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40】

【240】

    【240】丹夏到此的第二日,是个大晴天,天老爷很给面子的高悬头顶。丹夏立在军前,对面……是朝思暮想的那个人。明明昨日腹背受敌,应该大伤元气,可离军依旧气势冲天,阵前那人一身银甲,在烈日下如天神下凡。离得有些远,丹夏看不清他的眉眼,但她知道,他此时一定眼睛动也不动的看着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这一刻,他与她分属两个阵营,他们此时是敌对的关系,下一刻,他们的人马便要拼个你死我活。可此刻,阳光正好,你我皆安。丹夏觉得老天己善待她。

    战鼓擂响,旌旗舞动。

    丹夏催马上前,同一刻,对方主帅亦打马而上……离得近了,更近了,近的能看到彼此的眉,彼此的眼,近的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北夜灏看着丹夏,认真看着,他有多久没有看到她了,明明没有多久,却觉得仿佛分开了几生几世。她瘦了些,秋寒月昨夜说,她最近吃不下睡不香。她在担心他,为了她,她不惜用计夺得晗军统帅之职。为了他,她数日不眠不休赶来此地,为了他,她险些成了众矢之的。

    “北夜灏……”

    “丹夏……”两两相望,似有千言,似有万语,可真的见面才发觉。其实什么都不用说了,只要一个眼神,便己说明所有。

    “开始吧。”丹夏浅笑着抽出腰间月噬,薄薄的剑身反射着银光,将丹夏映衬的犹如绽在枝头的桃枝,那样的香与丽。

    北夜灏点头。同样抽出腰间宝剑。他的剑,厚而窄。曾经斩敌无数,更多次救己命于危机之时。

    两剑相对,剑无风自鸣,神兵利器都是有灵魂的,它们也能感觉出对手,尤其是两柄神兵在两个势君力敌人之手。

    丹夏率先出招,她陡然飞身纵起,跨下马儿一声长鸣,前蹄骤然直立,借着这个势头,丹夏一跃数丈。月噬横在身前,直直刺向北夜灏。

    北夜灏执剑横挡,两柄神兵相碰。迸发出轰然声响。

    “丹夏,数日不见,功夫果然大涨。”北夜灏赞道。

    “当然,本姑娘聪慧的很。我就是习武习得晚了此,若跟你一起自幼习武,功力定然在你之上。”被心上人称赞,丹夏很受用。一脸笑意的道。

    北夜灏摇摇头,小女人似乎越来越嚣张了。

    可,他喜欢。

    而且,丹夏自有嚣张的本钱,何况她现在可是晗女帝,身份几乎与他持平,北夜灏回想了一下,发现丹夏的身份真是几起几落,从苑国最受宠的公主,到离国冷宫姝妃,再到晗女帝。

    而他与她的距离,也如她的身份。想到昨夜秋寒月所说之事,北夜灏一声长叹。他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按秋寒月的意思,他便在战场上将丹夏擒下,然后强娶……

    强娶两个字让北夜灏颤了颤。

    其实这个主意他很动心,可是不能。丹夏若在战场上被他‘俘虏’而来,即使随他回无垠,在后宫中也难立足。最好的办法便是他与她战个平手,然后双方议和,他求娶晗女帝。这个方法虽然场面了些,丹夏未必喜欢,可是最保险。

    虽然他的求亲或许被晗国诸臣非议。甚至被本国诸臣反对……不过,无所谓,他是皇帝,归根到底他说了算,至于二人成亲后,丹夏的身分若东窗事发,他也只能感慨老天怜悯,知他思念姝妃,便送了个与姝妃相仿之人以慰他之相思。

    ‘他的’文妃都可以肖似己故太子妃林清依,为何他的新妃不能酷似他的姝妃……他将事情小声于丹夏说了,丹夏果然不太乐意,觉得就这样回去颇无趣,竟然还提议他入赘。北夜灏的脸登时变了,如果不是手上依旧挥剑与丹夏打的‘热火朝天’,他真想将她拖进大帐,好好‘教导’一番。

    他堂堂灏帝,竟然‘嫁’给晗女帝。这像话吗……丹夏点头,确实不像话,所说她是说着玩的。

    北夜灏气的牙痒痒,偏偏二人还得在数万人面前演戏。假装打的难分难解。

    丹夏见北夜灏一脸无奈的表情,开怀的笑了。

    其实怎么娶怎么嫁她无所谓,反正也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连孩子都曾经有过了,还在乎这个嫁娶形式似乎有些本末倒置了。她只是有些不甘心,当初自己想方设法逃了,兜兜转转一圈,又灰溜溜的回去。虽然晗女帝的身份让她很有面子,可她还是觉得有些憋屈,尤其是他的后宫中还有那么多女人。

    丹夏知道自己委实太过小气了,毕竟皇帝后宫如果没几个女人,会被嘲笑的。皇帝的女人不仅是女人,还是各方势力身份权力的角逐。而且,她应该相信他,就像他所说。

    他对上官嫣冉己无情义,之所以依旧尊她为后,只是不想失信于她。

    而自与上官嫣冉成亲始,他从未碰过她。

    说这话时,二人的长剑正撞在一起,火花四溅那刻,丹夏隐约见到北夜灏的俊脸一红。他在害羞吗?丹夏觉得心情好了些。她既然己决定与他并肩战斗,宫里那些女人,她自然会想办法解决。至于上官嫣冉,只要她本份的做她的皇后,她亦不会招惹她。

    两人的谈话颇顺利。己将日后权利进行了一番由表及内的论述。例如丹夏即是女帝,偶尔也可以会会朋友,见见兄弟,如秋寒月,云涯,偶尔也可以进宫陪陪她。

    北夜灏的让步让丹夏很满意,男人就应该这样,要胸襟开阔,要相信自己的爱人。

    至于以后侍寝之事。则完全看丹夏心情,北夜灏不得强迫,不得因丹夏心情不佳,偶尔拒绝侍寝而去别处寻找慰藉。不得……不得。

    总之一番不得下来,北夜灏悲催的发现,似乎自己除了看她,其余都是不得做的。

    虽然感觉颇丢男人颜面,可面子那东西,忒不实际,即不顶吃,也不替喝。而且多数时候还是累赘,即决定弃之。反正现在他后宫的女人也实属摆设,便由着她闹去。至于上官嫣冉,如丹夏所说,她不去招惹便好。

    至于李太后,说到太后问题,二人过招的速度加快。

    北夜灏力主尊老,丹夏想了想,最终点头,虽然不是他亲娘,可好歹养过他,权当敬老尊贤了,可她没忘记在濮阳时,李太后对她的态度,那是明摆着不喜欢。北夜灏听完丹夏的话,冷笑出声。

    他当然不会喜欢丹夏。

    但凡能助他之人,她皆不喜欢。最终连上官嫣冉亦被她嫌弃,最后弄进宫一个文妃来。

    他与她虽然没有明说,也算暗中达成协议。他敬她,尊她,随便她做什么,只要不干涉离国朝政,可她显然是个闲不住的,这个文妃来的不清不楚。只是眼下,她没什么动作,他便只当不知。

    二人乒乒乓乓的找的热闹,身后各有数人观战,只觉得自家主帅真是世外高人,这高来高去的,身法煞是飘逸,可看来看去,似乎谁也占不到优势,不是你找我一下,便是我还你一下。最终,两人对了一掌,然后各自退后……

    北夜灏双拳一抱,道了句‘承让了’挥手示意收兵。

    丹夏微微点头,算是还礼,也示意收兵。

    诸人虽然疑惑,可见自家主帅委实大战了一场,想必己是累极。而且双方气势势均力敌,苦战之下,必有损伤,其实谁也不愿命断于此,虽然大家都嚷嚷草革裹尸是忠良。

    最后,双方同时后退。

    那吴姓将军今天观丹夏与离国灏帝一场厮杀,在心里对丹夏重新评估了一番,觉得丹夏是个有真才实学之人,当晚二人商议军情之时,明显对丹夏和善了许多。

    丹夏与吴姓将军正在商议明天大举进军……有侍卫来报。说离使求见。吴将军看看丹夏,吩咐侍卫将离使带进大帐。

    当看到进帐之人,丹夏身子一颤。还好她迅速控制住了。

    对方趁着吴将军低头看信之时,对丹夏摆了个鬼脸。

    丹夏咬牙,暗恨北夜灏,咋派狄晖来了,万一这合亲提议失败,狄晖岂不危险。那昊将军看完信,明显拿不定主意,请示丹夏如何办,丹夏假装莫测高深的想了想,回应昊将军,上报。

    吴将军一想也是这么个理,这可是个大事,若成,说不定能升他官。既便不成,他也没什么损失,于是将狄晖留下,安排了住处,同时派人携着密信,迅速回转晗城。

    夜半三更,丹夏一身夜行衣,躲着侍卫,钻进了狄晖的营帐。

    想到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还要小心隐身,丹夏再次在心底腹腓北夜灏。狄晖果然没睡,察觉到有人进帐,忽啦一下坐起来,不由分说的跪地便拜。

    “参见娘娘。”

    “起来吧,你怎么来了,北夜……灏帝怎么派你来当使者?”狄晖不客气的起身,自顾自落坐,他与丹夏颇熟,自是知道丹夏不在意这些,只是这礼,却是灏帝吩咐一定要行的。至于原因,他觉得灏帝一定在吃姬主子曾救过他命的醋。因为那一次,姬主子险些受伤。

    “陛下派属下来,就是想让娘娘担心的。陛下说,有属下在,娘娘才不会反悔。”

    丹夏那个气啊,她冒险过来,便听了这么句话。

    叮嘱狄晖小心,丹夏很快闪身离开。

    回到自己的大帐,她又好好问候了一番北夜灏,这才脱衣上榻。

    离国既然派使者来议和,这仗,自然是暂时不打了。丹夏命令部队原地修整。

    那边,离军与姬夜华却打的火热,离着数里,似乎还能听到两军的厮杀声。吴将军有些做不住了,毕竟当初来时,公孙桀吩咐他不惜一切代价,助姬夜华的。于是来找丹夏商量。

    丹夏笑着安慰了几句。吴将军人虽憨厚,却敢不傻,他现在隐约察觉出了什么。

    丹夏见瞒不住他,索性素手一伸,点了他睡穴。

    世界终于清静了……

    没有晗军相助,姬夜华败走只是时间问题。这点,丹夏很清楚,其实她心里也着实很犹豫……姬夜华好歹是这具正主的兄长,现在她在意的男人和正主的兄长在打仗,她到底要帮谁?

    还没等她决定。战争己经结束,平城被离军攻下,姬夜华率众逃离,灏帝命人追赶,最后姬夜华跑到丹夏的营外,求见丹夏。

    念着血脉相连的份上,丹夏准见。

    兄妹相见,按理说应该分外眼红,可以前苑国在时,兄妹俩便没什么感情,现在硬要做出兄妹情深的样子委实有些难。而且姬夜华一见丹夏,便将丹夏一阵痛骂,大抵是她忘本,没心没肺之类的。

    丹夏左耳进,右耳出了。啥叫忘本?啥叫没心没肺,她似乎与他不熟。犯不着用身家性命助他,何况,他便没有想过,他是痛快了,可死的却是那些好容易才安顿下来的苑国百姓。即使打胜了又如何,皇袍加身,万人山呼便那么重要。还是他有皇帝隐?

    什么血统高贵,纯属无稽之谈。

    你是皇帝,血统便高贵,不是皇帝,你血统便什么都不是。

    或许,她与姬夜华的世界观不同。总之,俩人这次见面很失败。

    姬夜华劝丹夏与他并肩而战,甚至承诺取胜后,将苑国一半领土分封给她,丹夏笑了,她现在的行情真是水涨船高,一个晗国己够让她头疼了,她要苑国国土做甚?开发房地产吗?

    兄弟俩最终不欢而散。

    不过丹夏没打算将姬夜华当礼物送给北夜灏,毕竟还要讲几分兄妹情面的。

    只是,她没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姬夜华的计谋,一个姬夜华与他幕后之人的计谋,而那幕后之人,究她一生,也想不到,竟然会是……

    ***此时的离皇宫可谓是山雨欲来。

    因为前线传来消息,灏帝失踪,生死不明。

    李太后闻之,失声痛哭,甚至哭到晕厥。那时文妃亦在,一个心急,竟然也同时昏了,这可忙坏了御医,一番诊治。太后并无大碍,只是伤心过度。反倒是文妃,大出诸人意料。

    她竟然是喜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