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206】凤凰于飞

【206】凤凰于飞

    【206】凤凰于飞很快,安曦和安排好人马,这才有时间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丹夏,原来昨夜起雾,趁着雾气,敌军全部集结,今天一早,摆出一决高低之态,此时正在营外叫嚣。

    现在的情况是,敌军想回老巢,而他们挡在敌军回老巢的必经之路。想要突围,一定要打赢。丹夏本来决定不再管离国战事,毕竟她来自异世,如果许多计谋在这个世界出现,不知对这个世界有什么影响,蝴蝶效应还是提恐怖的。可当她听说郝连城与北夜涵北夜锦在一起时,心中那股戾气无论如何也再难压下。

    最终,她与安曦和并肩出营迎敌。

    对面,北夜涵北夜锦与郝连城并排策马而立,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出来迎战的会是姬丹夏。

    只见对面女人一身白裙,这略冷的颜色在战场上,却出奇的漂亮。看多了血红,这白色看在眼中,竟然觉得那么丽。而且女人那张俏脸并没有遮掩,在秋风中,显得那般飘渺清灵。

    这是姬丹夏,他们都熟悉的姬丹夏。看到她,三个男人心中都涌起一股兴奋感觉。

    北夜涵与北夜锦对视一眼,二人谁也没动。这个时候,枪打出头鸟,他们二人现在人马相当,未来谁独大还不好说,关键时刻,还是稳妥一些好。见他们没有动作,郝连城鄙夷的撇撇嘴,打马上前。

    “丹夏公主,濮阳一别,别来无恙。”濮阳那一夜,他曾真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个美梦,可回程途中,他左思右想,终于让他察觉出了一些异样。灏帝送他的女人虽然样子像极了姬丹夏,可那女人的身上没有姬丹夏那隐约的淡香。这让他悔恨非常,他自认阅女无数,竟然被人愚弄。

    但凡这种极品女人,身上都有属于她们独有的味道。当初在苑皇宫,姬丹夏从他身边经过时,他便闻到了那股味道,淡淡的,却勾人心魂。那晚,他多喝了几杯,浑浑噩噩的觉得全身都烫,怀中的女人又是那样的极品,抱在怀里,只觉得手感颇佳。现在想起来,似乎一切都是灏帝暗中安排,竟然找了个极像姬丹夏的女人哄骗他。

    他怎么能甘心,所以一怒之下,决定助北夜涵。虽然被耽搁了数日,可他还是赶上了宴尾。比相助北夜灏比起来,相助北夜涵似乎油水更多,北夜涵己承诺待事成之后,送到一掌之地。那便是五坐城池。而且他也有私心,他要一报灏帝相欺之仇,他这么宝贝姬丹夏,不让任何男人碰,他便愣要碰碰看……所以,他来了。所以,他策马立在这里。

    见出来的是郝连城,丹夏俏脸一冷。这算什么?仇家相见分外眼红。看到他,她便想起阿绿那惨白的脸,身上的伤,便恨不得一刀刺死他。

    “说到淮阳,上次将军来此,与陛下商量相助之事,不想数日不见,郝连将军便投诚到敌方阵营了。将军真如淮阳城上那墙头草……”立在阵前,丹夏的声音清灵灵的,并不如何恶劣,可听在郝连城耳中,却出奇的刺耳。

    “你什么意思?”他不理解丹夏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可他知道,那似乎不太中听。

    “将军不懂吗?墙头草,当然是随风倒的。这颇合将军气节。”

    二人离的大概百米,丹夏的声音也不大,却清楚的送进了郝连城的耳中。这是丹夏用了些许内息所至,果然不出她所料,郝连城被她激得胸膛一鼓一鼓的,下一刻,郝连城抽出佩剑。

    “苑国妖女,竟敢辱我。加罗的兄弟们,冲上前去,将那小女人斩于马下。”随着声音,郝连城一夹马腹,身下骏马一声嘶鸣,一马光先冲出阵营。

    北夜涵兄弟一见郝连城竟然这么轻易的被姬丹夏三言两语激怒,不由得露出犹豫的表情,最终,兄弟俩个谁也没有出兵,任由加罗人马跟在郝连城身后向丹夏冲来。丹夏并不急,直到郝连城冲到她身前数米距离之际。一夹马腹,并不是迎上,而是调转马头,跑向阵营,同一时间。喊杀声震天,那个让北夜涵吃了无数亏的飞凤阵启动。

    左右凤翼瞬间将加罗人马裹入其中。

    无尽的血,无数的哀嚎,遮天蔽日的杀气。加罗人凶猛,就算被围,也能以一敌五,离国虽然仗着飞凤阵,却也损失惨重。凤翼被打残,凤头来援,凤头被打散,另一侧凤翼来救。

    郝连城也陷入死战,他不愧是加罗魔鬼将军。一人一马,一剑斩一人。他的目光冷冷盯着丹夏,手上长剑翻飞,诸人眼睁睁看他斩出一条血路,丹夏冷冷一笑。不顾安曦和的劝阻,竟然飞身而起,一道白光在诸人头上划过,瞬间,一道银光闪耀。下一刻,那抹银光己经冷冷缠上郝连城。

    郝连城很意外,他没想到姬丹夏竟然会功夫,而且敢身入敌军之中,与他相斗。

    他不由得一阵大笑。

    一手掀翻一个离国小兵。长剑收回,铛的一声与丹夏的长剑相碰,二人各退了一步……这一幕,不止郝连城惊诧,阵后的北夜涵与北夜锦,甚至安曦和都很意外。刚才那道身影漂亮的无法用言语形容,她就像一道惊鸿,眨眼间由诸人的头顶飞过。带着一抹流光……

    他们从来不知道,一个简单的招式,竟然能这般漂亮。甚至有不少将士,因为抬头看她,而被对手一剑砍翻马下。

    “她是姬丹夏?”阵后,北夜涵惊诧的道。

    “是,想不到她竟然身怀绝技。”北夜锦阴沉的回应,与阵前的姬丹夏比相,自己得到的姬媛简直一无是处,而他竟然傻的想用她威胁姬丹夏,那样的族姐,如果是他,他也不会在意。姬丹夏美的像那高高绽放在枝头的幽兰,散发着迷人的冷香,而自己竟然妄图用一枝随处可见的野花去让幽兰俯首……是他太自不量力了,还是姬丹夏太华贵了,根本不是他可以染指的。

    “为什么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全都属于北夜灏……”最终,北夜涵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