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08】情怯

【208】情怯

    【208】情怯就在刚刚,北夜涵收到一条让他心潮澎湃的消息,那消息来自他的母后,他被人从原太子府救出后,曾去投奔他的母后,可他的母后却一心向佛,隔着门板告诉他好自为知。

    他当时便觉得有异,他与母后自幼亲近,就算后几年母后去礼佛,再不过问宫中诸事,也不应该见死不救。现在他才知道,他的母后不仅没有见死不救,而且还帮了他的大忙。

    原来他才离开母后礼佛的寺院,便有人将一包东西送进了寺中。那竟然是一种剧毒,而母后竟然暗中派心腹将毒药下在了北夜灏身上。那下毒之人他是知道的。他不清楚她叫什么,只知道那是北夜灏暗中送进宫的,他的母后早己查清楚此人的底细,却一直留在身边。

    他还以为母后是将错就错。不想母后竟然在暗中反将那人收买,他不知道母后是如何做到的,只知道那个伺候母后的婢女带着剧毒,找到了北夜灏,似乎她们有自己一套联络的办法,然后将毒下到了北夜灏身上。他一直疑惑为何自始至终没有见到北夜灏的身影。

    原来‘驾崩’并不是假消息。

    母后说那毒解药难寻。就算林凤举的恩师前来也毫无办法,接到消息那一刻,北夜涵阴霾了多日的心瞬间放晴。他再不犹豫,下令手下迎敌。

    北夜灏中毒,生死未卜……此时正是大败敌军之时。那个安曦和不过是北夜灏手下的一个小卒,根本不足为俱。没有了北夜灏当靠山,就算姬丹夏功夫高强,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想明白这些,北夜涵果断出击。北夜锦自然也听到了消息,心下一惊,想着自己此时若不下令,北夜涵岂不稳坐帅职,于是也沉声下令迎敌。

    瞬间,数万敌军如蚂蚁般涌进战场。

    登时便将那只浴火飞凤压了下来。安曦和一直站在阵前,指挥着飞凤阵。眼见这么多敌军冲上前来,心下大骇。大声喊着丹夏,可此时战场是杀声震天,丹夏的耳朵哪里听得到他的叫喊声音。眼见敌人如潮水般涌来,丹夏用力咬了咬樱唇,借着这抹刺痛努力将溃散的内气凝聚。

    她的眼角余光看到北夜涵与北夜锦策马向她而来。她知道北夜家兄弟不会放过她的,此时此刻,就算不能杀了她,只要伤一伤她也可以大大打击离军的势气。她现在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退,可保一时平安,可却失去重伤郝连城的机会。进,则有机会为阿绿报仇,可自己却很难全身而退。

    犹豫只是瞬间,下一刻,丹夏再次提起月噬,如旋风般卷向郝连城。

    郝连城用尽全身力气提起大刀相迎,谁料丹夏只是佯攻,就在月噬刺向郝连城胸堂的瞬间,郝连城提剑阻拦之际,丹夏手一翻,长剑紧贴着郝连城的衣衫迅速划下……

    瞬间,杀场上响起杀猪般的嚎叫。

    与此同时,丹夏因为力竭身子一软的瞬间,北夜涵越过诸人的头顶,飞身而上,北夜涵的功夫丹夏是知道的,这一掌若躲不开,就算不死也得废去半条命,可她全部的力气都放在刚刚那一招之上,此时只觉得全身无力。眼见不能躲开,她只是用尽全力侧了侧身子,瞬间,北夜涵的掌风己至,一掌击在丹夏的后背……

    霎时,丹夏觉得眼前似乎升起一层雪雾,她有片刻的时间失去了所有的感觉。身子轻飘飘的,似乎己踏上了黄泉之路。

    耳边隐约响起惊呼声。

    似乎在唤她的名字,可她觉得连声音都那么模糊。那一刹那之后,痛意袭来,瞬间侵袭她的五脏六腑。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被人打一下可以这样疼,好像身子里的零件瞬间调换了位置。她的身子轻飘飘的顺着北夜涵的掌风坠下马去,此时安曦和疯了般的奔向丹夏,被丹夏严令指挥凤喙围困郝连城的云涯也瞬间从一堆小兵中窜出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向丹夏。

    就在这时,诸人只觉得眼前一暗。一抹暗色从眼前稍纵即失,当大家再次恢复知觉时,只看到原本应该坠马的丹夏被一个紫衣人拥在怀里,而那个紧衣人正一脸阴沉的盯着诸人。那凌厉的眼光一一扫向四下,最后停留在北夜涵与北夜锦身上。

    “大皇兄,二皇兄,许久不见。可安好……”北夜涵一见来人,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他刚刚获知这个他最恨的人此时己毒入肺腑,眼看就要撒手人寰,可这人却好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甚至刚刚,他那招踏叶凌波的轻身功夫让所有人瞧直了眼睛。

    他一直知道自己的四弟功夫不弱,却不想,竟然己到出神入画的境界。

    姬丹夏坠马,他飞身而来,从头到尾,不过眨眼的功夫。他甚至都没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姬丹夏己被他抱在怀里。

    “北夜灏……你竟然没死?”北认锦不由得惊呼出声。

    “死,二位还活的好好的,朕怎么会死。就算要死,也得看两位哥哥先走,朕才能死的冥目。”他醒后才知道这个女人竟然胆大的上了战扬,他离国就算无将,也不需要一个女人上阵杀敌。他瞬间被她气得险些再次背过气去。还好林凤举后来告知他郝连城也在阵前,他瞬间明白了。

    那女人为什么现身阵前。明白之后,便是莫名的恐惧……

    郝连城这人要说功夫也不一定多么厉害,可这人经历过无数场战争的洗礼,身上自然有一股无人可敌的冷戾之气,丹夏对上他……想到这里,他不顾林凤举的劝阻,在最短的时间赶到阵前。竟然看到这女人被北夜涵偷袭,几欲坠下马去。

    这是战场,无数的战马乱跑践踏。若她真的坠下马去,恐怕凶多吉少。

    他甚至没有想,便本能的将轻功发挥到极致,他甚至不敢相信他自己的动作可以这样迅速,还好,真的是还好,就在最后一刻,他将她抱进了怀里。

    怀里真实的触感让他莫名的心涩。

    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点,他将再次失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