在帐篷边上撒了驱虫粉,又在附近的树上栓了铃铛,但是刀具还是在自己的手上。

    这一觉钱欢感觉睡了好久,醒来赶快站起来,用手把自己的头发揉乱,从帐篷里走出来。只是眼前的情况让钱欢有点凌乱。

    ‘谁特么在大森林里偷东西,偷就偷被,你特么连帐篷和我一起偷走了。然后就这么给我扔这里’

    钱欢说玩赶快找自己的行李包,打开看什么都还在,还有那么让他很纠结的辣椒,辣椒是他用来准备提神的,越想越生气。自己想想越想心里害怕。‘为什么搬走帐篷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帐篷里的东西位置都没有变化。这么想着钱欢赶快用绳子把武士长刀用绳子绑自己的手上。只是感觉武士刀的手柄变大了。也没有在意,把大行李包背起来。胡乱收拾一下东西,爬上一个大树,在大树上看下面的情况。

    钱欢自己看,发现这里的树和在xz的树已经有点区别的了,比xz的树木要粗一些,看看天空,感觉应该是早上的样子,钱欢彻底凌乱了,

    ‘这特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钱欢有些搞不清楚了。这到底是哪里,我到底睡了多久。

    ‘咕噜’

    这是自己的五脏大老爷们早饭了。钱欢翻翻背包,拿出一些能准备的粮食,随便吃了几口喝了点水。在树上蹲了一小天也不没有看见人影,钱欢有点忐忑的树上爬下来,收拾好帐篷。准备像太阳方向探探路。

    钱欢已经走了三天,感觉这三天比自己一辈子都的路都要多,背包里能吃的东西已经吃的差不多少了。基本可以说已经没有了。钱欢感觉自己已经走不动了,被靠在大树上,打开背包,发现能吃的已经没有,只剩下一个地瓜,一个土豆,辣椒和那个已经发黄的青菜。就这四个叫做实物的东西。剩下的都是金属,他感觉自己牙口还不至于强大到对付金属,比较指甲刀。

    钱欢纠结了好久,看看辣椒心有余悸的避开了他,拿出土豆,听说土豆发芽有剧毒,虽然这个土豆还很完好无损,但是钱欢还是不想吃这个。把地瓜拿出来,用水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拿衣服擦了擦,张口就咬了下去。

    此时的钱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也就一句话。

    ‘真特么的脆生’

    钱欢感觉自己吃下第一口看着这个地瓜都饱了。也没有心思在下口去咬了。喝了点水,继续向前走,钱欢心里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也不知道能不能走出去,

    钱欢漫无目的继续向前走着,突然身边窜出一小队人,不多,大概七八个左右,身上穿着皮甲,手里拿着劣质长枪短刀。钱欢看这些人都拿着武器,面色不善,慢慢形成圈子把自己围起来。钱欢有点慌,虽然说自己也打过架。但是看似对待这些人有点不管用,但是也慢慢的把手里的武器举起。。。

    没等自己把刀举起来,只感觉自己身体一轻,明白过来时候,自己已经横卧在地上。钱欢感觉自己委屈的眼泪已经出来,这还没准备好呢,你们不带这样欺负人的。然后对那群人大吼

    ‘我特么还没准备好呢,你们不知道到什么叫做素质。素质懂不懂,不服的来单挑,单挑。

    钱欢歇斯底里的吼着。一边吼一边慢慢往后面蹭,准备着机会跑,感觉自己落到这群人手里,肯定是不会有好结果。

    ‘哎?咱们还遇到一个硬骨头。这小子单挑的意思应该想和咱们其中一个人试试,你们都别动,让俺来。’说完就向钱欢走去。

    ‘滚回来。你这憨货,这么大个人欺负一个娃娃,你别是老子带出去的兵’

    说着一脚踢出去,踢在扔钱欢男子的屁股了,男子也不言语,傻笑这揉揉屁股。摸摸后脑手,转身就走回队伍中,王汉也没有在乎,反正这货屁股肉厚。踢一脚也不在乎,毕竟是在自己村子里带出来的,看着横卧在地上哼唧的钱欢,心里不太敢确定是什么人,山村野人也不像,身上的穿着自己感觉从来都没有见过,在看脚上的皮靴,王汉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见过最好的靴子。穿着打扮虽然有些古怪,但是也不敢轻易确定是什么人。

    钱欢看这个算是让自己免去了一顿揍的男人,也稍微有一些好感,看他盯着自己的反毛皮鞋。钱欢想想就把鞋子脱下来。毕竟自己的安全比鞋子重要。拖一下一直鞋,扔到男子的脚下。

    男子一愣,这靴子说扔就扔了?看着钱欢脱下另一只也鞋子也仍给自己的,王汉顿时明白了。这小娃娃是看出自己在这个队伍说的算了。准备把鞋子给自己。但是看看鞋又看看自己的脚。俯身把鞋子拿起来。拍拍上面的土,放到钱欢的跟前、

    ‘你这小娃娃。你这鞋子老子的脚穿不下去,还是还给你把,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兵被外面传至于到欺负一个十三四岁的娃娃。’

    钱欢前面都没有记住,就记住最后一句,十三四岁。自己都特么二十八了怎么到他嘴里十三四岁,钱欢有看看鞋子,怎么看怎么感觉这个鞋子怎么这么小,又看看自己的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