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 > 第三卷 第十六章 暗流涌动

第三卷 第十六章 暗流涌动

    “督军大人所说的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发自肺腑?”萨蛮吉鲁出乎意料的并没有发怒而是平静到让人胆寒。

    “哪有什么肺腑不肺腑,这不是非常平常的事情?难道这点小事也要我教你们。”那督军露出非常邪恶的笑容。

    “哦,如此说来反而是在下愚昧了,让督军大人还的费心教导了。”萨蛮吉鲁把大人两个字咬得非常重。

    “将军?使不得。。”旁边士官和士兵都急忙劝到。

    “嘿嘿,看来萨蛮吉鲁将军也不是完全冥顽不宁也是懂得变通的。”

    “既然如此,那就遵循督军大人的意思。”萨蛮吉鲁平静说道。

    而四周将士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神情。

    那矮小督军阴笑看着萨蛮吉鲁该如何动手。

    只见萨蛮吉鲁缓缓抽出腰上的长剑,散发淡淡绿色光芒的佩剑,此刻是显得如此刺眼。

    “将军大人不可。。”那名士官和一众士兵顿时跪下哀求道。

    看着动作迟疑的萨蛮吉鲁,那名督军阴笑道。

    “怎么了,将军大人下不去手了?还是需要我来替将军动手呢”

    “不凡督军大人动手,既然如此你可以去死了。”萨蛮吉鲁非常平静说道。

    话未落,只见一道寒光扫过。

    那名督军顿顺整个脸都是惊恐和愤怒的神情,那矮小督军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身体向左倾斜。

    可惜奈何萨蛮吉鲁将军是突然暴起,而且一动手就是直取这家伙的性命。

    那矮小督军只能尽量避开要害。

    “啊。。”一道血迹伴随惨叫声。

    那督军低头看着从自己背后一把长剑贯穿而过,鲜血一滴滴的滑落。正是那名在后面跪着求情的士官在这家伙右臂挨了萨蛮吉鲁一剑时候,掐准这家伙身体反应停顿一瞬间,一剑毙命。

    “你。。。你们?”那名督军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情。

    口吐鲜血笑着说道。

    “没想到是我小看你,有意思你竟然敢造反而且不顾自己的家眷嘿嘿,你等着他们一起陪葬吧。。”

    “不劳烦,你费心。。在我来这个鬼地方的时候,我就安排好他们。你以为你们这些杂碎打的什么主意我能不知道。”萨蛮吉鲁十分冷漠的说道。

    “咳咳。。”那名督军嘴角不停在咳血。

    “看来是我们小看将军大人,不过你也要很快来陪我了,这里你们永远都走不出去。”

    萨蛮吉鲁本来冰冷的脸孔突然露出一阵扭曲笑容,然后蹲下身子俯身在那个督军耳边不知道低声说的什么。

    而那个濒死督军,整个眼睛瞪得老大,一副见鬼的神情。

    而萨蛮吉鲁站立一起,手一挥转身离去。

    而那个士官,将脚踩在督军后背笑着说道。

    “督军大人,谢谢一路关照。”

    说完直接将剑抽了出来。

    “处理掉。”对着旁边的还在发愣的士兵说道。

    “是,是。。”那些士兵顿时急忙反应过来应答道。

    在最外围士兵守护区域萨蛮吉鲁冷漠出现在此处看着充满未知杀机的白茫茫的迷雾,而那名士官恭敬走到萨蛮吉鲁身后。

    “大人一切已经就绪,就剩下大人的命令”

    “白骨,你跟随我多久了?”

    那名青年士官单膝跪地回答

    “大人,小的已经跟随大人十年有余了。”

    “十年,这时间过的可真快。你怎么看待我们接下去的行动呢?”

    那名青年士官抬起头凝视着萨蛮吉鲁平静的说道。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肉弱强食,那些蝼蚁能为大人铺平道路那是他们的荣幸。”

    “哈哈。。”萨蛮吉鲁仰天大笑。

    这时候,萨蛮吉鲁腰上别着半块不知名的石头发出阵阵的光芒,一闪一闪的。

    萨蛮吉鲁伸手拿出那块发着光芒的石头我在手心。

    脸上笑意更加浓厚,等到他在张开手的时候,一阵石粉飘落。

    “游戏才刚刚开始。。”

    而在另外一处,一个黑色身影一直盯着手中半块发光的石头,直到那块石头光芒熄灭,就转身走进黑暗之中。

    在诡树密林外围,无数穿着整齐铠甲的士兵出现。

    最让意外的是这股部队铠甲上都是刻画一只利爪雄鹰的图案。

    如果有熟悉人看见,一脸就能认出这只部队正是吉鲁王国最自以为豪的皇家禁卫军团,而且他们还有一个被人遗忘的外号,狩猎者。

    太长的时间似乎让人忘记许多事情,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还记得当初这只部队是如何一路披荆斩棘将这为老者送上那华丽的王座的。

    当这只被吉鲁国王故意虚化的部队露出他凶残的獠牙的时候,不知道谁将会成为它的狩猎对象。

    而在部队中心,一个穿着华丽的金丝王袍的老者出现在在这本不该出现的地方。

    可以看到那个老者面孔都是干枯到只剩下皮包骨了,浑浊的眼珠子都快凹进进去了不知道这位即将夕阳西下的王者看着远方在思索着什么。

    怎么看过去都像一个即将灯枯油尽的老者,即使他是一个上位者,曾经是一个王国的生死掌控者,但是似乎依然逃脱不了时间的侵蚀。

    从宽松的袖口中,一只干瘪的手从中伸了出来,

    对着前方白雾蒙蒙的世界一挥,

    这只曾经被封藏的凶残的部队有条不紊朝着诡树密林深处前进着。

    整个诡树森林似乎变的更加朴树迷离,在这谁也看不清楚的世界里,不知道谁将会是狩猎者或者是猎物?

    似乎所有人都逃不出这个迷雾的漩涡。

    而隐藏在这只部队后方的,冷漠看着这只部队进入迷雾后。一个,两个,三个。。从迷雾中无数穿着黑色夜行衣的刺客浮现出来。

    而一个黑衣人带着一个狰狞囚徒从那数不清黑衣刺客中走了出来。

    只见那囚徒满脸都是兴奋神情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脸上的疤痕在极度兴奋的情况下被扭曲成非常恐怖的样子。

    “老匹夫,等着我。。。”言语间透出的说不清残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