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35】妾心

【235】妾心

    【235】妾心北夜灏自登基以来,平内乱,破加罗。功绩自是无人能及。可同时,他也数次受伤,每一次都未好好将养。直到与姬夜华一战的败绩传来,灏帝终于一口鲜血喷出,此后,陷入昏睡。

    数年来,劳心劳力,又加上数次伤重,伤及根本。这一次,灏帝的病来势凶凶。而偏偏在此时,姬夜华的大军势如破竹,连破离国几城。

    离国诸臣心下惶恐,有不少大臣见皇帝病重,便再次提起议和之事。

    这次不仅要将苑国土地全部归还,还要将原来属于离国的城池割出几坐。条款提出后,扬王当场发了火,灏帝病重之后,一切朝政皆由扬王主持。

    他见这些大臣一个个贪生怕死的样子,哪有不动气之理。

    而扬王再气,灏帝不醒,他也没法最终定夺。那一边,李太后也放出话来,支持议和,朝上林司丞也在游说那些主战之臣,一时,离国如行驶在海上的一艘风雨飘摇的小船,随后有么lang高船沉的风险……

    秋寒月之所以迅速赶来,便是问丹夏要怎么办?

    依旧隔岸观火吗?

    还是帮某一方……丹夏久久沉默,而她沉默的时间越久,秋寒月的心越忐忑,与丹夏相识之后,他变得都不似自己了。以前遇到这种事,他会守先考虑怎样做对自己有利,如果帮姬夜华能得到更多的实惠,他会毫不犹豫的舍北夜灏而就姬夜华,相反,他会舍姬夜华而就北夜灏……

    只是现在,他会首先考虑她。

    考虑她的……心。

    如果她想助北夜灏,他虽心中不愿,却会帮她。

    无它原因,只因为那样做,她会高兴。也许,真如张驰所言,他己毒根深种,无药可医……

    而此时的丹夏,心里仿佛有千匹骏马在奔驰,搅得她片刻不得安宁……她示意秋寒月去休息,秋寒月担忧了看了看她,最终转身离开。

    帐中只有丹夏一人,她安静的坐着,一直坐着。

    直到入夜,她终于抬起眼睛。

    随后,她走向帐中长案……从袖中拿出一方锈帕,那是她自己的手笔,虽然牡丹绣的像菊花,虽然蝴蝶绣得像蜜蜂……这方帕子,北夜灏曾经见过,当时,他笑弯了腰,她从未看他那样笑过,仿佛这帕子是世上最可笑之事,这本来是锈给他的,她一气,塞进了自己的腰包。

    后来,他开口要过,她生气过后,是真的觉得丢人,便不打算给他。

    现在,她掏出来,将它平整的铺在案上。凝神想了想,随后咬破中指……她脑中不由得出现他的样子,他一边笑,一边问她,这是芍药还是荷花?这是蛾子还是蜘蛛……想着想着,她觉得眼前一片模糊。

    她想他,疯狂的想他。

    她的眼泪滴到帕子上,润湿了血色的字……

    明明几句话,她却写了很久很久,每一次落指,都缓慢的仿佛用尽了一生的时间。

    直到子夜十分,这封血书才完成,她将血书用火漆密封好。不顾夜深,连夜去了秋寒月的营帐。在秋寒月越来越失落的眼神中,将封着漆的血书交给他,郑重拜托他,一定要交到北夜灏手中。

    秋寒月接过,承诺必送到灏帝面前。

    丹夏拜谢,才终于察觉出时辰己晚,秋寒月起的匆忙,只披了件外衫。连忙告退,就在她要踏出营帐之时,秋寒月突然从背后紧紧抱住了她……

    “丹夏,你怎么这么残忍……”

    “……阿月,我……”

    “不要说,不要说出来。其实我知道的,你心里一直有他,一直有,只是我以为我始终陪在你身边,早晚有一日,你会忘记他,早晚有一日,你会看到我的好,丹夏……”

    她怎么能,怎么能让他看到她红肿的眼,看到她伤痕累累的手,看到她……的心。

    怎么能!

    难道她不知道,他的心,会因她而痛。

    他多么想将此事永远藏在肚中,可他不能,他了解丹夏,如果他不问,她也许永远也不会说,她宁愿他活在这种虚幻的假像中,宁愿他以为自己是她最在意的人,其实,不是。

    永远不会是,他常常想,是不是因为一次迟到,而一生迟到……可他真的不想放手,他有种感觉,这一次,他若放手,一生便再难有机会将她拥进怀里。

    想到这里,秋寒月越抱越紧,紧的丹夏觉得心房生生的疼着。

    对秋寒月,她一直心存愧疚。

    她努力过,就像她曾经承诺过的,她努力爱过他,可人的心就是那么奇怪,无论她怎么劝说自己,怎么安慰自己,秋寒月自始至终,只能是良师,是益友,是兄弟,是亲人。

    丹夏试着挣了挣,可没有挣开。她不愿在此时用功夫,用他教给她的功夫,挣脱他。

    “就这样,丹夏,让我抱一抱你。你知道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这天下间,只有你,是我没有办法伤害的。你啊……明明受过那么多苦,却总是学不乖,北夜灏那厮有什么好。除了长的比我更像女人……”秋寒月气闷的道。对丹夏,就如他所说,他没法去伤害。这仿佛是一种心灵的诅咒,只要一想到她伤心落泪,他便觉得自己是个罪大恶极之人。

    张驰总说他前半生做恶太多,所以老天派来了姬丹夏惩罚他,让他求而不得。秋寒月苦笑,也许张驰那吐不出象牙的狗嘴,这次真的吐出了象牙。

    怀里的娇躯那么香,那么软,他感觉这是他求了几辈子的缘份。

    可他只能愣生生放手,看着她如只彩蝶飞向别的男人怀中。不是不心疼的,可是想到若强迫了她,她会痛。她痛比他自己痛更让他难以接受。他只能,放开。

    最终,秋寒月缓缓的,一丝丝松开手。

    最后,替丹夏理平弄乱的衣衫……“傻女人,我没事。”

    他没事,他怎么会有事,不就是最终没让她爱上自己吗?或许,下辈子,他幸运些,比北夜灏更早遇到她。到那时,伤心痛苦的便是他北夜灏了。

    “阿月。”

    “好了,别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我会以为你改变心意,再次同意我的求亲。”曾经,他离幸福只有一步之遥,未料这一步,却成了他们之间永远的沟壑。

    目送着丹夏离开,秋寒月回身,手中拎着丹夏给北夜灏的信。

    这封信似乎有千金重。他有种预感,这封信,对丹夏和北夜灏的关系将有莫大的影响。是送,还是不送?他苦笑,老天似乎总喜欢和他开这种玩笑。很多年前,老天让他选择是当离国三皇子,还是当寒夜楼楼主。几年前,老天再次让他选择,是不管不顾当个权倾天下的君王,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意,当个世上闲人。一年前,他选择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替她解媚药,还是顺着她的心意,将她送到北夜灏怀中。

    今天,他又将选择,自己是否要推波助澜,将姬丹夏硬生生推向北夜灏……

    最终,他苦笑。

    其实,没的选择不是吗?

    因为,相比之下,他更看不得她落泪。

    ***离国,无垠城。

    灏帝病重的消息不径而走,离国上下一片惶恐之声。

    有担心苑国会长驱直入,自己沦为亡国奴的,有怨当初便不该去攻苑国的,还有人叫唤着早些将加罗还给加罗残余皇室,省得加罗日后与离国清算。

    不仅市井一片不安之音,朝堂上,更是波涛暗涌。

    今天一如以往,灏帝未临朝。朝政由北夜扬主持,议政伊始,林司丞再次旧事重提,这次他的理由更充分,言苑国姬夜华己连下三城,若再不议和,离国恐有败国之危。林司丞一席话毕,数名朝臣站出声援,使得北夜扬与一众年轻朝臣脸色越来越难看。

    最终,北夜扬冷哼一声。

    “林大人,不送几坐城池给苑国遗将,你心里不痛快是吗?”

    林司丞一听这话,立马怒了,仰头指天,赌咒发泄自己若存了害离国之心,天理难容。随后又指责北夜扬以权谋国,妄图颠覆离国。

    北夜扬冷笑。

    颠覆……这是他北夜家的离国,他就是再风流不羁,不问世事,也不至于傻到将自家的江山拱手相送。林司丞又用言语挤兑,大意是北夜扬没得到皇位,心生恨意,所以才引狼入室。

    林司丞这样一说,那几个平日与北夜扬交好的年轻权臣不乐意了,大家你一嘴,我一嘴的,各不相让。好好一个议政用的明熙殿,简直沦落成了市井泼妇互骂的菜市场。就差扔菜叶子助战了。

    这时……卫逸的声音在殿外陡然扬起。

    “陛下驾到。”争执的声音瞬间顿住,迅速偃旗息鼓。朝臣们迅速归位,行参败大礼,山乎‘万岁万万岁……’北夜灏缓步踏上白玉石阶。端坐在龙椅上,对卫逸轻轻一摆手臂。卫逸会意,大喝着重卿平身……诸臣起身,皇帝在上,自然是不能直视的。可灏帝病重数日,听传闻,御医每日侍药天和殿,灏帝却没有什么大起色。怎么突然间,皇帝竟然驾临明熙殿,而且用眼角余光观其面色,依旧是熟悉的清冷高贵,未见一丝颓败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