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89】退敌5

【189】退敌5

    【189】退敌5狄晖不明所以的看着面前的一幕。自己人似乎战了优势,打的叛军无还手之力。对方人虽多,迎战这样的队形却束手束脚,明明身后数以万计的将士,真正与守军交手的却只有数千人。

    时间久了自己这方肯定吃亏,可眼下,似乎还能多顶一会。

    “主子,为什么退兵了?现在将士士气正旺之,应该趁胜多杀几个叛军。”

    “不用,这样就够了。”此时撤下正是时候,如果再打,很容易被敌军看出虚张声势,这时候撤回,敌军才不会追击。

    守军很快撤回,狄晖眯着眼睛向远处看去,果然见敌军没有追击……“姬主子,你怎么知道他们不会追?那郡守不是告诉他们,我们只有三万守军吗?”对于打仗行军,狄晖真的不在行,他与北夜扬其实属于一路货,对女人与玩乐的兴趣永远大于打仗,可北夜扬与狄晖比起来,又多了些心计,那是属于皇家特有的遗传基因。

    狄晖之所以被北夜灏视为心腹,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自幼一同长大的情谊。相比之下,林凤举医术了得,安曦和沉稳,夜色冷静。可说到底,这些都只能成为属下,而狄晖便不同了,他与北夜灏更多的是像北夜扬与他那般的情谊。

    所以他才将狄晖留在这里,他知道丹夏会想尽办法不让狄晖受到伤害。与跟着他一路翻过隐雾山相比,还是呆在这里稳妥些。所以他带走了安曦和……现在丹夏终于有几分理解北夜灏的心思。

    与狄晖这样的人相处,让人觉得真实轻松,或许他功夫不够高,脑袋不够聪明,可他活的真实,连带着让认识他的人也觉得人生轻松。

    “狄晖,这叫疑兵之计。如果是你,随后抓个人就从他口中知道了敌军布防,知道敌人有多少人马,有多少粮草。你会不会轻意相信?”

    狄晖想了想,摇摇头。

    “同理,北夜涵与北夜锦也不会相信,昨夜与刚才我所安排的一切,皆是这个目的。这样一来,他们便会退兵。至于我们能清静几天。”

    狄晖点点头,还是满头雾水。看来他真的不是当将军的料,难怪他爹总说他榆木脑袋。

    “既然不明白便不要想了,既然对这些没有兴趣,懂这些东西做什么,你还是好好当你的二世视,与小七搭伴,好好为无垠娱乐事业做贡献吧。”见一切按照自己的布局来走,丹夏心怀不错,调侃着狄晖。

    狄晖摸摸头,不得不承认丹夏说的有理。自己便不是打仗的料,难道他老爹总叫唤着无人继续衣钵。不过老头虽然叫唤,自小却从未逼他学过兵书。一次老头喝醉了,说过一句话,他说,他这一辈子水里来火里去,连女人生孩子也在外面打仗,回到家才知道,女人险些难产死了。那之后,他再没让女人,也就是他娘生过孩子。他说,他这辈子算是交代了,不想他唯一的宝贝儿子继续过这种日子。

    于是,狄晖理所当然的被培养成二世祖,公子哥。

    “主子说的是,人活在世,便应该及时行乐。这些事,还是留给陛下和我爹做吧。”

    丹夏被逗笑了,其实留狄晖在身边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会寂寞无聊。

    ***相比丹夏与狄晖这边的轻松气氛。北夜涵与北夜锦则紧张多了。

    营帐中,北夜涵坐在正中,他身边一边是北夜锦,一边是那个黑衣男人。其余的属下都被请出。“先生,你说刚刚是佯攻?那哪里是佯攻?分明是不要命的打法。你说濮阳己是坐死城,不会有援军这么快到。可为什么狄老头这么快便来了?”

    北夜涵的声音虽然极力压抑,还是能听出其中的几分愠意。身边这个藏头藏脑的男人便是将他与北夜锦救出无垠城的人。回想那天,他其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半夜自己被人推醒,然后便看到一个蒙面的男人。那男人告诉他,他会救他及他的家人出去。他点头,那男人随后一点,他便失去了知觉,待他再次苏醒,己连同林清依与他几个小妾出了无垠城。

    那人再次出现,给了他盘缠,让他去开阳。他与北夜锦相遇后,曾私下问过北信锦,他与他一样,也是被这人夜里救出,给了盘缠,让北夜锦去他母族所在的南阳。然后他们共同起兵。他们都咽不下这口恶气,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被北夜灏算计的。

    还有那个苑国公主姬丹夏……对于美人,男人们都有一股莫名的妄想欲。北夜涵与北夜锦对于没有得到姬丹夏始终耿耿于怀。

    于公于私,他们都不想这个皇位被北夜灏坐稳,于是决定共同起兵。

    这个时候,那个救过他们的男人再次出现。他说他叫‘无名’。会帮他们打败北夜灏。

    任谁也能听出这是个化名,他们不仅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甚至连他到底长什么模样,多大年龄也不清楚。只是他曾救过他们的性命,而且这人看着挺神秘,似乎有些本事,于是便做了军师。一路行军,但凡遇到大事,他们都要问过军师的意见。

    这人也一直没有出过纰漏。可刚刚他说敌军定是佯攻。他信了他,才下令迎敌。可那哪里是佯攻?简直是不要命的打法。区区一个时辰的功夫,他的部下竟然折损近万……他说濮阳是坐孤城,不会有援军来援,可一直在北疆镇守的狄老头竟然来援,如果不是信了他的话,他们何以有这么大的损失。

    那人对于北夜涵的质问丝毫不加理睬,只是勿自低着头。

    念着这人对他们有救命之恩,一路上,他们兄弟二人对他诸多忍让。可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人还是一幅不将他们放在眼中的样子,兄弟二人对视一眼。北夜涵眸子一沉,冷声道:“先生,你将我们救出无垠,我与二弟感念在心,可这打仗是件大事,先生既然不通军事,这军师一职,还是不要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