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华山神门 > 第三零四七章 傅云

第三零四七章 傅云

    来人中等身材,一身淡灰色的长衫,身材笔挺,方脸,眉毛较淡,鼻子很高,很大,虽有一种内敛的威严感,但给人的感觉是舒适的,稳当而随和。

    余宇坐了起来,但没站起来。他看着这个人,这个人也在看着他。余宇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躺椅,“坐下说!”然后,他又躺在了躺椅上。

    那人疑惑了一下,他有些迟疑的打量着余宇,而后往躺椅上一座,往后一躺,跟余宇并排躺在了阳光中,沐浴在了阳光里。两人的中间是一个小茶几。

    “我看不出阁下是武帝”那人终于开口了“很奇怪!但我见你似乎是看透了我的身份。”

    “奇怪吗?”余宇道。

    “奇怪”那人道“如果外面传的,你在绸缎庄的行为是真的,那么你是武帝无疑。你也知道我是武帝,这一点,我可以确定了。可奇怪的是,武帝对武帝,是有感应的,我为什么感应不到你呢?你……是修士?”

    他没有去看余宇,而是坐了起来,拿起茶几上的茶叶罐,闻了闻,自顾自的泡茶。余宇也坐了起来,两人都不说话,等茶水好了,各自端了一杯。

    那人品了一口“好茶,是我们这里的茶叶。”

    “确实是这里的茶叶,也确实是好茶”余宇道。

    “我们这里,难得出茶叶,只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气候湿润,适合茶树生长,不过一般的百姓是买不起的,都是外地的一些很差的茶树……”

    他将茶一饮而尽“阁下来自鼎丰城?”

    余宇摇头“不是!”

    “其实……我以为你会来找我的”那人道“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傅云,武帝中期,鬼武宗门人。阁下……”

    “就加我王乐吧,名字其实无所谓的”余宇道。

    “也是”傅云慢慢说道“我生在此地,长在此地,后因为喜爱武道,进入了鬼武宗,当年,我是跟鬼武宗现任宗主铁宗一起进入的鬼武宗,一年进去的。”

    “一年收了两个杰出的人才,鬼武宗倒是好福气”余宇说道。

    “哈哈,过奖了”那人哈哈一笑“后来,我的境界逐步提升,很快,其间,为鬼武宗效力不少,铁宗也一样,他慢慢的开始领导鬼武宗,最后成为宗主,我则慢慢的退居幕后。”

    “成为鬼武宗真正的实力支撑”余宇道。

    “嗯,可以这么说吧,至少在延津城这个地方有生存下去,而且还是带着一批鬼武宗的弟子门人生存的好些,没有实力,是不行的”傅云道。

    “有道理”余宇道。

    傅云将一个小茶盏再度递给余宇“铁宗来找过你”

    “是”

    “鬼武宗对你,以及荣氏母女的事,是不插手的态度”他像是在说着别人的事一样,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所以你们没有派任何人来我王府”余宇道。

    傅云毫无波澜的微微颔首“正是如此,有人说要派人来,被铁宗拦下了,我也反对,所以就没让人来。你在外面,杀死那三个武圣人的事出现后,我就预感你可能是武帝。被你杀的人,我没见到,据传闻的消息看,我就基本上可以断定了。”

    “这次绸缎庄的事,你就更加能确定我是武帝了。我没去找你,你肯定就会来找我了”余宇道“你也看到了。我整日就是如此,晒晒太阳,帮荣乐儿打理一下生意,偶尔收拾几个不开眼的人,大概也就如此了。”

    “倒也快活”傅云放下茶杯,四下打量了一圈,然后目光落在了大黄的身上,大黄眼皮都没抬,似乎谁的正香,傅云沉默了一小会儿,这才说道“商行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是的”余宇道“你们想必也是清楚的吧。”

    “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清楚”傅云道“只是都不说罢了,郑玉章是个野心极大,而又极为自负的人,他过头了。他以为我们都不知道他的底细,其实他也不想想,商行最先找的人,有可能是郑家吗?”

    “有道理”余宇道。这个,余宇也想过了。当他发现商行的事情以后,就猜想过各种可能,商行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控制延津城,最好的办法,是选取延津城第一梯队的人下手,控制类似姚家,东山门镖行这样的势力,后面的事情就容易了。

    可是他们却选择了郑玉章。这里面有郑玉章本人的野心在作祟,被商行的人看中,也有几大势力不配合的因素。

    为什么不配合?他们不是胆子大,而是因为商行做事,也是要有分寸的,商行不可能一手遮天。任何商行都是不参与江湖纷争的,一旦破了这个禁忌,商行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再大的商行,都不能坏了规矩。不然的话,商行的内部,本就是各大势力盘根错觉搭建的关系网络,如果坏了江湖规矩,那内部势必会出现裂痕。

    商行本身是强大的,但也是脆弱的。

    所以任何一家商行都不会明目张胆的做出类似瓜分地盘这样的举动,但有地盘,又是极为重要的事,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实际上的背后控制,而不能跳出来,站到前台。

    跳出来就是死路一条!

    商行插手这边的事,姚家,苗家,东山门镖行,已经鬼武宗,应该都是知道的,但都不怎么理会他们,因为这几家已经大到了不太需要去顾及商行的地步。

    这几家治下,都有最少千万人口,商行也是忌惮的,本身商行的核心力量也不在延津城,而在鼎丰城。

    这中间的弯弯绕,各方都能看明白,余宇也早已想通。今天傅云只简单提一句,余宇便证实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他动手给对方倒了一盅茶,问道“去过鼎丰城了?”

    傅云没有看余宇,而是默默的点了点头“是的,晋升到武帝的时候我就去了一趟,险些没回来。”

    “哦”余宇好似有了些兴趣似的说道“能不能说来听听?”

    “可以”傅云放下茶盅“其实很简单。我一直不太服气修士,在延津城,我晋升到武灵境界的时候,也曾经杀过没有背景的修士。他们叫什么实场境的,对,就是实场境的修士,是那种,嗯,可以用法宝飞行的修士,被我及时的一掌劈死,当时倒也没有觉得什么。”

    余宇心中想笑。心道修士没留神,被一个武灵境界的高手一掌劈死,实在不是新鲜事,自己加当年到了武圣人的境界时,就可以直接将实场境,乃至是化场境的修士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