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 > 第四卷 第五十六章 施法试炼

第四卷 第五十六章 施法试炼

    他面前一排神情紧张穿着各式各样华丽法师袍的法师整整齐齐静静站着,在前面不远处一个巨大祭台上,一个法师站在里面艰难的在那施法。

    四周形成的巨大蓝色符文法阵看来就是这名苦苦支持的法师杰作了,不过看他因为痛苦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表情,好像情况不是很乐观,巨大蓝色符文法阵上面本来整齐不断旋转的符文,开始变得有些凌乱,整个巨**阵,开始晃动。

    站在身后七名男女法师,纷纷不由的暗自捏了一把汗。

    果然,只见祭台上那名法师面色变得异样红潮,只见他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去。整个巨大蓝色符文法阵直接失去控制变得狂暴,四周空间纷纷扭曲,不过都被祭坛上的结界给覆盖,不过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就算失控的法阵被祭坛上结界控制,里面施法者估计也要一命呼呼了。

    只见那个老的不能在老的老法师,冷哼一声,伸出枯萎手对着祭坛结界里面的躺在地上的法师手一挥。一个身影凭空出现他面前的地上,不过好像昏过去了。这时候能看清楚躺在地上法师的模样,是一个中年男性法师。

    身后的祭坛结界里面爆发一阵刺眼蓝光,里面空间一阵扭曲。虽然站在外面一点事情都没有,但是剩下的法师也都纷纷捏了一把汗。

    这时候,几个穿着白色法袍的法师赶紧冲了上来,恭敬对着那个老法师行了个礼节。然后麻利的把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法师赶紧抬走送去治疗,看他们熟练的动作,脸上并没有什么太焦急的神情,估计已经习惯了。

    “不合格,明知道做不到而强行去施法是不智,强行服用提升力量的药剂是愚蠢,估量不足是失败的根源,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都是失败者,如果换成正常已经可以宣判死亡了。”那个老者平静眼光环视着剩下七名法师。

    而这七名法师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虽然他们是法师塔精英中精英,前途无可限量。但是此刻他们丝毫没有半点精英的架势,有点只是控制不住的不安。

    眼前这种课程可不是今天才开始的,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一次,而那个被抬下去的家伙很不幸就是这次的牺牲品了,凡是被点到的人都要在着老法师给出法术中选择一门进行施法,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下场就没人知道,因为历年来还没听说过谁选择放弃或者拒绝的,所以明知道是越阶段施法,刚才那个倒霉的法师还是硬着头皮而上了。

    “我不想在多说什么了,下个月继续进行施法试炼。”说完那个老法师身体慢慢的消失了。

    而这七名精锐的法师对着消失的老法师纷纷行了一个礼。

    几乎九十度鞠躬,好几分钟才缓缓起身。

    在远处尼比恩赐平原雪夜正凝重如临大敌似得,停下来一直仰望这狂暴的天际。巨大漩涡凭空形成,无数的闪电在里面闪烁着。

    看着聚集的气势,雪夜也不由满脸黑线,这是自然的力量?那也太诡异的吧。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征兆的,不是都说自然的力量都是慢慢形成的,可是这形成的速度也太变态,如果说是人为施法先不说这要多强的力量,就最基础的来说到现在雪夜都没找到施法者。

    就在这时候,突然天际中狂暴的漩涡突然开始慢慢消散,这消散的让人摸不清脑袋,雪夜完全被搞糊涂了,他可以非常确定之前的异象绝对不是幻觉或者海市蜃楼,因为他非常明确感到强大魔力反应,其实这点根本不用什么感知,就像那么一个大灯泡在那里谁会看不见。

    形成的莫名其妙这散去的也是莫名其妙,雪夜确实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雪夜抬着头仰望着天际,恍惚之间天际已经恢复正常,万里晴空就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其实不得不说他的运气还是不错的,这个莫名的法术其实还未成型,如果要是施法超过一半,就算中断施法估计都会带来巨大的灾难,当然这点他是没机会体会到了,因为那个施法者在强行完成三分之一后直接躺在地上了。

    浅璃似乎还沉浸在那恐怖的异象中,神情有些恍惚。

    雪夜有些无奈看来这个世界时不时都会给于一定惊喜,当然这个惊喜有时候并不怎么讨人喜欢。

    恢复平静后,雪夜和浅璃骑着马继续前进,虽说没有什么坏事发生,但是理智上还是赶紧离开这片区域比较好。

    第二天,在尼比恩赐平原深处。

    浅璃低声说道,“你看四周地上可以看到不少活跃的痕迹了,而且都是新鲜的证明时间都不久,而更长点时间活动痕迹都没有,要么就是更早的痕迹。”

    雪夜点了点头说道,“那只能说明之前的现象不是偶然发生的,而且是具有危险性,所以这里活跃的部落纷纷已经有十足经验提前避开了。”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远远的眺望过去,可以看到许多帐篷,同时许多忙碌的身影。

    看其规模不是什么特别大的部落,不过这样更好,一般比较小的部落会相对比较温和,当然也不是绝对的,而大的部落则有很强的攻击性不适合投宿。

    当然就算比较温和的部落也不代表是不具有攻击性的,雪夜和浅璃骑着马往前走去,而浅璃则已经披上斗篷遮掩起来了。

    远远的还没有靠近,四个骑着马,手中握着大刀的四周戒备游荡的骑兵就围了过来,一脸戒备看着雪夜他们两人。

    雪夜也不着急,因为毕竟不是第一次,当初购买马匹的时候差不多也是这样,只见他尽量让自己用比较没有攻击性的语言说道。

    “我们是路过的旅客,见到这里有部落,想要在你们这里休整一晚上在走,不知道你们方便不。”

    按照正常的话,像这种部落是不会拒绝的因为他们的很大一笔收入都是来源与过路的旅客,当然筛选旅客也是一门很重要的学问,互相双方发生悲剧的事情也是经常发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