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为了方便及时和竞标小组沟通,嘉宁的办公室从十三层一下子搬到了二十层,她整理东西的时候,萧欢把脸凑过来说,“左总监,高升呐……二十层待着的可都是高层,恭喜恭喜。”

    嘉宁拍拍手看着萧欢说,“你嘴唇的颜色鲜艳,夹杂企图,我看的一清二楚,说吧,想干什么?”

    “把我说得这么贪婪,我不过是想巴结你,请你吃顿饭呗。”她嘶了一声,似乎有那么点难以启齿的感觉。

    “怎么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啊。”嘉宁捧起手里的东西,作势要走。

    “我在想,你的办公室一定和总经理的办公室靠得很近……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她的睫毛依然翘立,嘉宁觉得这只大眼睛的女生物正在酝酿着什么计划。“你有什么阴谋?”

    “算了,不绕圈子了,绕得我头晕,简直折寿。”她呼了口气,说,“是这样的马锦文经过深刻的反省之后觉得那晚的自己简直就是头蛮牛他为了答谢你和总经理我们决定请你们吃顿饭!”

    总算一口气说完,最后,附加,“我觉得你和他的关系匪浅,所以想请你帮忙邀请。”

    嘉宁听明白了,说,没问题。

    这个没问题整整让她的脚步犹豫了一个早晨。

    她发现自己真的很害怕见到他,偏偏又这么近,抬头不见,低头就见。

    有人敲了敲她的桌子,抬头是谭烨,笑问她,“还习惯吧?”

    嘉宁点头的空挡,突然看见门边正站着那个她此刻正害怕见到的身影,那个人影毫不迟疑地朝她的方向走过来,把手里的一叠图表递到她眼前,说,“这些是我特意让谭烨从电脑里调出来的资料,你可以适当参考,填充偶尔经验的空缺。”

    谭烨站在一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话中带话,“你记得琢磨琢磨,总经理硬是要亲自送来给你。”

    简直一番苦心。然后看见尉迟嘉那一道朝他砸来的目光,摸了摸鼻子,决定退场。

    眼看他们走远,嘉宁还是憋气叫住了尉迟嘉。他凝视她的目光,让早晨钻进她鼻子里毛絮絮在心里翻来覆去。她左嘉宁怎么能这么胆怯呢?不能。

    她直视他的眼睛代替萧欢请他吃饭。他笑意灼灼,说,好啊,一定准时。

    昨晚是个梦境,她已经明确告诉过自己。她快疯了,她觉得因为他的出现彻底将她分割成两个人。一个左嘉宁她流眼泪满心矛盾像个悲情的苦角,另一个左嘉宁为了拯救那个她反而掉入了水深火热的大坑里。

    尉迟嘉就站在大坑外围,他在说,左嘉宁,你先下去,我随后就到。

    这么多年了,他还是这么不仁义。说闯进来就闯进来,说离开又离开了。

    “嘉宁?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合口味?”萧欢问她。

    “不是不是。”她连忙否认,一抬头,又看见那道近在咫尺的目光,她拿出全身的力气,回敬他一眼。

    而尉迟嘉却觉得那一眼实在没气势。

    “对了,你和嘉宁的关系不错,你们是……”私人时间,问个私人问题不过分吧。

    马锦文看着嘉宁,发现她的脸色刷得变了,捣了捣身旁的萧欢。

    “我们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尉迟嘉答得很顺畅,然后看着嘉宁继续说,“剩下的……暂时保密。”

    嘉宁猛得站起来,说,“不好意思,先失陪。”

    她站在洗手间里对着镜子深呼吸,然后出门,却没想到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捞过她,然后她就这么木然地瞪着眼睛看着他的脸在自己的眼前无限地放大,直到她闭上眼睛,才惊觉自己被他吻住了。

    她使劲推开他。

    “早晨我看见那个送你来上班的男人,他也看见我了。”他这么说。

    嘉宁觉得自己的唇上还留着他的气味,她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好欺负,搓圆捏扁你说了算?你就当尊重尊重我,那么难?”

    “你拒绝我,就是因为他?”他不接她的话,她的怒意也充耳不闻。

    “不关你的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他在人来人往的狭窄小过道上伸出手来紧紧抱住她。“我一想到他也这样抱住你,我就生气。”

    再见面,深情时有,蛮横时亦有,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你不知道早晨我在他面前的表现有多糟糕。”他原本以为那些只属于年少的冲动幼稚他没赶得上品尝,却没想到,这么多年后,还是被他拿捏地很准确,如果没有成熟的理智,早晨会发生什么?

    嘉宁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承认我忌妒他。”说完,他拉起她的手,就往前走。

    “你要去哪里?”她问他。

    “我为了你砸坏了一只表,你不觉得你该赔我一只么?左嘉宁?”他说得理直气壮。“放心,不会太贵。”

    “那是你自己一相情愿地冒傻气,时间怎么可能停的下来?”嘉宁反驳他。

    “哦?原来你还记得,我以为你昨天醉的把什么都忘记了。”他说,“我要你亲自替我戴上。所以,为了避免你再次溜走,现在你跟我一起去停车场。”

    他打开车门让她上车,嘉宁站定了卯足了劲一脚踩上他的脚,说,尉迟嘉,你不止有病,还疯了?

    “我发现还是醉了的你比较可爱,也比较诚实。”他这么说。

    上车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然后侧过身来,一手按住她的下巴,伸出另一只手,抚上她的眉头,说,“自从我再次看见你的第一眼起,你就一直皱着眉头,或者是……”

    他不说话,伸手做出一个流眼泪的动作。

    “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的样子一直是笑着的,笑得很骄傲也很漂亮。”他趁她呆楞的间隙,再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

    他完全已经占了上风,嘉宁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干什么。

    尉迟嘉把她膝上平放的包打开,找到她的手机,拿在手里,开始翻她的收件箱。

    “你看好了,这条信息。”他把自己昨夜发给她的信息翻出来,读出来,“左嘉宁,这次你会让我等多久?但愿不是又一个七年。”

    嘉宁把这条信息来回翻看了不下十次,他说要等她,她怎么会不明白。然而现在被他这样读出来,简直真实地不象话。

    “你看好,现在我帮你把它删掉。”说完,真的删了。

    嘉宁夺过来,发现没有了。“你怎么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她生气。

    “现在我有了新的决定,我不想等你了,我要把你抢回来,你等着。”这么说的时候,他娴熟地倒出车,发动引擎,开始平稳疾驶。

    “不可能,我已经和林海杰在一起了。”她说,看着他的侧脸。

    “而且我们住在一起。”她继续说。

    “时机成熟了,我们会结婚。”

    “结完婚,生孩子。”

    “最后吃好穿好白头到老!”

    突然猛得急刹车,好个吃好穿好白头到老?!

    “你再说一遍?”嘉宁不知道她的话正在敲碎他一直引以为傲的理智。

    他直接把车停在路中间,不顾周围的催促的声音,冷冷凝视着她问。

    “白头到……”没说完,一股力气几乎能把她捏碎了,他重重覆上她的唇,几乎要把她胸腔里的力气全都挤压出去,逼迫她只能依靠他,才可以继续呼吸。

    直到车再次正常行使,她听到他的声音。

    “同居结婚生孩子?这就是你的步伐?那好,我和愿意配合你一起完成。”

    嘉宁睁大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把他约出来,我替你们分手,就现在,马上。”他把油门踩到底。

    “你没资格插手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嘉宁嘴硬。

    “没资格?你看过自己的眼睛么?你一直在撒谎。为什么?你看我的眼神和从前一样,怎么能说不爱就不爱了呢?”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不管她有什么苦衷,他现在都决定不接受。

    “你不打我帮你。”他伸出一手来夺她手里的电话。

    “尉迟嘉!你简直蛮不讲理!”嘉宁大声职责他。

    他充耳不闻,依然不放弃。

    “停车!我要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