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嘉宁一觉醒来,看窗外薄阳正要冲出地平,隐隐透露出让人目眩的颜色,她拉开窗帘,那颜色便突围成功,直直窜入她的眼睛,她忍不住闭了闭双眼,再睁开,脑中突然钻出许多关于昨晚的事情。

    第一个钻出来的就是,昨晚说什么也不愿意走的人此刻还在不在楼下。

    她就这么穿着睡衣和拖鞋跑了下去,一路上,拖鞋噼啪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简直像个笨蛋。

    她喘着气,看见昨夜他停车的地方正有人吵架。她走过去,竟然发现一大早就积极投身吵架运动的当事人之一是尉迟嘉。他还穿着昨天的衬衫,袖口被捋得很高,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只差跟人打架。

    她从没见过这样的他。恐怕,他长这么大,一定也没遇到过这样的事。

    想必也是为了车位而吵架,在这里这样的尴尬几乎每天都要上演。不是某某占了别人的车位,就是埋怨外来车辆像螃蟹一样横行不懂规矩,就连毁绿辟地自留地也不奇怪,满口给我开出来倒出去。

    很明显,这场市井小架让尉迟嘉显得力不从心,这不在他的经验范围之内,尤其当对方冷不丁冒出一句恶俗粗鄙的脏话时,嘉宁突然看见他竟然瞪起了双眼,根本无言以对,她远远看着,鼻子有点酸,却又想笑。

    嘉宁跑过去,听见对方撂下一句,有什么了不起,就钻进了车里决定不再与他周旋自己绕道而行。

    “你好象不太擅长吵架,还是你的蛮横昨天对付我的时候被过分滥用透支了,一大早就战败,感觉如何?”嘉宁走到他的身边,看见他正生气地吹了吹额头上的头发,身上还有些遗落的烟灰尸体,衬衫的后背被揉的皱巴巴的。

    面对她的风凉话,尉迟嘉似乎对她睡衣上的卡通图案更感兴趣,他斜着看了她一眼,笑说,“左嘉宁,你刚起床就下来找我?”

    嘉宁伸手突然摸到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抬头看见他嘴边一夜之间冒出的胡碴,黑眼圈包围着他的双眼,说不出的滋味,他当真就在这里等了一夜?

    她伸出了手,左右转了转他的脸,看见他眼睛里有血丝,说,“这里的蚊子噬血又残暴,你看你的脸……没毁容算你走运。”

    尉迟嘉一把抱住她,说,“蚊子再残忍,吸完了我的血至少也给我留具残骸,要不,我怎么睁着眼睛等着你下来。”

    嘉宁把头放在他的肩膀上,迎着早风,反而叹了一口气,说,“你身上的味道怎么这么奇怪?”

    他说,“我正要问你,这儿是不是正对垃圾中转站?半夜那风正高,吹着吹着怪味就钻进我的鼻子。”

    嘉宁仰头拍了拍他的脸,“你多想了,你快回去吧,回去洗澡换衣服,还得去上班。”

    他拦住她说,“左嘉宁,你怎么能这样没人情味?我为了你白白喂养了若干蚊子,上去洗个澡不过分吧。”

    嘉宁歪着头看着他,“你说呢?”

    他假装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拉着她的手,大步往前走,自说自话,你住哪幢哪层多大有几个房间。

    嘉宁说,总经理你在哺育了众多蚊子之后,一大清早精神还真是抖擞又矍铄啊,除了跟人吵架,还料理起别人家务事,难道这些都在你的行程表里?

    他笑,眼睛的血丝吸附在眼白打滚,说,没办法,那些蚊子身上流得都是我的血,而且,我没办法不管你。

    有风轻轻拽住她睡裙的一角,她抬头看见天空的颜色,微微的蓝,她不敢再看第二眼,怕这让人沉醉的颜色会突然消失不见。他正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叫她安心,她的手心到底还攥不攥得住这份迟到的安心与期盼?

    林海杰的脸色很不好看,尤其当尉迟嘉穿着他的t恤短裤走出来的时候。

    嘉宁此刻正接到汪添英的电话,她常常隔三差五地打来电话,询问一些日常琐碎,顺便和嘉宁谈谈心,再不就盘问盘问林海杰。

    她捂住听筒,把头转向厨房的方向,喊,“林海杰,妈找你接电话。”

    林海杰黑着脸出来,嘉宁看见他身后跟着的尉迟嘉,一时没忍住就笑出声来。

    笑声传进了电话里,汪添英在另一头问林海杰,“怎么一大早,家里这么热闹?”

    林海杰扭头瞪了一眼偷穿他衣服的男人,说,“没事,就是家里突然来了个滑稽的大强盗!”

    嘉宁站起来,往房间走,尉迟嘉拽住她说,“你说我哪里滑稽了?我怎么可能是个强盗?事实明明恰恰相反!”

    嘉宁把他拦在门外说,“你别进来啊,我要换衣服。”

    “那你先回答我个问题。”他的表情看起来很严肃,说,“你们俩究竟发展到哪步了?你竟然叫他的妈妈也是妈?”

    他还没问完,嘉宁就砰得一声关上了门。

    这个早晨,尉迟嘉再次打了败仗,光是看到林海杰和嘉宁之间的默契,他就觉得自己被他们拔去了迎风飘扬的旗帜,一肚子忿忿不平。林海杰是故意的,而嘉宁完全是为了配合林海杰昨晚那一句“放心,我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得逞的”。

    而尉迟嘉,昨天还气急败坏地要嘉宁把林海杰约出来替他们分手,结果,直觉安慰他说他们之间其实没什么。尽管林海杰眼神里的杀伤力直捣他的双眼,不过他也忍住了。

    在去公司的路上,嘉宁听到他给谭烨打电话,让他帮忙去他家替他拿一套衣服,挂了电话,他把头扭过来,对嘉宁说,“再给你五秒钟,再笑就不要怪我不客气。”

    嘉宁知道他此刻耿耿于怀的其实是刚刚他在她家里的表现,她点点头,自己的电话响了,林海杰给她发了一条信息,说,嘉宁,你帮我问问他,置身于冰醋酸里的感觉怎样?

    尉迟嘉趁着红灯,夺过她握在手里的电话,看到冰醋酸三个字,打开车窗,说,“你要是敢回,我就把它扔出去。”

    嘉宁说,“你敢扔?试试看?”

    他的火气再大,还是被嘉宁那微微扬起眉的一瞪给浇灭了,他把她的电话顺手揣进自己口袋里,说,“为了避免你收到一些类似诋毁我的信息,从今天开始,你的电话由我来保管。”

    嘉宁伸手来抢,被他故意凑过脸来亲了一口。

    一吻过后,嘉宁却有片刻的恍惚,她看见这个夏天的早晨,太阳的颜色正在变得越来越鲜艳,她扭头突然说,“尉迟嘉,你唱首歌给我听吧。”

    他木讷摇头说,“从来没人要我唱歌给他听,不会。”

    “不会?那你停车。”嘉宁挑起眉,盯着他的侧脸。

    他咬牙转过脸看她黑白分明的眼睛,分明装着不怀好意,偏偏没办法,说,“左嘉宁,你故意的?算了算了……那你要听什么?”

    “那就先来首……白天不懂夜的黑?”说完,自己笑了笑。

    “白天不懂夜的黑?那是什么?”他自己又默念了一遍,突然想到原来是她在拿自己开玩笑,取笑他,便伸出了一只手来抓她的。

    嘉宁的手被他紧紧握住了,这只干燥修长的手带给她的安全感,让她动容,她用另一只手碰了他的手指,说,“尉迟嘉,我一直都记得你的手指,手指很修长,骨骼匀称,比女孩子的还要漂亮,我也记得握住它们的感觉,指尖总是凉凉的。”

    “那现在呢?”他问她。

    “现在它们有了温度。我突然觉得我错过了很多。”嘉宁垂下头,这手指究竟经历了多少个夜的成长,才有今天的温暖与坚硬?而时间,让她统统错过了。

    “没有错过,我们才刚刚开始,还有许多年。放心,直到它们长了可怕的老人斑,估计也不会放过你。”说完,他使劲握了握她的手,他没忘记她手上淡淡疤痕,举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吻了吻。

    嘉宁却一阵心酸,有些事情该如何说得明白?就好比,她手上的洁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