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窗外的白光混合了暑气好象已经着了魔,想要挤干这世上所有的水分,包括她的眼泪。

    林海杰后来在接受审问的时候这样说,他说,“那天早晨的气味特别难闻,你们没闻到么?那味道很残忍,也很可恶,我受不了。”

    他抱着头,当时他真的感觉有一只坚硬而粗糙的手把他正捏着一把小刀塞在口袋里的手那么使劲地拽了出来,然后指使他狠狠戳进了一个男孩的肚子。

    血是喷出来的,他麻木地看着他捂着肚子冲出了厕所的门,血流了楼梯的一地。他一点也不后悔,直到警车把他带走,他也不后悔。

    他看见汪添英惨白的脸,她冲过人群朝自己伸出了一只手,唇已经发抖,嘴里嘟哝着混球混球……他知道她想扇他一巴掌,他会不闪也不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这是一场灾难。

    又一场灾难发生在傍晚,校园里一爿空寂,夏蝉的演奏已经开始上演。

    黎昕握着一只钢笔,站在教室的顶楼。

    风拽着她的裙角,她才是罪犯,看她究竟干了什么?她害了嘉宁,害了林海杰……所有人都不会原谅她,包括自己。

    她太容易被触动,而在她决定透支了所有的义无返顾,随着一个人的身心一起飞到远处的时候,却发现,受伤更容易。

    她闭上眼睛,风吹得她眼角生疼。

    然后,她紧紧抱住怀里的一只钢笔,朝前,再朝前……

    坠落的时候,她的头朝下,眼泪倒不出来,只能闭上眼睛静静聆听风声鼓鼓地灌进她的耳朵,耳膜碎了一地,既而等待下一秒的头破血流。

    她是在晚上被发现的。她摊开在花圃里的身体,被手电筒的一束昏黄光线照射到,门卫老王看见她身下的泥土几乎被血染红了,少女闭着眼睛,满嘴巴的血。

    救护车赶来的时候,她完全没有知觉,但是所有人都目睹了她曾睁开了眼睛,一双几乎被摔碎的眼睛,充满血,伸出了手在自己的身旁摸来摸去,像是在找东西……

    老王说,太惨了,太惨了,简直不敢看。

    惨不忍睹。

    这场浩劫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几乎没人真正知道。学校积极封锁消息,可是,三天后,它仍然上了新闻头条,人们举着报纸觉得不可思议,而后摇头惋惜一阵唏嘘,说,现在的孩子太脆弱,真可怜……

    然后,它所有的悲哀转化成了茶余饭后的短暂谈资,之后,它能被人们所记住,完全依靠着它仅仅所剩下的告诫和启示。

    两年后,学校陆续换了几任校长。然而最终,这所曾经辉煌的学校被市里的另一所学校合并,搬去了新校区。

    门卫老王在最后搬离前的夜晚,听见有人狠捶早已锈蚀的铁门,他举起自己的手电筒,看见一张惨白的脸,一个女孩站在门外对他说,“王爷爷,我来找东西,我丢了一支钢笔在学校里。”

    老王吓得一夜睡不着觉。隔天就搬走了。

    后来,都说这所学校闹鬼,听说曾经死过人。

    又过了一年,老学校的地皮被人高价买走,纳入规划。这些曾经负载多少年少记忆的水泥钢筋在几天之间全然坍塌。

    几年后,再也没有多少人记得它。

    时间仍然在走,它赶着要去汇入另一条河流,临行前,它是否也曾经伸手触摸过那冰凉的痕迹,叹息这段往事?

    嘉宁在深夜醒来,真的看见了一只手,抚摩她的头发,柔声叫着,“嘉宁……我的好嘉宁……”

    一遍又一遍……

    最后,她看见那只手颓寂地缓缓垂下,在暗夜里划出一道弧度。

    那究竟是怎样一个苍凉的手势……

    嘉宁听着耳边的闹钟滴答滴答的声音,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