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嘉宁开门,看见林海杰正横平竖直地躺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电视上正播着篮球赛,嘉宁听见几声球鞋摩擦在地上的呲拉声响,她砰得一声关上门,林海杰弹起来。

    她没开灯,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一个影子就固执地钻进脑海里。隐约听见脚步声,然后身边的空着的床位开始下陷。

    一只手碰了碰她的脸,紧接着一条手臂横过来支撑在她的脖子下,把她的头托起来,她借力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他的脖子,闷闷地说,“林海杰,活着真累。”

    “怎么突然这么说?累了睡一觉就全都好了。”他心疼地摸摸她的头顶,她能把最痛苦的日子过得坚韧,咬牙把所有来自身体上的痛苦狠狠逼退,哪怕在最苦涩的味道里嚼出眼泪的味道,也不丁点不剩的吞进肚子里,这样的左嘉宁,此刻竟然躺在他的怀里说累。

    他一把拉起她,说,“嘉宁,我们轻松点谈点事情。”

    嘉宁感觉他仍然在笑,大概也同样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齿,她终于朝他伸出手捏紧他的嘴巴,说,“我一看见你笑起来露出的牙齿就觉得你才十九岁,我给你的负担会不会太沉重了?”

    他握住她的手来到他的嘴边,他说,“你摸摸,我的胡子硬得能扎到你的手指头。”

    林海杰明白自始至终她都没能走出七年前。

    “沉重么?”他问她,然后又自己说,“不沉重,有一句话怎么说的……负担越重,我们的生命就越贴进大地,它就越真切存在……”

    说完,自己藏在暗无光源的房间里撇嘴笑了笑。

    嘉宁也笑起来,说,“我觉得我就是一直趴在你背上的猪八戒。越来越沉,直到把你压到跌倒。”

    他突然站起来,也把她拎下床来,说,“我们去照镜子,看看你究竟是不是猪八戒?”

    嘉宁隐约觉得今晚的他不同,但是又不知道是哪里不一样了。

    他搂住她的腰,几乎是把她抱到卫生间的镜子前的,他开了灯,当所有白而亮的光源刺进他们的眼睛,嘉宁看着镜子里站在她身后的他,眼睛里竟然有一层水气。

    他看见她眼皮上紫色的小血管,而自己却伸手掸了掸沾在睫毛上的水迹。

    “早晨我看见他了。”他的声音响在这样的暗夜里,不知名的哀伤几乎能碰碎空气,然后彼此都呼吸困难。

    嘉宁连忙急急要转身,他却按住她的肩膀不允许。

    “放轻松,左嘉宁,我们正在举行一个重要的……仪式。”他说是仪式,一个怎样的仪式?

    “你记不记得早晨我说,我一定会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早晨我看见他眼底烧着两团火,然后我就什么都明白了。”林海杰怎么可能知道楼下正有个人刚刚扬言要拿冰块砸向他的眼睛?

    林海杰只知道能让她哭的时候,笑的让人心疼的一直都是另一个人。而那个人出现了。

    他又把她的手抓住来到他的胸前,说着和早晨同样的话,“你检查,正在剧烈运动。”

    “林海杰……”

    他不理她,又说,“不过,这不重要了。”

    他定定地看着镜子里嘉宁的脸,然后说,“嘉宁,我们做朋友吧。”

    “早晨他跟你说了什么!?”

    他面对她急切的疑问,却只是晃了晃自己的手指,说,“我只是突然发现我们之间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你对我来说,其实一直都遥不可及。”

    她想起他总是犹豫着是否要抓住她的那只大手,想起他说,怎么办?嘉宁,我好象不敢吻你,更想起她抱住他时,他所有难以置信的惊喜。

    “你闭嘴!”嘉宁终于使劲转过身来推了他,说,“你什么意思?”

    他背过身,从镜子里看见她垂下的双手。

    “你把我当做被你施舍的对象,还是一座用来逃避追兵的避风港?”他垂下脸,声音冰凉。

    这一句,是他躺在家里一整天得到的结论。说实话,很失落,也很难过,最多的却是对她的心疼,这个总说他傻的人,其实一直都最傻。

    嘉宁摇摇头,说,“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我们到此为止吧。不止你累,我也累。”他强迫自己笑了笑,他说过要轻松地完成这个仪式。

    “不行。”嘉宁拽住他的衣服,说,“我不同意。”

    “好了。”他拍拍她,然后转过她的肩膀,让她面向镜子,说,“你看看你,一脸沮丧,再看看我,我可是神清气爽。”

    他甚至对着镜子挤弄怪表情,嘉宁没忍住,笑出来。

    “我们一起笑着失恋,这感觉简直比在一起还lang漫,lang漫的叫人心碎,你听见什么碎掉的声音了么?”他逗她。

    “你现在一定满手臂的鸡皮疙瘩,快让我检查检查。”说着,他当真在她手臂上碰了碰。

    房间里很静,只有他略显沙哑的嗓音摩擦在嘉宁耳边的空气里。

    “喂?嘉宁?你傻了?”他看她不说话,只呆楞地盯着自己。

    “你现在是不是在心里琢磨那个……林海杰你的形象简直光辉又伟大。”说完,自己先笑了出来。“别跟我客气,想想,我们交了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不是你的蛔虫,至少也算个知心姐姐。”

    嘉宁顶起手肘,往后重重揣了他一下,眼泪就滑了下来,她说,“你就这么不要我了?我的良心会让我不得安宁。”

    “要,当然要了,你是永远趴在我背上的左嘉宁,不是什么猪八戒。”他帮她擦了擦眼泪,说,“你别哭了,你不是一直在我的面前炫耀你的心坚硬无比,你的泪点也高得出奇?”

    “你怎么可以这么……”这么傻。

    “主演很满足,因为他终于感动了你。”他拍了拍她的肩膀。

    嘉宁转过身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他抱着她说,“那个人让你流了那么多眼泪,我向你保证,一定帮你出口恶气,不会让他那么容易得逞的。”

    嘉宁伸手擦了擦眼泪,说,“他就在楼下,不肯走。”

    他却说,“睡觉!让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