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17】晗国将军

【217】晗国将军

    【217】晗国将军看在他们对主子还算忠心的份上,丹夏决定出手救他们的主子。这两人虽然做法有欠妥当,可让她想起了曾经的那绿与阿碧,如果她身中剧毒生死未卜,阿碧阿绿为了救她,也会这么做的。

    丹夏走上前去,翻看了二人的伤口,最后让那两个侍卫去外面候着,二人虽然不放心,可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家主子毒发身亡,两人再次跪地叩首,这才相携着出帐。随后丹夏对云涯点点头,云涯会意,招呼着阿卡父子一同出去。阿卡很想留下来,他发现自己竟然看走了眼,这个女人非但不是柔弱之辈,与此相反,竟然是个高手。

    那漂亮的招式,比他阿爸还要厉害百倍。

    他想看一看这个漂亮女人怎么救人。可是……云涯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阿卡,阿卡便觉得全身冰冷,身不由己的迈着腿与阿爸一起出了毡房。

    阿卡终于有些了解了,为什么像云大哥与秋哥哥那样厉害的人物,会同时看上一个女人,原来这个女人就像草原神女,有让天下苍生都俯首的异能。

    帐房外的气氛有些紧张,这边阿卡想尽办法想从门缝偷窥丹夏怎么救人,那边,两个侍卫也是焦急万分,想上前去看个分明,又怕因为自己的突兀行为而让主子失去生还之机。这里,似乎只有云涯是真的一幅置身事外的样子,或者可以说只有他是真正了解丹夏的,丹夏既然说能救,他便信她。

    很快,大概只有一盏茶的功夫,丹夏出来了。云涯上下打量着她,发现她的脸色很苍白,脸色登时一沉,二话不说的拉起她便走。

    丹夏任云涯拉着,边走边回头告诉两个侍卫。“你们主子剧毒己解,再将养些时日便会痊愈了。”在二人膜拜的目光中,被云涯拉回了暂住的毡房。回到毡房中,云涯缓缓掀开丹夏的衣袖,果然见到手腕上有一道还在淌血的伤口,不由得轻声一叹。

    这个女人想做什么,他是阻拦不了的,只是她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让他担心。虽然知道失些血不会让她如何,可那人是谁?是敌是友都尚且不知,这女人便用她那比黄金还金贵的,能解百毒的血去救人。真是让他不能不气。丹夏知道云涯为何生气,他是气她不心疼自己。

    他哪里知道,如果不是想起了阿绿与阿碧,她不会这么鲁莽的,可那人委实伤的重,再任由毒血那么淌下去,一时三刻便会毙命。连阿卡都知道救人一命胜造七坐佛塔,她救上一救又如何。何况那人一直是昏迷的,并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她这一血宝血,确实珍贵异常,秋寒月开玩笑的说过,她是因祸得福,天下人吃一颗九转回心丹己是难得,她却吃了两颗,似乎正是这两颗九转回心丹,不仅让她百毒不侵,连带着她的一身血,都有了解毒的功效。

    “你放心,那人是敌是友都与我无关,既然到了这里,便打算好好当个牧民发家致富,至于其它,我现在一概不感兴趣。”丹夏拍着云涯的头安慰着,云涯的紧绷的俊脸终于有所松动,丹夏见此,暗自笑了笑,云涯这人平日没什么脾气,但凡这种人一发起脾气来,简直吓死个人,还好今天他只是微微动怒。

    “云涯,我饿了……”这是百试百灵的招数,果然,云涯一脸无奈的看了看她,最后乖乖起身去准备饭菜,丹夏因为吃不惯草原的火食,这一日三餐便一直是云涯在打理。别看云涯是个男人,可论起做饭,十个姬丹夏也比不上一个云涯。

    一个时辰后,吃着香喷喷的烤肉,丹夏不由得感慨自己身边怎么都是这种极品呢,秋寒月便是个上得厅堂进得厨房的好男人,现在连云涯也是这种类型。

    为什么……

    为什么她喜欢的不是他们?

    而偏偏去喜欢那个满心只有江山社稷的离国皇帝。

    而被丹夏偶尔想起的北夜灏,现在也正在用晚膳,他今晚被太后唤来,听了半个时辰关于要他多纳后妃,争取早日诞下皇子的‘好心建议’后,被李太后留在栖凤宫用饭,上官嫣冉陪在一旁,三人远远看去,倒是颇为合乐融融,俨然是母慈子孝的一家人。只是……李太后眼角带煞,上官嫣冉唇角孤度渐冷,而北夜灏,倒是个无事人般,缓缓吃着碗中的饭。

    “嫣儿,本宫还是很中意你的,你即识大体,又温柔娴淑。只是你要知道,皇嗣之事可是重中之重的大事。你与灏儿大婚有一年了吧,肚子却始终没有动静。那些个老臣总在本宫耳边念叨,本宫也是没有办法,这才想着让林相再送个女儿送来,那个柔依本宫是知道的,那孩子看着挺乖巧的,不想竟然做出了那种事,实在让本宫寒心,不过林相的小女儿本宫曾经见过,知书达礼,林相更是朝中重臣,若他的女儿能为灏儿生下皇长子,也算是一桩美事。嫣儿,你不会不愿吧?”李太后看似在问,可那语调,那声音,那眼神,都在告诉上官嫣冉,此事己定,她这个皇后最好识时务的点头。

    若是不愿,没她的好日子过。

    上官嫣冉心里委屈,她也想为他生儿育女,可是……可是自始至终,他从未碰过她,她一个黄花大姑娘,又怎么能生下孩子。

    她恨李太后的先斩后奏,却毫无办法。不由得将目光看向身旁的男人。

    那个她爱到骨子里,却伤她伤到骨子里的男人,她知道他舍不下那个姬丹夏,可那又如何,那个姬丹夏最终还是离他而去,他却不得不放手,若不放手,李太后一早便出手对付姬丹夏了,这个女人看似满嘴仁爱,实则心思最是深沉,她哪里是为离国好,她根本就是想安排自己的人潜伏在灏帝身边。可她却毫无办法。

    现在这个局面,一切都要看灏帝如何应对。

    这个时候,北夜灏终于侧身迎上上官嫣冉的目光,随后淡淡一笑。“一切,全凭母后安排。”一句话,将上官嫣冉的心碾碎……

    她满心的爱恋,她无尽的期盼,似乎瞬间被面前男人温柔的笑颜打破,上官嫣冉瞬间面无血色。这时,北夜灏柔柔的安抚声音响在她的耳边。

    “嫣儿,不要惹母后生气,朕的心中,始终是有你的……”

    上官嫣冉苦笑,他的心中真的有她吗?如果有她,为何一年都不碰她一下,他们最亲密的动作便是他温柔的吻了她的额头。

    “只要是为陛下好的,嫣儿都支持,嫣儿多谢母后的安排。”苦,真的很苦,她以为没有了姬丹夏,她终有一天可以幸福的。可是,她的幸福到底在哪里?那一天多过一天的日子,那一日多过一日的宫妃,还是那遥不可盼的……恩宠。

    李太后满意的点点头,伸手招呼婢女布菜,一家人‘合乐融融’的晚膳继续……

    ***阿蒙草原。初春的风总是很大,诗中云,三月春风似剪刀,这便是阿蒙草原真实的写照,救下那人之后的几日,草原仙女似乎发了一场很大的怒火,狂风卷集着乌云,从草原一扫而过,阿卡说这是因为那些歹人将那位公孙公子重伤,惹怒了草原仙女,所以狂风才会扫过阿蒙草原,那是在为草原‘搞卫生’。阿卡的原话是‘清理毒瘤’。

    丹夏不知道那毒瘤有没有被清理,反正她在毡房中整整困了五日,第六日,天终于放晴了,瓦蓝瓦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不知是不是因为草原仙女的怒火都被释放了,阿蒙草原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

    丹夏正从毡房中走出,迎而走来三个人。

    两个侍卫搀扶着一个年轻男人。这人便是阿卡口中的公孙公子了。救人时,丹夏并没仔细看他,只知道这人生的不错。现在换了身衣衫,理顺了头发,丹夏不由得赞一声……绝色。

    晗国人普通高大,身材魁梧,这人却生得高高瘦瘦,一向蓝衫穿在他身上,真真被他穿出了蓝天的感觉,他的眼睛很漂亮,黑幽幽的分外明亮。不似北夜灏的凤眸,也不似秋寒月的皓目,他的眼睛像阿蒙草原,里边有着一马平川的坦荡。

    丹夏从不相信一个人的眼睛可以说话,可这个人的眼睛便是一篇锦绣华章。

    那人安静的任丹夏打量过后,才俯身拜下。

    “多谢夏姑娘出手相救。”

    丹夏笑着摇摇头。阿卡唤她夏姐姐,这几个人便以为她姓夏,尊称她夏姑娘。凡夏无意解释这个小误会,反正她与这几人只是萍水示意那两个侍卫扶起他们的主子。“公孙公子不必多礼,小女子只是碰巧遇到。公子的伤己无大碍,再将养几日,便可以离开了。”丹夏并不想多事打听这们公孙公了的遭遇,只是……这个姓公孙的男人来见她,显然己经有所打算。

    根本不顾她想不想听,他将自己的身份,遭遇一五一时的说给了丹夏。

    丹夏听完咂舌,没想到她无意中竟然救了个身份显赫之人。这人竟然是晗国庶边将军公孙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