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一直到放学的铃声响起了,嘉宁都没有和身旁的尉迟嘉说一句话,一个字。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闷闷地生什么气,这样小家子气一点都不像从前的左嘉宁。

    到了最后,到底是生尉迟嘉的气,还是自己的气,都气糊涂了。

    而尉迟嘉一向觉得揣测一个人其实很容易,偏偏这样突然就一声不吭的左嘉宁,有点棘手。他觉得她呱呱说话的时候比较简单,如果和这样一个不说话的她相处的话,似乎有点太耗时,而且他也没过剩的精力。

    但是,他却再一次反常,决定管到底。

    “左嘉宁,我们来玩个游戏?”他看她收拾了书包,一副此地不宜久留的阵势。

    “什么?没时间。”他以为她身上装了永不枯竭的电池,明明看出她生气了,却还玩游戏?

    “可惜……其实这个游戏,聪明的人玩起来一点都不耗时间……”他摸清了她的死穴,力道不重,轻松点下去,等着看她自投罗网。

    “那快点……”嘉宁挑眉,决定一试。

    哎……有点傻……

    “尉迟嘉,你那是什么表情?”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很了解自己……”

    “什么游戏?你说吧。不要太幼稚,小心我嘲笑你……”

    “规则很简单,一道题,谁先放弃就算认输。如果他认输,就必须要跟着对方走。”他真的从抽屉里抽出两张纸,各自一道同样的题。

    嘉宁不知道他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但是她一点也不介意他为她度身打造的规则里究竟有什么陷阱,因为她想赢他。

    想赢他。她从没刻意地想要赢过任何一个人,更从没发现想赢一个人是那么不容易。

    “好。”

    半小时后,嘉宁的鼻尖沁出了汗,她埋头苦思冥想,发扬实干精神,而他却悠闲的抱着手臂举步轻松惬意,完全是在轻敌!

    其实,根本不是她想得这么简单,不过,她还是中了他的计。

    终于,嘉宁忍不住大叫推开题目以此表明她对他的轻敌不满情绪,却没想到,他拿着空题问,“左嘉宁,你这样算不算认输?”

    他自我感觉太良好,好到让嘉宁心里没底。

    “不管你认不认,你都输了。”

    “为什么?”她不服输。

    “因为这题是个死题,根本无解。”

    “你作弊!”凭什么让他不战而胜,更可气的是,到头来,不论玩虚玩实都是她竖白旗。

    她赢不了他。

    “我遵守规则。”

    “这不公平!”

    “左嘉宁,你也要遵守规则。”

    跟他走?嘉宁半信半疑,却没想到,他是拉着她去找东野弋。

    这次嘉宁是真的生气了。

    她甩开他的手,一边走一边说,尉迟嘉,你厉害,你能毫不费力地就猜测出了所有端倪,可是你不给我留余地,你有什么资格披着友谊的外衣拆穿我的私隐?你不知道谁都有想遮掩的秘密……

    尤其在你面前。

    她往前走,嘴里的不满控诉顺着他追上去的脚步,碎了一地。

    他一一捡起了,说,左嘉宁,我在帮你,你确实需要有个人在你背后推你一把。该道歉该表明立场你该说一句,而且这一点也不难堪,你该勇于面对,而不是回避,那样不是我认识的左嘉宁。

    她忘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他都在参与。

    可是,她明明打算把这些都抛至脑后划分到微型待忽略栏目里,不料,他却返身把这只烫手山芋从地里拔起,还让她丢开难堪,用心捧起?

    最后整件事情由东野弋牵着黎昕的手从他们怒目而对的眼前不迫的走过而收场。那雨后秋意袭人,傍晚薄阳微晕。嘉宁看见与她擦身而过的黎昕,她垂着眉眼,脸色殷红如一朵雨后驻扎在泥土里,正卯足了所有力气试图开放的彼岸花。

    越是烂漫,就越接近尾声结局。

    兵荒马乱散了场,头顶残阳似抹了血,随意涂在半蓝的天空中,一阵风吹来,有凉意。

    只留下俩人僵持着站在原地,他拧直了俊朗的眉紧抿了嘴角,她就是能让他生气。她硬着嘴巴不忘轻哼出气,彼此气焰在瞬间膨胀难以相较高底。

    他自认为是自己难得的一片好心报了废甚至被她踩在脚下做了驴肝肺,而嘉宁觉得这一切简直就是在拍电视剧,剧情拼拼凑凑,再剪辑完毕,才发现原来不是喜剧,更不是悲剧。

    他率先走开,风度荡然无存。

    无疑是火上浇油。

    嘉宁背过身去,冲着他的背影大喊,“尉迟嘉,真谢谢你的好意。”

    话里的讽刺,他听得清清楚楚,终于忍不住掉头,磨牙切齿,说,“左嘉宁,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