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冰封之遗落的世界之痕 > 第四十八章 法师塔的愤怒

第四十八章 法师塔的愤怒

    很多时候雪夜都在想,人生存的意义和人生轨迹交错之下是谁在影响谁,未来不可测非人能所揣摩。很多事情都无法去诉说。

    其实如果可以雪夜更想的是站在树上,去观望四周,可惜这里古树太粗了他爬树的本领确实很一般。翠绿色树叶四处延展开来,视觉能见度越来越滴了,不过好在这里小蜘蛛比较少。也不知道它们的信息回馈是怎么做到的。感觉好像在一张网里,却找不到网的痕迹。雪夜进行很多次大胆的猜测,感觉身上标记是一部分,血腥味是一部分,人自然散发气息就没办法了。还有一点就是这里无处不在又没攻击力的小蜘蛛。尽量躲避这些要素发现果然被发现追杀概率小了很多,虽然依然可以被追踪到,至少不会那么频繁了。

    经过这十几天的边修养和逃窜,感觉身体渐渐的好多了,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要是换做以前这么严重的伤势早就伤口感染或着失血过多而死了,更别提什么还在逃窜了。

    雪夜不禁思考一个问题这个世界这么神秘,产出东西也是颠覆自己的常识。

    一个疯狂想法出现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卡娜斯特蛛后的心脏会不会不只是单纯的解毒作用,它会不会根本不会给星蓝神殿的人服用?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未知生命体的心脏,会不会根本就不是用来解毒的。那这一切到底是为了谁?

    就在雪夜感觉呼吸都有点不顺畅的时候,感觉好像起风了。阵阵风吹过,刮的雪夜有点睁不开双眼,下意识抬头看上去,一只巨大鸟兽从空中一飞而过,速度极快。他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份不知道什么东西从正上方掉落下来。雪夜下意识伸出手接住。

    等反应过来时候一切又恢复到刚才宁静似乎一切都幻觉,除了手上多出来的羊皮卷。

    一张精致的羊皮卷,上面一个六芒星的标志,拿到手也没什么提示,思考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将其拆开。

    雪夜魔法师

    致亲爱的雪夜先生,我代表法师塔恭喜你成为法师塔候补一员,另尊师的灵魂已在不久前回归法师塔,作为他生前唯一的继承者,很高兴欢迎你的加入,阿若思克?绯焰先生为我法师塔精锐一员,由于之前不幸遇难枯寂森林,法师塔深感震怒,并感到深深的惋惜,特此已是哀悼。

    虽然阿卡内斯已死,但是罪魁祸首卡娜斯特蛛后并不可饶恕,将迎接法师塔的愤怒,在此之前作为阿若思克?绯焰先生的传承者将有机会优先接受此任务,经法师塔研究决定如果雪夜先生愿意亲历亲为完成此项任务,此项任务可与传承任务合并为一体。如愿意请将鲜血滴入此羊皮卷。”

    这内容实在是看的雪夜不知所措,这又是什么任务,还有法师塔,传承任务?而且看这样子搞了半天他好像还是候补的,连门都没进入。

    虽然思绪了半天,雪夜也衡量不清这任务,不过他还是抽出匕首割破手指,鲜红的血液滴入精致的羊皮卷中。只见一个六芒星法阵从中脱离而出印在他的手背上,整张羊皮卷燃烧起来化为阵阵尘埃。

    只见脑海系统出现提示。

    法师塔的愤怒:(斩杀任务)

    作为古老传承的法师塔,千年的威严从未受到挑衅,触着必死。

    要求斩杀卡娜斯特蛛后。

    奖励:法师塔贡献100点,元素之地卷轴一张。

    传承任务

    要求:作为阿若思克?绯焰的传承者你必当义无反顾为导师报仇,斩杀卡娜斯特蛛后。

    奖励:作为唯一传承者,当你通过了传承试炼,你将成为法师塔正式一员继承阿若思克?绯焰的遗产实验室。

    愿法师塔荣耀与共存在。。。。。

    感觉任务奖励还不错虽然暂时不知道这些奖励有什么用处,不过至少还不错,接受最大理由就是如果不杀了蛛后,雪夜估计他也逃不出这个副本,反正也没得选择干脆一条路走到黑。已经够乱的在加一把也没事。就在雪夜发呆时候,突然刚才燃烧羊皮卷的地方突然一阵波动。吓了他一跳,只见一个黑色盒子慢慢的从虚化的样子慢慢实体化,这。。看的雪夜目瞪口呆。

    伸出手拿起黑色的盒子,打开里面一张法术卷轴。

    邪灵的诅咒。。这有什么用处?看的雪夜也是莫宁奇妙。总不能诅咒就能诅咒死蛛后吧。

    邪灵诅咒:诅咒灵魂,要求对方的灵魂强度不能太强。

    这说明也太烂了吧,这让他怎么用。。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了。应该是会有用的不然也不会给他的。

    哎,都快成了野人了,真想找个人说句话,雪夜不由叹了口气,他现在到底在哪个位置都搞不清楚,要不是整天被追杀,没时间去想这些,精神上说不定早就崩溃了。

    这森林到底有多大怎么现在为止一个活人都看不见。

    要不是看着蛛毒副本进度一直在涨雪夜估计早就认为荒野旅团已经覆灭了,不过眼前好像真的不知道往哪里走了。抬起头看着到处都是一样景象的地区,雪夜真的迷茫了。该不会原地一直在转圈吧,可是如果只是原地转圈也好,可是根本就看不出来有没有转圈才是最糟糕的。

    雪夜开始拔地上野草,使劲揉成一团,走一段路程仍一团,只能用这个方法了。

    三天后,只见一个少年,眼神都快绝望了,这什么鬼地方,一个活的生物都看不见。寂静无比,这比有蜘蛛追杀还难受。而且看来看去好像每天都一样,他扔下去的草团也都还在,雪夜故意好几次折过身逆回去也都还在,这里不会是死地吧。

    深深呼吸一口气,不能被环境所影响雪夜感觉他都整个人都心浮气躁的,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不用怪物来追杀他,他都会被这诡异环境折磨死的,这就像一个死循环。一定要跳出去,雪夜坚定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