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13】杀意

【213】杀意

    【213】杀意一咱走来,他觉得欠上官嫣冉良多.

    曾经他答应过她,只要她生的孩子,只立她生的孩子为储君。可他认识了丹夏,这个小女人并不如上官嫣冉这般温柔体贴,甚至和体贴这个词都不搭边。

    她倔强,一幅牛脾气。常常气得他恨不得狠狠打她一顿。可渐渐的,他发现,只有那个小女人可以挑起他的情绪。他原以为自己生性冷情,即使不是天生的,也被后天抹煞的无情无意。

    除了与上官嫣冉的青梅竹马之情。他想他这一生都不会动情……

    可是,情感真的不是理智可以支配的,哪怕他是灏帝,是百姓口中英明的年轻君主,是百官口中冷情的年轻帝王。他的情,似乎只有那个小女人可以点燃。

    上官嫣冉能感觉出身边的男人己动情,他的呼吸比往日沉了许多,抱着她的手臂也勒得她生疼。她在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自己蜕变为女人……

    可是,就在他抱着她躺倒在榻上的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插入她们之间。抱着她的男人缓缓抽出手臂,一双眼睛温柔的看着她,带着浅浅的笑,与丝丝的**。最终,他只是将她散乱的头发理顺,然后温柔的为她盖好被子。

    “嫣儿,你累了,早些休息吧。”最终,一句温柔却绝情的话了断今夜所有的旖旎**。

    看着一步步走出自己视线的身影,上官嫣冉死命咬着被角,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像市井女人那样撒娇使泼的将他拉住,只有这样才能控制她濒临暴发的怒意。

    她恨……她真的好恨,为什么他不要她,他是她的男人啊。一辈子唯一在意的男人。为了他,她宁愿泯灭自己的良知,为了他,她己变的连自己都不认识了。一切都是为了他。

    她以为经过这一次,他终于看到她的好。她终于守得云开,可是,最终,他还是离她而去。

    这一夜,上官嫣冉彻底难眠。

    以前她只是想杀姬丹夏,觉得有姬丹夏在会影响自己与北夜灏的关系。今夜之后,她一定要杀姬丹夏,一定。一早,她便唤来阿苏,和阿苏说了姬丹夏依旧生还的消息,同时,阿苏也将打听来的北夜灏中毒的消息告诉了上官嫣冉,上官嫣冉惊出了一身冷汗,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万全之计竟然会被人暗中利用。

    她问阿苏这件事情可有外人知晓。阿苏言送信的暗卫己被秘密处决,唯一知道的便是当初与暗卫接头的人。而现在北夜涵己死,那接头之人再难寻到。上官嫣冉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件事情,她越想越心惊,这件事情若是被有心人知晓,告知北夜灏,她即使不是谋反大罪,皇后之位也是难保。

    一时间,她没心思对付姬丹夏,只是思前想后的推敲着……最终,她猛然醒悟,阿苏说暗卫是在太后礼佛的寺院里找到了北夜涵的踪迹。有没有可能……这件事情与太后有关。

    以前她并没有将这位太后放在眼中。当时仗着灏帝偏爱她,就算是这位皇后娘娘,对她也算是礼敬三分。现在身份调转,她成了太后,是她要唤‘母后’的人。一个对亲生儿子都下手的女人,会不会,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这样一想,上官嫣冉登时出了一身冷汗。

    阿苏听完上官嫣冉的话也有些失了方寸。最终主仆二人决定在回到无垠城之前,以静制动。若是太后真的知道什么,或许会露出马脚,若她不知道,回宫后再想办法料理姬丹夏。

    ***至于太后到底知不知道……

    李太后坐在铜镜前,看着自己己经难挽老态的脸一声长叹。想当年入宫时,自己也是十五韶华。而当时的离帝己年过三十,自己明明不愿,可为了那个位置,她忍住了,她媚笑承欢,她委屈求全。可皇帝的宠爱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永远有比自己年轻的女人进宫……在被皇帝嫌弃之前,她用计登上皇后之位。随后,她生下北夜涵。

    那之后,又有几个皇子先后落地,朝堂上下都在传皇后受祖宗庇佑,所在在她登上后位之后,离帝前后得皇子数名。其实他们哪里知道,皇宫从来是世上最黑暗的地方,她登上后位之前,知道宫中几位年老的娘娘,仗着自己的资历,给后妃暗中下药避子。而她们也被人暗害,终生不得生子。所以离帝年过三十,才得到皇长子。她还记得涵儿出生那一夜,他不顾宫中老奴劝解,愣生生闯进她的产房,激动的握紧她的手,告诉他,他们有孩子了,离国后继有人了。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也许是爱他的,哪怕他的年岁几乎长自己一倍。

    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一个女人进了宫,那个女人便是北夜灏的母妃,那个女人生的倾国倾城,一幅狐媚样子。离帝被迷住了,从此后专宠那个女人,后来,那个女人也生下了一个男孩。

    那一刻,她知道自己必须出手了。若不然,这离国的后继之人该易主了。

    最终,那个女人被打入大牢,甚至受辱而死。而那个对她宠爱倍至的男人却明知她遭遇了什么,却冷眼旁观,那一刻,她心死,她发誓,此后只为自己而活。

    那之后,她将那个女人的孩子养在身边。这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只有将隐患掌握在自己手中,她才能高枕无忧。

    她与那个男人一样,冷眼看着这个孩子的宫中挣扎,无数次置身危险关头,她只是冷笑着。可不知是不是这孩子命大,竟然一路闯了过来,最后还想办法出了宫。

    那时,离帝对她己经有诸多怨言,她知道自己是时候隐退了,如果继续留在宫中,等待她的结果不是与那个女人一样,便是冷宫残生。于是,她请旨出宫礼佛。那个男人果然痛快答应了。而且她这一举还得到朝上朝下诸多老臣的赞誉。就算那男人曾经动过废后的心思,也因为那些老臣的死谏而不得不放弃。

    最终,直到他死,她依旧贵了离国皇后。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不足以成大事,只是她没想到他那么没用。当初自己虽然并没有直接支撑他自立,可她将自己精心培养的一部分暗桩交给了他。可他呢,自始至终没有打成一场胜仗,明明人马是北夜灏的一倍有余,却终究败在北夜灏手中。

    她没的选择,努力了一生,最终却功亏一篑……于是,她决定挺而走险,自己的儿子不能成大事,那她便舍弃他,至于自己的底牌……想到这里,李太后阴沉的一笑。北夜灏直到失败那天才会知道自己的底牌是什么。在那之前,便让他再坐几日龙椅。

    至于下毒一事,那是她的最后一招,如果北夜灏真的被毒死,她会给自己儿子最后一个机会。可连老天都站在那个女人儿子的一边。那样的剧毒,最终却被他化解了。不知是不是那个死女人护着他。不管北夜灏多么命大,最终,他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罢了。

    至于那个新皇后上官嫣冉,李太后再次冷冷一笑。那是个笑面狼,表面看起来温温雅雅的,其实心里黑着呢,如果不心黑,怎么会给别人剧毒,毒害自己男人在意的女人。那样的女人,如果利用得当,可以是她的助力,所以短时间内,她不会与她交恶。

    至于那个苑国公主,那是个难缠的角色。

    想对付一个人无非是几种。有的可以用银子买,有的可以用官职换。有的自诩有气节,只要投其所好,也不难对付。可一种人,却是让人束手无策。那便是,即不图名,也不中利。就像那个苑国公主姬丹夏,她听说过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从而在心中草草勾画出一个形象……性格直率,有计有谋,而且用银钱美名都难动摇。

    这样的女人若留在北夜灏身边,早晚是个棘手的所在。

    不如,早些了结了她。

    在某种概念中,其实这位李太后与上官嫣冉是一丘之貉……差别只在于一个级数低些,是初级小boss,一个段位高,己近化为终极**oss。既使原恩不同,此时她们共同的敌人是,姬丹夏。

    而被二人惦记的丹夏坐在屋中,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秋寒月赶忙吆喝着为丹夏加衣,云涯则不声不响的去厨房煮了好大一碗姜汤。事情都被别人做完了,林凤举只能一脸不舍的从怀里掏了几丸无敌大补丸,让丹夏当零嘴嚼着……

    总之,不管明天会发生什么,这一刻,岁月静好,身旁美男还绕。神仙日子也不过如此了。

    ***战役打胜了,休整了些时日,搬师回朝的事宜便提上了日程。

    而且此行人中还有太后与皇后,俨然己是皇家最高配制,所以声势浩大。朝中礼官己挑选了好了吉日。十天后,大军班师回朝……

    看着时间挺富裕,其实不然。皇家仪仗很是讲究,而且此次打了大胜仗,朝廷更得将声势造得空前巨大。近几日,连林凤举这个郎中都忙着脚不着地,更别提狄晖,安曦和他们了,整个濮阳郡守府,似乎闲的只有丹夏这个院子中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