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82】郝连之灾4

【182】郝连之灾4

    【182】郝连之灾4见狄晖出言犹豫,眼底还有不忍之色。丹夏心头升起疑惑。

    依他之言,北夜灏真的送了一个女人给郝连城,而且,狄晖似乎很同情那个女人。据她所了解,郝连城不是个轻意妥协的人,他既然言明要她,随便送个女人给他,他一定不会同意。

    像他那种在加罗身居高位,阅女无数的男人……岂是随便一个女人便能打发的。

    除非……北夜灏送去的女人是‘她’。

    可她明明呆在这里,那那个被郝连城欺负的女人,又是谁?

    “狄晖,你给我说实话,北夜灏是不是找人易容成我。然后将那人送给了郝连城?”

    “那个……”

    “说!”丹夏柳眉倒竖,眼泛戾色的样子还是挺有震慑作用的,更何况无形中,她的罡气外泄,狄晖只觉得眼前的女人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强势。他不想张口的,可在丹夏那越来越冷的,越来越强的气势下……他抖了抖身子,决定豁出去了,反正这事姬主子早晚得知道,现在只是早那么几个时辰罢了。

    何况,陛下也没说不可以说啊。

    他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借口,这才犹豫着开口:“晌午过后,主子刚刚回屋,主子的婢女阿绿姑娘便来了。然后……陛下便将阿绿姑娘唤走了,然后……有个会易容的隐卫被主子唤进屋中……那之后,陛下陪郝连将军一起用晚膳,然后,一个女人便被郝连将军领走了。”

    狄晖说的隐晦。可丹夏却因为他的话而身子僵硬。

    阿绿……

    千万不要是她所想的那样。如果真的那样,她宁愿受这个罪的是自己。

    “阿绿。”丹夏的脑中似乎只有这两个字,她一下推翻面前的桌子,任桌上那些她最爱的菜哗啦一声四散砸到地面,此时的她己经顾不得这些了。狄晖被丹夏的样子吓到了,他的心中,也有与北夜灏相同的疑惑,一个婢女而己,就算自幼伺候她,也只是婢女而己,而做为婢女,为主子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应该的。他不理解丹夏为什么这么失态。

    “姬主子,你现在不能去。主子吩咐过,你不能去啊。”狄晖拉着丹夏,有些后悔自己的嘴快,这个消息的告知义务应该留给主子,那他便不必受这夹板气了。丹夏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她必须赶过去,必须去救阿绿。北夜灏,这个混蛋,他怎么能,怎么能?他明知道她在意阿绿,她把阿绿当亲人,他怎么能,怎么能牺牲她的亲人,怎么能……

    狄晖的拉扯让她心烦。她回身,一掌拍向狄晖。狄晖不敢置信的捂着胸口。

    “主子,你竟然会功夫?”

    “抱歉,我不想的,可是狄晖,我必须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阿碧的悲剧重演,不能……”

    阿碧,那个为保护她而身死狱中的婢女吗?

    “主子,你现在去不仅于事无补,还会弄巧成拙。不要去……”

    于事无补,弄巧成拙,就算是于事无补,就算是弄巧成拙,她也要去,她去杀了那个郝连城。她去打死北夜灏那个混蛋……

    狄晖惨笑着看着丹夏飞奔而出。原来,姬主子竟然学了功夫,而且功夫高强。一掌,平常的一掌,便打得他胸口翻腾不止,而且她还手下留情了。

    他是不是做错了,难道那个婢女在姬主子心中那么重要,比陛下还重要,比离国社稷还重要?

    想着想着,他突然很羡慕阿绿,就连那个死去的阿碧,他也羡慕,她们有姬丹夏那样的主子,就算她们死去,这世上,终有一个人惦记着她们,像惦记亲人那么惦记着。

    如果他明天战死杀场,没有谁会怀念他吧。

    主子会以他为傲,大丈夫便应战死疆场,父亲会含笑为他燃上三柱清香,会在他的坟前诉说大丈夫便应草革裹尸,这是荣耀,虽死尤荣。

    这么一比,一个婢女都要比他幸福……

    胸口有些疼,狄晖最终缓缓倒地,如果有机会,他一定向姬主子讨教几招。

    ***北夜灏立在院中,今晚的月色惨淡,几颗零星的星子点缀其中。

    耳边,有女人隐忍的哽咽声,那声音渐渐不闻。

    结束了吗?

    一切都结束了吗?他不知道,一切似乎结束了,可一切又才刚刚开始,他说过,不会再让丹夏伤心,他又怎么会将她送给郝连城。答应郝连城,不过是权宜之计,他手下有个精通易容的隐卫,他早己打定主意找个女人代替丹夏。

    他的女人,怎么能让郝连城那种东西染指。

    只是这人选问题让他为难。找个寻常的婢女容易露出破绽,找个精致些的,又一时难觅。正在这时,阿绿到。阿绿伺候丹夏数年,丹夏的一言一行,她学起来都有模有样,再让隐卫将她脸上抹上易容之物。就连他,不仔细分辨都认不出。

    相信郝连城要想识破,难如登天。

    他三言两语将一切道破,为了丹夏,阿绿毫不犹豫的点了头。随后的事情便容易多了,他与郝连城一起用膳,席上多饮了几杯,郝连城有些醉意朦胧。然后,阿绿出现了,再然后,郝连城拉着她离席……一切都安排的天衣无缝,可为何,他的心在狂跳。

    正在这时,轻轻的破空之声在他身后扬起,他一惊,此时他身受内伤,若在平日,这种身手之人想近他身实属不易。

    耳边,熟悉的声音让他微眯起眸子。

    “丹夏,你来做什么?”

    “北夜灏,阿绿呢?阿绿在哪里?”一只玉手轻轻扣着北夜灏颈后穴位,有多少年,他没有被人这样威胁过了,今夜竟然让丹夏出手威胁。

    看她的身手,似是有些根基。可她的气息紊乱,显然心神不定。

    她问阿绿,她这么快便知道了。

    看来,他这个女人真是不可小窥……

    “在屋中。”

    “北夜灏,你真的将她送给郝连城?送给那个无耻小人?”

    不要说是,不要点头。北夜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