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16】救人

【216】救人

    【216】救人丹夏自从离开濮阳后,便一路朝晗国而来,晗国国力相比离国与加罗要弱些,晗国多数人以牧马为生,他们随着草场迁徙,所以皇族在牧民心中的地位并不如离国加罗那么坚固。这也是晗国没有趁离国内乱之时而搅局的根本所在,晗国人虽勇,人口密度却很低。就像丹夏现在住的地方,诺大的一片草场,只有三两户人家。

    他们见丹夏远道而来,热情的将自己闲置的毡房给了丹夏,相比之下,这里的人更敬畏英雄,尤其在云涯一众驱群狼之后,简直把丹夏一行人当成仙人下凡。

    在离开濮阳后,秋寒月与云涯一路护送丹夏,他们这个三人姐,一个是寒夜楼楼主,一个武功脑子都不错的前苑国公主,一个能驱万兽的异御来客。可以想像战斗力是多么的强大。

    一路上也碰到过几泼不长眼睛的山匪歹人。只是那些山匪碰到他们,这当山匪的日子算是到头了,不是被秋寒月三招两招废去武功,便是被云涯挥手招来的老鼠追的抱头鼠窜。

    灏帝虽然没有下令缉拿丹夏,可三人都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虽然被宫兵发现不算什么,以他们的功夫要脱身不难,可丹夏还是决定低调。

    既然己经决定离开,便要与前尘往事彻底挥别。北夜灏是一国之君,一个大意,便会被他发现行踪。好在三人功夫不弱,一路上走的小心翼翼。直到进入晗国境内,也没有发现追兵的踪迹,丹夏才决定在阿蒙草原落脚。阿蒙草原是晗国边境一片很大的草场,每年一到初夏,便会有千万牧民赶着牛羊回到这里,阿卡说,到那时,草原上的牛羊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阿卡是收留他们的牧民家的小儿子。今年十五岁,他自从看到云涯驱狼后,便把云涯当成了菩萨崇拜,一天到晚总跟在云涯身边。

    云涯除了对丹夏,对别人都冷着一张脸,阿卡似乎天生少根这方面的筋,对云涯的冷脸视而不见。云涯赶了几次,便不再理会他。丹夏看着好笑,总笑云涯招来了一条小尾巴。

    丹夏既然决定在此落脚,秋寒月便着手准备。

    在阿蒙草原,当然是做牧民,没有牛羊怎么成……关于丹夏的事,秋寒月总喜欢亲力亲为。所以在安顿好丹夏后,便回离国去选购牛羊,顺便要将完颜部落的牛羊买齐,一齐赶来。

    完颜部落离丹夏所在的阿蒙草原有十天路程,秋寒月估计他这一来一去,得耗时三月。待他回来之时,己是被夏,丹夏己经答应会用草原最醇香的美酒欢迎他。

    这一天,与往日一样,丹夏窝在毡房里与云涯对弈。阿卡急匆匆的闯进毡房中。一把拉起云涯。“云大哥,快去救人。”

    云涯甩开阿卡的手,连表情都没变一下,阿卡随后反应过来,他知道这个冷面云公子只听这个漂亮女人的话,在他心中,云涯是英雄,英雄不应该听女人的话,就像他阿爸,从来不会听他阿妈的话,相反的,他阿妈反倒对他阿爸言听计从。

    可这话他对云涯说过很多变,云涯理都不理,有一次还将他扔出毡房。没有办法,阿卡只能一脸不甘的拉了**夏。

    “夏姐姐……”

    “阿卡,什么事?”丹夏觉得阿卡很有意思,他每天锲而不舍的缠着云涯,见云涯与她有说有笑,便把她当成了假想敌,不管做什么,都与她对着干,这种感觉又不像在皇宫中那种争宠,更像是一个孩子为了博得大人的宠爱而使些小性子。她知道阿卡不是坏人,只是脾气很直。他只是看不惯云涯什么事情都要听她安排,想让云涯更像男人些,例如他阿爸,那个黝黑的,据说能一箭射死两只雕的牧人。

    “夏姐姐,我阿爸带回一个受伤的男人,那男人伤势很重,阿爸没办法为他止血,阿爸说习武之人只要在人身上点几下,便能很快止血。阿爸让我来请云大哥。”阿卡父子看过云涯驱狼,以为他功夫高强。所以第一时间想到了云涯。

    奈何云涯听后,连眉毛都没动半下。

    他根本不关心,谁爱流血谁流血,只要不是丹夏受伤便与他无关。

    云涯的冷落伤了阿卡的心,小男孩眼里闪着泪光。这反倒让丹夏觉得自己在欺负小孩子。左右无事,去看一下也无妨,何况阿卡一家还这么热情的收留她。

    “云涯,我们去看看。”丹夏话音落下,云涯随即起身。这让阿卡觉得自己被伤害了,他唤他,他不应,那个漂亮女人随便一招呼,他便二话不说的答应。

    “夏姐姐,阿爸说那人伤在腿上,女人不方便去看。”其实那人伤在肩胛,他这样说,只是不想让云大哥总跟在这女人身后,这女人长的虽然很漂亮,比他阿妈漂亮百倍,可大男人,总跟在女人身后算什么,岂不是英雄气短。

    丹夏看着阿卡眼珠子乱转,便知道他又在耍心眼,这男孩心地不坏,只是总喜欢与她叫板。好,她不去,她倒要看看到底谁服软。

    见丹夏低身坐下,云涯也抖了抖衣摆,复又落坐。“继续。”他对丹夏道,随后不顾阿卡一幅快哭出来的表情,再次执起棋子。

    阿卡真要哭了,云大哥怎么能这样?他在帮他啊。好容易那个姓秋的漂亮哥哥离开了,这个时候若不能让那女人臣服,等秋哥哥回来,云大哥哪里还有机会。他就不明白,云大哥与秋哥哥长得都是千里挑一的俊俏,怎么竟然同时喜欢上这个女人。

    “云大哥……”阿卡如小狗般可怜兮兮的唤着,云涯不动如山,最终,阿卡无法,只得再次转向丹夏。

    “夏姐姐,我刚刚说错了,那人没有伤着大腿,那人伤了肩膀,夏姐姐,阿爸说救人一命胜过造七坐宝塔。”阿卡一边拉着丹夏的袖子,一边将从父亲那里听来的话鹦鹉学舌般的说出来。丹夏扑哧一笑。这个笨小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阿卡,你真该好好认认字,说话总是词不达意。”

    阿卡点头如捣蒜,他拉起丹夏,果然见一侧的云大哥随后起身。不由得在心底暗骂云大哥英雄气短,怎么被一个婆娘管的这样严。可脸上,他还是极力扬起阿谀的笑。阿爸说,如果请不来云大哥,今晚便让他睡马圈。

    一个比丹夏住的毡房大了一倍的毡房中,阿卡的父亲与母亲正在手忙脚乱的为一个男人止血,可那男人的肩膀像捅破了血袋子,无论抹什么草药,那黑洞洞的伤口都向处浸着血。榻边,两个侍卫打扮的男人一脸焦急,见丹夏与云涯进来,手本能的摸向刀鞘。

    “阿爸,云大哥来了。”见丹夏二人是阿卡领来的,二人表情缓和了些。

    阿卡爸一听云涯来了,百忙之中回身。“云公子,请帮帮忙,这位公子不知被什么所伤,一直流血不止。”云涯没动,只是站在原地看了看那伤重男子,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在下没有办法,他是中了剧毒。”那人伤口四周己经是乌黑色,流出的血也微微发黑,至于是什么毒,他看不出。

    那两个侍卫打扮的人见云涯似乎没有救人的意思,对视一眼后,双双抽出了长剑。然后齐齐出手,想从左右挟制云涯。云涯身子未动,瞬间,脖颈己被左右两柄长剑架住。

    “这位公子,请帮忙救我家主子,待我家主子保住性命之后,必有重谢。”另一个人也道:“求公子帮忙。”嘴上说是帮忙,可手上的剑一点也不含糊,似乎只要云涯轻轻摇摇头,阿剑就会毫不犹豫的割断云涯的脖子。阿卡父子被吓了一跳。

    阿卡蹦上前来。“你们放开云大哥,明明是求人帮忙,怎么动刀动剑的。”说着,便去拉那侍卫的剑。

    侍卫目光一沉。其中一人似乎有些不耐,手臂一动,长剑便直直扫向阿卡……这场变故来的很快,连离儿子只有一步距离的阿卡父亲都没反应过来,眼看长剑便要扫向阿卡的前胸,说是迟,那是快,几人只觉得眼前银光一闪,下一刻,那砍向阿卡的长剑便铛的一声断成数节。吧嗒下掉到地上。

    阿卡被吓傻了,他甚至连呼救都忘了,他傻傻的看着那个他向来不看进眼中的女人缓缓的将手上那似柔软的长剑收回腰间,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自己的小命便要没了,他没想到,最后关头竟然是这女人出手相救。而且那招数,快的晃人眼睛。

    他不敢相信,一个这么柔弱的女人,竟然出手如电。

    被惊到不止是阿卡,那两个侍卫也是齐齐抽气,被丹夏逼的瞬间后退三步,当然,另一个侍卫手上的长剑也没有保住,此时也落地碎成了数段。

    “若想救活你家主子,便老实些……”

    功夫强弱见真招,两个侍卫对视一眼,然后扑通一声,齐齐跪地。“求姑娘救属下主子一命,属下二人愿以性命相送。”他们的意思是,他们二人冒犯了丹夏,如果丹夏能出手相救于他们的主子,他们的命,任丹夏随意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