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八章

    说不明白,就干脆不说。

    日子就这样过得相安无事,吃饭睡觉工作,只是生活里突然多了一枚关键词,尉迟嘉。

    这枚关键词它意味着种种尴尬与矛盾的杂糅,让她的生活成了一段长长的大病句。尴尬在于办公室里突然向她伸来的一双固执的手,然后所有同事都会盯着她笑,那笑的意思是,好呀,左嘉宁,玩刺激小动作?不过我们了解了解。如果她急着拽开那双手,得到的将会是一段意味深长的笑,意欲说明大家其实心知肚明,所以大可不必遮掩。

    至于矛盾,是她心里的一串激烈活动,无法被自己忽略不计。

    如果硬是要修改,其实不容易,嘉宁自认自己功力的限额早已被他纠缠得透支,这样下去,她只需要坐等着摊开双手,被他捕获。

    而他却能笑对周遭春风,置身于闲杂碎语之中,山不动地不摇,自信满满,觉得眼前形式分明一片大好。

    林海杰在他手边已然成了过去式,所以他的强盗姿态维持了一段时日,便决定退场整装,再登台,本想做个体贴的好情人,偏偏不得要领。

    转眼入了秋,偶尔下雨,嘉宁不介意他即便不顺路也送她一程,一路上他总是会像个手上操持着菜刀的大妈,最大的本领就是威胁加唠叨。嘉宁扭过头来看见窗外纷繁了一地的雨,心里凉凉的,而手心里却被他塞满了温暖。

    这形象,简直和初见他时差距十万八千里,不得不佩服时间,它可以把一个人彻底玩转在手心里,搓圆了滚一滚压扁了就贴在一边,偏偏当事人又不知道,它彻底改造人于无形。

    而她呢,当初那个任性骄傲的小姑娘,时间锤炼了她敲打了她,时常拧她身后偶尔松懈的发条,她一路坚硬起自己的心挺过来,夜里真的睡不着就只好熄灭了手边的一盏灯开始悉数往事,检查检查心上的补丁究竟还有几块没拆线。

    也有过疼得死去活来的晚上,就连梦也不眷顾她。

    然后她开始就做梦,做噩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萧欢说很久没和她聊天,晚上约她一起去逛街,同行的还有马锦文。三人解决了晚餐,萧欢吩咐马锦文让他把他自己寄存在一位旧友那里,直到她凯旋而归,再来领他回去。

    至于马锦文,这个三十岁据说缺爱的男人,他终于收起了那团一直找东西的迷离眼神,他对萧欢的追随首先是放在心坎里的,然后才直达脚底,化做行动。这爱情过程,期间一定经历了诸多激烈的心理斗争。

    那这是为什么呢?一般男人总是和他的过程恰恰相反。

    萧欢在试鞋,她站起来走了几步说,“马锦文不是骑士,更不是王子,他是我脚上合脚的鞋子,他让我舒服。”

    嘉宁看着她低低的脚背,青筋交错,这只女生物她瘦得精神饱满,不久前那哀痛着恨嫁的表情真的很不适合她。对她来说,一番波澜不惊的平淡爱情,她能穿得合脚么?马锦文这杯白开水里面究竟兑了什么料?

    “对,被你踩在脚下,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嘉宁说。

    “你的爱情观究竟被什么邪恶的理论启蒙了?我早该料到你的嘴巴说出的话不是陷我于水深就是火热。”萧欢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抬起脚说,“怎么样?合适么?”

    嘉宁摇头说,“你脚上青筋毕露,千万别到处炫耀你的营养不良。”然后扬手轻轻点了另一双,虽然它看起来并不太特别。

    萧欢试完很满意说,“嘉宁,你的眼光真的很独到,就连挑男人也一样手艺精良。”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嘉宁又摇头说,“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就连我自己也糊涂了。”

    尉迟嘉曾是她年少时一只绵软而美丽的梦,她为了这只梦哭过笑过,直到她遭遇那夜的噩梦。如今噩梦就算是消失得再干净,也残余了阴影。

    之后,他再次强行出现了,从前少年的伪装竟一一利落地卸下,而且更有谭烨说,他的改变其实源于她,她被动容。

    迷失一夜却换回他逼迫她和他一起拽着无辜的林海杰上演的一出三人行的戏码。他击败了林海杰,更再次赢了她。

    到了这里,她究竟是进是退?

    萧欢说,“好了好了,别说的这么悬乎,我就等着你好事近,你也不小了。”

    嘉宁被她口中的好事两字撞了一下脑袋。

    萧欢扬眉说,“这么惊讶干什么?据我目测,我们总经理对你的占有欲基本已经到达男人对女人的顶端,就差一枚戒指,单膝跪下,把你娶回家。”

    嘉宁怔住,问她为什么。

    “你又来了,别一副云雾不知的冷静表情,这么矜持干什么?我要是你,我就干脆和他求婚算了。”

    嘉宁拍掉萧欢朝她伸过来的毛手,咬住你不明白四个字。

    “他把你一口气调上二十层无非是想多看你两眼罢了,这你不明白,还有啊,我一直忘了要批评你,你简直太狠心了,三番五次躲着他。我听说那天老妖婚礼,他举着一把伞来接你,你却扔下他逃跑了,你知道那晚他的背影有多落寞么?”萧欢用了听说二字,因为那晚她被马锦文拉走了,之后,她很后悔错失了那么唯美的桥段。

    嘉宁觉得自从他出现,这短短几个月,就变得磨人非常,她叹了一口气,对萧欢说,“走了,专家。”

    马锦文先把她送回去,她下车,回头看见萧欢冲她挥手。

    她不想回家,一个人走在路上,风吹凉了头发,一直以来,她都勒令自己在夏天千万不要太过轻易的回忆,怕勾起了排山倒海的往事,就泪流满面。

    而此刻晚风沁凉,秋天终于来了。

    她想左柏年,很想。想他那只硬硬的手心替她抹眼泪,心疼地把她抱在怀里叫她,小嘉宁,我的好嘉宁。

    转眼夏拂袖而去,秋凉了她的眼角,她才敢把他从心底抽出来好好想念一番。汪添英曾经安慰她说,嘉宁,这些都是被安排在你命里的考验,从另一方面出发,它们的存在是给你的机会,教你怎么才能更加坚韧的生活,等你尝遍了这些,战胜了这些,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难倒你。

    她脚下一软,就这么蹲在路边哭了起来。她伤心的正投入,突然感觉有人在她的面前站住了,有强烈的压迫感。

    她抬头,就看见尉迟嘉站在她的面前,定定地看着她。

    “你看什么?没见过人哭?”她仰起头,觉得他打扰了自己想要挥发的难过心情。

    谁知他竟也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然后伸出手来替她抹了抹眼泪。

    “我不是告诉过你克制眼泪的三步骤?你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总是记不住?”他替她擦完了眼泪,就开始操起角色,发挥唠叨。

    嘉宁想起其中一步叫目空一切,突然想笑,她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我看见你心不在焉的下了车,不想回家,就只好跟着你,看看你到底想干什么坏事?”他说,“没想到,你果然是干坏事,我真想替你保管你的眼泪,这样你要哭的时候,必须得问问我是否有空帮你擦眼泪。”

    嘉宁拍了拍他被风吹凉的额头说,你从哪儿学来的,真肉麻。

    他拉起她站起来,然后一把将她打横抱起了,说,“看在你心情糟糕的份上,我牺牲一下自己抱你回家。”

    嘉宁抱住他的脖子,把脸埋进了他的颈侧,闷闷说,“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心情糟糕?”

    他迎着风,笑说,“我在等,等你自己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