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37】交战

【237】交战

    【237】交战随后几天,丹夏拉到北夜灏病体痊愈出征的消息,一时感慨良多。他真的挺过来了,真好。有时她也想,他是那样一个高傲的人,这点小伤怎么会伤了他性命,不管如何,他安好,这对她来说便是最好的消息。

    随后很长一段时间,再没有什么关于他的消息传来,丹夏只得告诉自己,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日子便这么过着,很快,进入初秋。一晃眼,又到了灏帝生辰,相识几载,只有一次,她为他庆生,那碗面虽然做的不尽如人意,可好歹是她正儿八经第一次下厨,似乎与他分别后,她连下厨的心思都没有了,今年他生辰那日,她却突然想吃面。

    自己便下厨煮了一碗,尝了一口,确实难以下咽,她不由得疑惑,当时那碗面,他是怎么一口气吞下去的……原来,那个时候,他便己在纵容她了,其实仔细回想,他一直是纵容她的,只是彼时,她看不到罢了。

    这几年,经历过那么多事,数次在生死边缘徘徊,她觉得自己再不是当初那小家子气的姬丹夏了,她己学会在得到一些东西前,先要舍去一些,这便叫有得有失……

    待来年草长莺飞……

    待来年。

    ***最近丹夏与公孙桀的关系很尴尬。

    二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公孙桀大多数时光花在治理吏治,安抚百姓之上。他劝过丹夏称帝,依旧沿用旧稀谓:晗国。

    丹夏便是第一任晗女帝。而他愿做丹夏坐下第一武将。云涯是第一文臣,至于秋寒月,因他身份特殊,不好明面上任职,便让秋寒月担任晗国隐卫首领一职……公孙桀当时说这话时,一脸的意气风发,让他那张本就俊郎的俏脸更是漂亮的如秋月海棠,丹夏看着看着,不由的笑了。

    丹夏一笑,公孙桀似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表情一敛。

    “公孙将军想的倒长远,本公主很是佩服。”

    “……属下逾越,公主莫怪。”公孙桀低眉敛目,俯下身来。

    “没有逾越,怎么会逾越呢。这本来便是将军应该操心之事,倒是本公主平白拣了这么个莫大的便宜,不如,还给将军?”最终,公孙桀灰溜溜的遁了。

    丹夏一直搞不清公孙桀一定要她挑这个大梁,是否真的因为她是苑国公主?如果只因为这所谓的珍贵血统,姬夜华岂不更真贵,人家是真真的苑国皇储,若没有苑国亡国之灾,指不定,现在人家己坐上苑国国君之位。

    以前公孙桀不知有姬夜华其人还情有可原,可现在他知道了,为什么还‘霸’着她不放。丹夏不由得深思起来,连云涯何时进了屋都没发现。

    云涯见丹夏趴在案上,一副颓废样子,不由得蹙了蹙眉。

    这女人最近十分懒散,军务政务一概不管,虽然他十分甘心为她操持这些,可这女人总这样养着,尽早养成只猪,他虽不在意,却怕到时她被灏帝嫌弃。

    “丹夏,该睡了。”丹夏眨眨眼,回过神来,哦了一声,起身便要回房。云涯一把拉住她。丹夏疑惑,看向云涯,云涯一声轻叹。

    “你知道现在什么时辰了吗?”

    丹夏摇摇头,转身看看天,似乎还亮着。“云涯,你耍我。”什么该睡了,害她以为自己能耐见长,一走神便能走一天。

    “姬丹夏,你觉得我有时间耍你吗?”云涯示意丹夏看看他手上抱的厚厚一沓公文。丹夏自知理亏,抱歉的一笑。“能者多劳,等回头和公孙桀知会一声,给你加俸银。”

    “姬丹夏,不要转移话题,你刚才在想什么,想的那么出神,我进屋半晌,也不见你睫毛眨一下。”把公文放到案上,云涯摆出一幅咱俩长谈一番的表情,丹夏轻叹一声,她觉得云涯上辈子一定是欠了她,所以这辈子才来赎罪,自从当了她的随从,便没过过一天安生日子。

    眼见一切步上正轨,可因为她对未来的不肯定,害得他也没办法生根扎芽,明明好好一个国之栋梁,却只能做幕后英雄,就连自己撰出的法典上,也不能大大方方的署名。

    见丹夏一脸戚戚,又想起刚刚来时,碰到的一脸愠意的公孙桀,云涯大概知道症结所在了。

    “丹夏,不管你想做什么,大胆的去做。”

    “可是……”

    “没有可是,不管是我,还是秋寒月,最在意的便是你。你即不喜受约束,便不要当这个什么女帝。至于晗国未来如何,自有定数,你勿需多想。”云涯轻声道,他并没有野心,对上这个所谓的晗国权臣并不热衷,只要丹夏高兴,他随时可以放下手中一切,随丹夏离开。

    “云涯,我觉得当初救你一命,实在是占了大便宜……”

    “诚然,我也这么觉得。”云涯淡笑,丹夏也被他最后一句话逗笑了,一扫刚才的颓废之姿,就如云涯所说,人各有命,晗国与她关无太大关系,说她冷情也好,说她硬心肠也罢,明摆着公孙桀有什么重要之事瞒着她,让她当这个女帝,恐怕也没什么好心思。她为什么受他摆布。如云涯所说,腿长在她身上,她随时可以离开。

    而且眼下晗国大定,丹夏相信,只要公孙桀不是商纣王那样的昏君,只要他一门心思按照云涯制定的法典,律典治国,虽然不敢保证他能当个旷世名君,做个守成之君还是不难的。

    主意己打定,丹夏不觉的轻舒了一口气,其实很多时间,退一步海阔天空,离明年的草长莺飞之约还有数月,她可以慢慢赶往离国,想想有些好笑,明明当初一幅拼死也要逃出离皇宫的想法,可现在她却要巴巴的自动跳进去。

    原来,日久变的不仅是相貌,还有人心。

    又与云涯计划了一下离开的路线,丹夏觉得此事还需谨慎,最好避着点公孙桀,虽然他不一定能拦住她,再有云涯的‘朋友’助阵,他们安全脱身的机会很大。可多有事不如少一事,此事,还是隐密些的好。云涯点头,将离开的路线物资之重责一力扛下,丹夏甚心慰,觉得自己委实大才小用了,可云涯开心,所以说,这世间之事,便没个道理可讲。

    丹夏计划半月后离开,那日是晗国的庆收节,城里会举办一场很大的祭祀活动,公孙桀一定忙的分身乏术。到时,她借机出城,定然事半功倍。不想……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她们计划离开的第五日傍晚,丹夏才用过晚饭,正想出门散散食,公孙桀来访,一脸焦急的表情。丹夏将他让至大厅。“公主,出事了。”公孙桀第一句话,就让丹夏心一沉。公孙桀其人,虽然没有云涯来的稳重,却也是个撑得住场面的人,现在他说出事了,丹夏的第一反应就是北夜灏出事了。

    “何事?”饶是心下担心,丹夏出口的声音也甚是镇定。

    “离军闯入我晗境,此时正与姬皇子战江而望。”

    丹夏听到这里,心下一轻。“这算什么大事?他们喜欢隔江而望,便由着他们望去,干我们何事?”

    “公主,话不能这样说,灏帝不打招呼便闯进了晗国。可见不把我晗国放在眼中,此时若我们还不有所表示,灏帝定以为我们软弱可欺,待他与姬皇子一决高下后,定然来侵我晗国。倒不如……先下手为强?”

    “将军有何高见?”丹夏做斜耳恭听状。

    “倒不如……从灏帝背后偷袭,与姬皇子联手,让离国大军来得去不得……”有的时候,丹夏很佩服公孙桀,他明明知道自己与灏帝的关系不清不楚,虽然这样形容自己有些掉价,可话糙理不糙。他明明知道自己与灏帝关系匪浅,却还能在她面前出这样的主意。

    背后偷袭!

    丹夏冷冷一笑。

    “将军是不是早打好了这个主意?不管本公主同不同意,将军都是要出兵偷袭的?”

    公孙桀俊脸一绷。“公主这话委实伤人,属下不管做什么打算,都是为了公主好,为了晗国好。公主不应该这样妇人之仁,需知姬皇子若败,我们晗国便陷入死局。眼下,正是反击的好时候,公主若此时还一味护着灏帝,会让兄弟们寒心的。”

    “寒心,恐怕不只是寒心吧。还会哗变呢?”

    “……公主英明。”

    事情就像秃子头的虱子,明摆着的。

    丹夏觉得自己正在一步步接近真相,她有种预感,很快,她便会知道公孙桀奉她为主的真相。眼下的局势,她是弱势。她明义上是公孙桀的顶头上司,可这人在晗国经营日久,手下自有一帮唯他马首是瞻的死忠手下。

    她虽然最近也见了些功勋,得了些真正的支持。

    若在平日,她与他可打个平手,可在此时,在灏帝大军入境的此时,她没信心能一举斗败他。而没信心的事,她姬丹夏不做。

    公孙桀有一句话说的不错,此时,她若再不表态,晗军恐生猜忌,放在平日,她也不俱,可在此时,在北夜灏孤军深入的此事,若晗军真如公孙桀所言,背后搞个偷袭,北夜灏定然一个头两个大。

    这事,如何了才是两全,丹夏一时难以抉择。

    可公孙桀今天来,显然并不打算给夏抉择之机……“属下己命五万将士整装,己于今日清晨出城。”

    “公孙桀,你这是……先斩后奏?”丹夏怒极反笑,声音轻轻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