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39】草长莺飞之约

【239】草长莺飞之约

    【239】草长莺飞之约这几日,公孙桀简直是度日如年。他想不明白事情怎么几天时间便变得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开始有人声讨指责他专权跋扈。

    手下幕僚副将们急的团团转,也想不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他心里清楚,此时若让丹夏登帝,等待着他的将会是什么。

    这己不是简单的二人拼杀,他要付出的是他全部的身家。包括手下这些死忠将士的命。

    他知道这便是政治,从来是残忍的。只是他想不出,这样残忍的局面,竟然会是看着那样柔弱的女人使出,他甚至不知道她是如何出手的。

    百姓拥立女帝的风潮如雨后春笋,一发不可收拾。

    摆在公孙桀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他拒不应,如果百姓依旧这样冥顽不灵的闹,他可以派兵镇压。只是这样的他,与以前的晗帝有什么区别。那他付出一切为之努力的新朝代又有什么意思,另一条路便是顺应**,拥丹夏为女帝,只是到那时,一切,都将变的不同。

    整整两天两夜,公孙桀没有合眼,第三天,他推开书房门走出来时,似乎一下老了十岁。俊俏的脸变得一片颓废,他直接去找了丹夏,表示自己败了。只求丹夏不要为难他的属下,而他,任丹夏处置。

    丹夏看着他,缓缓的笑了。

    她不会杀他,有他在,晗军才能称为晗军。

    他们只是政治信仰不同,并不是什么非要你死我活的深仇大恨。此次,她小胜一局,只是因为他没有看清,百姓才是国之根本,就像那句话所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他败便败在,太小看了百姓,高估了自己军队的能力。

    “公孙将军请起,不管我是谁,苑国公主,离国皇妃,还是晗国女帝,你只要知道,我是姬丹夏,而姬丹夏,不会杀自己的朋友。”

    朋友……

    公孙桀沉默良久,最终,膝盖缓缓的弯曲。这一次,他诚心诚意跪倒在她面前,只有这样的胸襟,才配为帝。而他,愿意为今天的决定承担一切后果。

    新帝登基的日子定在三月后,据说那天是个宜嫁娶,宜出行,宜动土,宜迁坟……反正是诸事之宜的好日子。日子决定以后,礼部开始准备女帝登基事宜,大到女帝穿的龙袍,小到女帝脚下的一块青砖,勿必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反而是要登基的女帝,以菩萨梦示需斋戒为由,在府中避不见客。斋戒是什么,大家都清楚,一般在做一件大事前,都需要斋戒更衣,多则七天,少则一天。可女帝一斋戒便是三月,实属前无古人。女帝不见客,只吩咐一切事宜,酌情办理,有拿不定主意的,可以去问公孙将军。

    一听去问公孙将军,礼部官员有些发怵。

    谁不知道公孙将军与女帝不合。现在女帝登基,傻瓜才会去触那霉头。于是,礼部官员空前忙碌,为防止验收时女帝不满意,每个步骤都准备了三套方案,甚至龙袍也准备了三件,有描龙的,有锈凤的,还有龙凤缠在一起的,总之勿必做到哪怕是个最能挑刺的人,也挑不出一丝不当之处来。

    礼部在忙着女帝登基。百姓在忙着闲聊女帝登基,官员在忙着猜测女帝登基场面。总之,大家都很忙。

    大家以为最闲的女帝姬丹夏同学。此时正在马不停蹄的赶路。在与公孙桀的斗法中,她己取得阶段性胜利,做为失败者的代价,公孙桀将自己的兵符交给了她,派往前沿的几万将士,也交由丹夏指挥,如果丹夏能追上他们的话。

    丹夏自然是追不上的,她坐下马匹虽然是万里挑一的良驹,可要想追上千里外的队伍,也是需要时间的。可是,丹夏最缺的便是时间,与公孙桀斗法,己经lang费了几天,想办法在百官的眼皮底下脱身,又lang费了几天。她其实不太敢深想的。

    也许深想的结果便是,北夜灏己经惨败了。

    丹夏带的人不多,只有一百随从,其中大部份是秋寒月派到她身边的。

    此次陪她出来的是秋寒月,云涯不得不留在晗城为她压住阵脚。有云涯在,对公孙桀也起个震慑的作用。不是丹夏心软,公孙桀其人,真的动不得,动他一人,牵连晗军数十万人,丹夏也没时间与他周旋,只得将云涯留在晗城。只希望这一次,公孙桀能放下心中的执念,真心归顺。

    又赶了近十天路,除了每天被秋寒月勒令一定要休息的三个时辰,丹夏几乎全部在马背上,有时候吃饭喝水也在马背上进行,她终于理解了草原人为什么以马为家,实在是在马骑的太久了。

    与丹夏的焦急不同,秋寒月却是一日沉默过一日。

    丹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秋寒月对她来说,是个很重要的人。她不想伤害他,可她做的每件事,又似乎都在伤害他。

    “阿月,我有些担心云涯,你能不能帮我回晗城看看他……”

    “……”

    “阿月,张驰最近没来消息,是不是伤口发炎了,你要不要回离都看看他……”

    ……

    例如这样的对话数不胜数,丹夏知道秋寒月不会离开她,就像他同样了解,伤害他不是她本意一样。虽然眼看着丹夏毫不犹豫的奔向北夜灏,他会心疼,可看不到她,不知道她安全与否,他的心会更疼,两相一比,他宁愿眼看着她心疼,也不想胡思乱想的心疼。

    被丹夏说的烦了。秋寒月冷冷一哼。

    威胁丹夏若她再胡言乱语,便将她打包带回晗城或离都,果然,丹夏乖乖住了口。沉默气息包围着二人,其实他们都清楚,并不一定要说些什么。之所以让自己的嘴不停,只是因为,一个忧,一个怕。

    ***离军与姬夜华对峙的小镇唤平城,是原苑国与离国接壤的一个小镇,此时,平城城门紧闭,平城外,离军军容齐整,十万离军将平城围的水泄不通,就在眼看平城即将沦陷之时,离军遇袭,来袭之人从离军身后包抄,灏帝果断下令侧翼包抄……

    最终,偷袭之人并未占到便宜,不得不撤回。离军损失惨重,对平城的围困却一丝未动。

    丹夏便是在这个时候赶到的。

    她赶到之时正是深夜,她亮出兵符,被带队的将军恭迎进大帐。那将军姓吴,三上左右的年纪,是个性子有些木讷的汉子。见到丹夏,他满心疑惑,尤其是丹夏下令不可轻举妄动之时。

    他接到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助苑皇子。

    现在主子的主子来了,竟然下了一条相反的命令。丹夏看着面前一脸憨相的吴将军,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不怕碰到聪明人,聪明人自然一点就通,她更怕碰到这种蠢忠之人。她很快意识到,这是公孙桀留给她的又一难题。

    见那吴姓将军依旧面带猜疑之色。丹夏只得改口道,明日她亲临阵前再做定夺。吴姓将军终于点头,面上猜疑之色散去不少。

    夜,一道黑影如惊鸿,从晗军营地而出。因为速度太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很快,这抹身形出现在离军营地外,他附在暗处观察片刻,身子如飞鸟,一个飞纵,己经身在离军大营中。

    北夜灏还未睡,他正在连夜批发北夜扬快马加鞭送来的紧急文书。这时,他突然神情一紧,随后,一声冷喝。

    “既然来了,何必藏头缩尾。”

    他声音落下后,帐外一声轻笑,随后帐帘一挑,有人信步而入,看到那人的身影,北夜灏的胸色不由得沉下。“秋公子深夜来访,有何见教。”北夜灏与秋寒月是相看两厌,如果有可能,他们希望彼此谁也不要出现在谁的面前。

    只是,因为相同的人,让他们不得不一次次面对彼此。这一次,也如此。

    “见教不敢当,我只是看不惯那个傻女人整天提心吊胆的,便决定走这一糟。”

    傻女人是谁,二人心中有数。姬丹夏是也……

    听秋寒月提到丹夏,北夜灏放下手中朱批御笔,抬起凤眸,二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擦出激烈的火花,最终,秋寒月一声轻叹。

    “我不是败在你手下,而是败给姬丹夏的死心眼,北夜灏……你知道吗?即使她失忆,也不愿与我亲近。她心里本能的防备着,全天下,只有你才能让她放下那份戒备。

    可你却深深伤了她。

    如果有可能,我真的不想放手。”可是,她会为难。想起路上她愁苦的脸,秋寒月只觉得自己仿佛身处冰天雪地中,不见一丝暖阳。

    他很奇怪,姬丹夏那人身上似有魔力,跟她相处日久,就会变得像她那般瞻前顾后。

    如云涯,明明那么淡漠的一个人,为了她,在离开晗城前一晚,竟然与他话别半个时辰,一路叮嘱他要如何照顾丹夏,颇有向话唠发展的潜质……

    如公孙桀,一个将权力看的那般重的人,最终却甘愿附首,将一切予她。

    如北夜灏,他是他认识的所有人中,最无情的一个。可最终,也逃不脱姬丹夏的情网。

    而他,在为她付出了那许多后,竟然还为她的幸福忧心,甚至不惜深夜赴险来找情敌相商。

    只要牵扯到姬丹夏,一切的不可能都变成了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