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 > 第六十三章 蛛毒副本9

第六十三章 蛛毒副本9

    虽然夏尔还是十分年轻,可是能让这老头这么看好收为徒弟自然有他过人之处。相反夏尔比在场其他的法师都清楚为什么导师会没有任何的反驳,喜欢钻研各种文献的夏尔,很清楚法师塔最早以前是魔神帝国的左膀右臂。而最先叛变魔神帝国给予致命一击的就是法师塔,临阵倒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然而叛变者自然最害怕的是魔神帝国的崛起,虽然可能性已经十分渺小,但是一切可能性都要扼杀在摇篮之中。很不巧法师塔可能还知道者什么不可告人的秘辛,而这个就是夏尔不得而知的了,可是很明显导师是知道些什么的。

    就在场面剑弩拔张时候。只见从神殿对面缓缓走出一个身姿妙曼的身影。

    所有人都停下对峙的行为,不约而同防备起突然出现的人。

    只见一位身穿黑色纱裙的女子,蒙着黑色面纱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老头和女骑士如临大敌似的紧紧的盯住对方。

    反而其他人却没丝毫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只见那女子缓缓向众人走过来。

    如果仔细观看,那名骑士手握住剑似乎有些颤抖。

    不过好在在不远处就停下脚步。

    “卡娜斯蛛后,你可知道你犯下多大罪孽。”老头低沉的说道。

    “是吗?那又如何,在我眼中不过是如同手中这物一般。”只见那女子手中捏着一朵鲜红的花朵,迅速的枯萎最后凋零落地。

    “我奉帝国之命前来斩杀你。”那名女骑士冷冷的说道。

    “哦,是吗。呵呵有意思我竟然在你身上闻到似曾闻过的气息,给你看样东西好吗?”

    只见那女子缓缓伸出只剩枯骨无一丝血肉手臂,看的所有一阵恶寒。

    只见卡娜斯蛛后前方出现一个黑色法阵。

    所有人紧张万分,似乎人数上的优势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一丝的安全感。

    只见一具枯骨缓缓的浮现上来。

    那女骑士万能不变的心境在这一刻似乎被打破了。

    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可以十分清晰看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只见浮现在所有人面前是一名穿着破旧帝国铠甲的骨骼手握着一把残破的剑。之所以知道是帝国铠甲是因为上面还能辨别出云雾帝国的标志。

    “看来我没猜错,身上血腥气息确实有些相同,哪怕过来百年我依然记得如此清晰。那就让他好好招待你们吧。”说完只见卡娜斯蛛后手中出现一个黑色魂球。里面无数的染黑恶魂不断在挣扎。只见那魂球飞快没入那句枯骨的身体内。

    只见本来站立不动的枯骨,顿时散发出无数黑色气息。无数冤魂围绕着其身躯不停缠绕着。只见那就枯骨缓缓睁开一双漆黑的双眼。手中长剑缓缓举起,黑色气息和冤魂不断缠绕上去。

    “这是谁。”夏尔惊呆问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就是云雾帝国以前派过来征讨将军,出云城初代城主鲁加尔疾风。没想到在这还能见到已经战死的他尸骨,大家都小心点,这家伙生前可是非常强横。”

    话还未说完,只见那名女骑士缓缓走出来,站在众人面前凝视着眼前的魔化的骸骨,可惜无法看到她的神情,女骑士低沉说道。

    “谁也不许出手。”

    那女骑士缓缓的对着骸骨行了一个骑士之礼。

    似乎真的打算自己和她进行对决。

    “导师,我们真的不管吗?”

    “哎,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更何况真正强敌还在眼前。”那老头死死盯着站在那里不动的蛛后。

    只见一道散发黑气身影和一道青色身影迅速在空中交织而过,速度快到大部分人都没看清楚。

    就连以速度为傲的血煞,看着眼前的战斗场景也感到阵阵无力。

    光芒交错而过后,一阵阵刺耳金属摩擦碰撞声音传入众人耳中,在场人都惊呆了声音都无法赶的上两个人交手的速度。

    几乎在场上就是能看到就是两道残影不断交映。就在所有人还未按捺住心中的惊奇的时候,只见站在最前方的士兵突然一声惨叫,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那名帝国士兵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从肚子中间切割成两段,以至于发出痛苦的悲鸣时候已经是被切割之后。

    看到此场景的人都被吓得一身冷汗,不由的都往后面后退。

    不时可以看到地上莫名出现许多的被剑气划过痕迹。离得如此远还能被波及到也是没办法。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战斗会继续僵持下去时候。

    只见巨大刺耳的碰撞声音震的所有人痛苦捂住耳朵。

    一道青色身影从前方被击飞回来。站在正后方帝国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阵碰撞声,那道身影撞上了后面戒备帝国士兵。四五十名帝国士兵直接被撞击四散开来,散落一地看这撞击程度估计能活下来也残了。

    只见那名帝国女骑士单膝跪地,手中长剑直插入地面中。整个手不停的在颤抖。似乎刚才高速的战斗对身体的负担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现在出现副作用,要知道对与一个骑士如果你连手中剑都握不稳那基本也就离输不远了。

    “呵呵,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却用风痕剑技和鲁加尔对决我不知道应该夸你无所畏惧还是愚蠢。不过你应该和这家伙有些关系。不然也不会使用相同的剑技。”**裸的嘲讽声场面却一片宁静无人反驳。

    “我会击败他的,然后杀了你。”回应的只有冷冷的声音。

    “哈哈,我期待这一刻,鲁尔加杀了她。能死在你的前辈手中也是你荣幸,”卡娜斯蛛后低沉的笑声不断回荡在整个神殿内之中。

    似乎看到不断喘气声骑士,而那鲁尔加却一步步走过来,四周的士兵顿时冲了上去。

    夏尔下意识刚要抬起手中的法杖,一张枯萎的手握住夏尔的手。

    “导师。。”夏尔不明白的看着身旁的老头子。

    而且夏尔整个心中翻江倒海似的,什么时候导师手竟然枯萎到这种地步,明明都未见到导师动手。

    鲁尔加似乎眼中没看到冲上来帝国士兵,只是不断断一步步走上前。

    直到双方接近一瞬间,他轻轻挥动手中的剑。

    顿时场面血肉横飞。一千名最优秀的帝国士兵一瞬间全部阵亡。所有人顿时感到绝望。

    一阵咳嗽声打破眼前的恐惧气氛。

    “卡娜斯蛛后,你这么以大欺小好吗?”只见那老头缓缓走出来,众人才突然发现这老头子什么时候变的如此苍老了。

    明明刚进来时候没有的。

    “呵呵,现在想起来我以大欺小,当年你们法师塔和云雾帝国一起欺负我们夫妻二人时候怎么没想过以大欺小,这个鲁尔加当初把我们逼的那么惨,今天让他亲手斩杀他的后裔,这不是最好的结局。”蛛后似乎在诉说一件很平常事情。

    “当年的事情,明明是你丈夫叛逃法师塔,击杀法师塔的前来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到如此地步。”那老头摇着头说道。

    “可笑睁着眼睛说瞎话,我丈夫最初时何时杀过法师塔来的人,分明就是你们法师塔人进来大杀特杀我们不过是自卫而已。况且事已至此你和我说那些又有什么用,既然来了就干脆留下来陪伴我的爱人。”言语间越发冰冷。

    “不过是半人半兽怪物,诛之何错之有。”只见那名女骑士缓缓站立起来冷冷说道。

    “我是半人半兽,那也是出自你们之手,不过就算如此那又如何,他从来都没在意过”本来讥讽的神情竟然流露出一丝的温柔,但是转眼即逝取而代之是无尽的杀意。

    那名女骑士听到蛛后言语,似乎也是有些发愣在原地。

    而那老头子竟然罕见的苦涩无言以对。

    缓缓的开口说道。

    “不管以前如何,如果你愿意就此放手,我萨尔法蒂黑耀愿意为你担保减少你的罪孽。”

    只见蛛后眼中流露出复杂神情,喃喃的自语说道。

    “当初百般恳求你们都不愿意给我们一个解释机会,都不愿意现在倒好在这里装好人。说白了,你们当初不就是害怕所谓帝国余孽,还有为自己做下那些肮脏事情做掩饰而已。”

    萨尔法蒂似乎被说的哑口无言。

    许久场上一片寂静时候,只见卡娜斯蛛后突然开口说话。

    “跟他们废话那么多干嘛,一群蝼蚁都杀了做祭品你的愿望很快就会达成的。”一个阴沉的声音从蛛后嘴里突然冒出来,顿时所有人都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