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怒放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匆匆返回学校,嘉宁一言不发,任凭他拽着她的手往前走,如同拖着一名随时会临阵脱逃的士兵。

    她突然停下来,察觉到自己该好好平复呼吸,因为刚刚他实在跑得太快。

    “哪栋楼?”他转过身来,问她。

    嘉宁用手指了指,又垂下头来。

    他伸出手来再次拉她的手腕,似乎已经发现她根本不想再往前走。

    嘉宁犟一下,想甩开他的手。

    “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他的腿甚至都有可能会断。”他吓唬她,因为他发现了她的害怕和退缩。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他会躲……”以她的力气,怎么能把他那么轻易地推下去,原因恰恰是他根本毫无防备,所有来得及自卫的条件反射都被刹那间的愤怒和不敢相信给吞没。

    “你觉得我在多管闲事?”他继续拉她,她仍然不愿意往前走。

    “有点。”到了这时候,她还是嘴硬。

    “那我管定了。”他忽然松开她的手腕,扯住她书包的肩带,毫不犹豫地迈开脚步往前走。

    嘉宁抬高了手拍打他拎住她的手臂,而他却死活不愿意松手。

    “你松手。”她有抬脚踢他的冲动。

    “不松。”他眯起眼睛,面对她的竭力挣脱竟能把这两个字说得云淡风清。

    “不用你多管闲事!谁要你多管闲事?”她咬牙,也毫不示弱。

    “我从来都没有这个特别的嗜好,不过今天我管定了!”他拧眉冷睇着她被涨红的脸。

    嘉宁生气,气到快把眼泪涨出来,连忙憋住,不肯让眼睑放行。

    “是不是也没人叫过你胆小鬼?”他不顾她突如其来的沉默,发现她忽然不再挥动双手,将她轻松拉上楼梯台阶的第一级。“胆小鬼。”

    嘉宁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踏上了哪里,她知道他根本不会松手,她也不回再有力气回头。可是,为什么呢?明明是东野先招惹她,她受了委屈,偏偏现在却又被他当成罪人拎着走。

    “你为什么要拉着我,我才不想上去,一点都不想!一点都不想!我才不管他腿断了没有,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他先来招惹我,我才是受害者……”她一边絮絮地指控,一边终于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连忙用手背擦干净。

    他没时间理她,第一件事是直奔三楼,却发现早已空无一人,再绕到教室里检查一番,仍然没有任何人的踪影。

    他把双手插进口袋,走下楼,看见左嘉宁半靠在墙边发楞。

    “上面没人。”他如实向她汇报。

    听见他的声音,嘉宁抬起头来。

    “现在你是不是该告诉我那人是谁?”她的那一眼里,有怒气有委屈,还有……指责,就是没有感激。

    他开始面无表情,自己明明是在帮她,不过可惜,他的名字似乎已经被她拖到黑名单里。

    果然。

    “他是谁又不关你的事情。”这感觉太糟糕,所以凡是问题都毫不犹豫地被眼泪过滤掉。

    继续那个多管闲事的话题。

    他真的是在多管闲事?这个念头用两秒钟在他脑中盘旋替他的双脚做决定。

    那就走好了……

    还没走下楼梯,就听到身后的声音。

    “他叫东野弋。”

    他也不回头,静待下文,而左嘉宁却没了声音。

    天色渐渐沉了下去,他终于发现她的固执和她突如其来的眼泪一样凶猛有力。

    呼出一口气,那就帮人帮到底……

    转过身来,拽住她的手,往前走。这次嘉宁没有抗拒,可能她也知道这是他的“多管闲事”对她的固执所做的最后一次让步。

    错过了,他们就只能站在楼梯上。他没办法为所谓多事找到台阶下台,而她也没办法抛开面子说这一切其实本来就是她的不对。

    学校里很静,静到似乎能听见彼此的呼吸,还有偶尔几声她想强忍的抽噎。

    “左嘉宁,你哭什么?”

    她哭自己不是故意,而已伤害了别人却成了事实。

    除此之外,她更像个孩子,惹出了纰漏害怕遭受批评,如果还有,那便是委屈……

    而嘴上却说,“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哭了?”

    尉迟嘉撇撇嘴,松开仍然抓着她的手,觉得自己反常地彻底。

    “你为什么要推他?”别问了,尉迟嘉,你太多事了……

    “条件反射,还有自卫。”而东野弋却没来得及。

    “你还真善于保护自己。”快点走吧,快回家,天都快黑了……

    “伤到他根本不是我的本意……”她再次申明。

    他摇摇头,关于这点,他也无能为力。

    “你一个人回家?”尉迟嘉,你果然多事……

    她应声,背正了书包,头也不回地往回家的方向走。

    尉迟嘉站在路口,看她的脚步显然还没从刚刚的情绪里平复,他叹口气,终于决定跟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