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75】路遇妖男3

【175】路遇妖男3

    【175】路遇妖男3(5000+)而且游牧民族时常迁徙,想要统一管理也实属不易。

    这些丹夏清楚,她只是奇怪身旁这男人是谁?值得这些男人一路从北疆追来,要知道北疆据这里足有三千里。三千里追一个人?这男人莫不是杀了他们全族。

    事后丹夏才知道,这男人虽然没杀他们全族,却也相距不远矣。这男人到底是谁,他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一天他突然出现在北疆草场,然后草场中所有的羊只马匹全部发了疯。横冲乱撞伤人无数。

    只一天,数万只羊便死在马蹄下,械斗中……要知道游牧民族,马匹和羊可是他们的全部家当。这下可好,整整一族的羊只死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也都受了伤,甭说供族人食用,就是光靠它们下仔繁衍,也得累死它们。

    而罪魁祸手便是她身边的男人。

    听完解释,丹夏侧身看向身边的男人,同一时间,他也睁开眼睛,迎向她的目光。那双湛蓝的眼睛比天空还要漂亮。

    “你是谁?”

    “我叫云涯。”

    “从哪里来?”

    “浑沌海的那一边。”男人倒是有问必答。而且那张脸上自始至终挂着浅笑,哪怕他此时被打得遍体麟伤,丹夏甚至能看到他凌乱衣衫下那高高肿起的鞭伤。

    “你不应该让他们的牛羊失控。”那人神情一怔,看向丹夏的眼睛似乎有了些深意。

    “我也不想如此。”男人微微低头,语气低落的道。

    竟然真与他有关,这一刻,丹夏不知自己是该松口气还是该一脸看怪物似的看他。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看来这闲事,她不想管都不行了。

    “你叫什么?”丹夏问为首的那个男人。

    “完颜焕。”那人有礼的回道。在看到丹夏手中的月噬后,他整个变了个人般,刚才那流mang行气登时消失了,他身后那队人一个个也下了马,规矩的立在他身后。

    “完颜焕,杀了他也不能让你们族中羊只马匹复活。我看不如这样吧,让他戴罪立功。就罚他将你们损失的马匹与羊只补齐。这样岂不更好?”

    完颜焕与手下对视一眼。最终还是点了头。

    “姑娘说的话,我们都听。只要他能让我们的族中马羊恢复生机,让我们的女人孩子不再挨饿,我们便不会再杀他。”

    丹夏笑着点点头,还是游牧民族好说话,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再来,便是身旁这位仁兄了。

    “云涯,我的提议如何?”

    “很好,只是……我没银子买羊马还他们。”最后那句,他声音几不可闻。可丹夏听到了,她一声长叹,看来不只流年不利,她还得破财。

    “银子我可以借你,可我要……利息。”不知道为什么相信他,或许,是因为他眼中的寂寞与孤独吧,也没准因为他与她一样,来自异乡。

    “好。”男人点头。再次露出笑颜。

    不管如何,事情解决了。那男人也如约一声长啸,转眼功夫,小白就从草丛里窜出来,扑进丹夏怀中。丹夏惩罚性的敲了敲它的小脑袋。总算可以上路了。

    只是……

    “姑娘,你答应要借我银子的。”于是,云涯跟在丹夏身后。

    “姑娘,他答应要还我们马匹羊羔的。”于是,完颜焕他们跟在云涯身后。

    这队人马很诧异。有出色的丹夏与云涯,有魁梧阳刚的完颜焕,还有数十年草原勇士,不过至少没歹人再敢打丹夏的主意,哪怕她换回女装。

    完颜他们因身才魁梧体形彪悍。现在暂时充当护卫一职。

    阿绿在路边等了几个时辰,终于盼来了丹夏,看到丹夏身后那一串人,惊得下巴险些掉到地上。

    “小姐,他们?”阿绿那个惊讶,不是去找小白吗?怎么带回来一串人,看这些人的架式,似乎对自家小姐恭顺的很。

    “姑娘好,我叫云涯。很高兴认识你。”云涯一幅自来熟的笑着打招呼,只是刚说完一句话,便一头栽下马去,还好被一旁的完颜焕手急的一拉,否则这位云涯公子说不定脖子便跌断了。

    “啊……”阿绿一惊,手指颤抖着指向众人,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小姐,他们?”

    “阿绿,他们会跟着我们,至于跟到什么时候,看情形吧。”她这就是典型的没事找事型,明明轻装赶时间,却一而再的遇到麻烦。好像她是个麻烦接收器,无奈啊……

    “小姐,他们跟着……真的可以吗?”

    “……必须可以。”她可没功夫现在带云涯回去拿银子,那他别无选择,只能跟着她,至于完颜他们,也只有跟着一途了。除非他相信打张白条可以追回马匹羊羔……

    不管这些人是不是一条心,反正现在他们看上去是唯丹夏马首是瞻。

    休整一晚,队伍继续上路。

    正在丹夏迅速赶住战场之时。离皇宫,凤和殿……

    “阿苏,这些老臣简直是欺人太甚,什么叫忤逆先祖之意?什么叫因灏帝不顾祖宗家法执意封本宫为后离国才有此劫,他们把本宫当成了什么?本宫好歹是皇后,岂容他们随意出口诋毁,还有北夜扬,灏帝竟然命他为监国,大兄文韬武略在整个离国都被世人称赞,本宫建议让大兄入朝为官,那扬王竟然暗指本宫以权谋私……阿灏竟也由着扬王胡闹,你看看,这就是放纵扬王的结果。那些朝臣竟然敢公然上折子斥责灏帝,诋毁本宫,真是乱了章程……”上官嫣冉最近日子过得很是不顺心,她乃堂堂离国皇后,按理说,皇帝亲征她只要固守好后宫便可。

    战场历来便是男人的天下。后宫,才是她的天下。

    可就算她使尽十八般功夫又如何,她不由得想起那一夜……那是离灏帝亲征还有三日的一天夜晚,就像例行公事,北夜灏驾临凤和殿。与往常那般,他温柔的看着她,笑着陪她用膳,然后安静的听她说一些宫内宫外的轶事,笑着饮下她亲手煮的茶……然后笑着起身。

    就如每一次那般。

    他在笑,可她的心却在哭。

    她是皇后啊,他的妻。他承诺过相伴一生的女人。可是他怎样待她?

    给她最尊贵的地位,给她锦衣玉食的生活,给她无数女人羡慕的名头……除了这些,她贫瘠的一无所有。曾经的誓言成空,曾经的相知变成了如今的相敬如宾,曾经熟悉的怀抱,己不再为她敞开。

    她不甘心,她哪里比姬丹夏差,姬丹夏能为他做的事情,她也能为他做到。甚至比姬丹夏付出的更多。可他对她,为何越来越疏离。

    见他要离开,她不顾矜持扑向他,从背后紧紧抱住他。

    她想让他留下……哪怕只有一夜她曾经属于他,就算第二天过后,她的人生永远是灰色的,至少也要给她一段美好的回忆。

    他转身,依旧在笑。随后伸出双手,将她拥紧,她以为他终于看到了她对他的心。她以为,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可是,他也只是抱紧她。随后,在她耳边温柔的说……除了皇后的尊位,他不能再给她别的了。最后,他重重的说了两个字,他说:抱歉!

    她哭了,她流着泪哽咽的问他。

    当初他曾说过,会一世待她好,他只会要她生下的孩子,他们的孩子,会是未来的储君……

    话语尤在耳旁,他却己变心。

    他听后,沉默良久,最终还是轻轻对她说:抱歉……

    她要的不是抱歉两个字,她要的是他的怜,他的宠,哪怕这份恩宠不是唯一,她亦甘愿,只要他的心中有她,为他付出所有,她都甘愿。

    最终,她求他,求他给她一个孩子。一个代替他陪在她身边的孩子。

    而他,轻轻的,坚定的推开了她。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凤和殿。那一刻,她潸然泪下……原来世上最痛苦的事情便是我深爱着你,可你的心,却早己远去。

    姬丹夏,都是因为你,如果没有你,上官嫣冉何苦沦落至此,何苦将自己身价降的这般低,最终却依旧换不回男人哪怕半丝怜悯。

    现在这些上折子的臣子也如是,如果此时姬丹夏依旧在宫中。那承受这些的该是那个妖女。

    都是因为她一身狐媚之气,迷惑了太子和锦王,以至太子和锦王因不甘心而举兵。那些朝臣不知道这些,她却是清楚的。那个妖女一身狐媚,连向来冷情的灏帝也被她迷惑。

    亦是因为她,累得她在这里被这些无知朝臣诋毁。

    “阿苏,吩咐你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听到上官嫣冉问话,一旁垂首而立的侍女抬起头来,眼里闪动着冰冷的嗜杀之意。“娘娘,第一次任务失败。十名死士全军覆没。”

    “什么?出动了十名死士竟然没有杀死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姬丹夏?”上官嫣冉一脸的不敢置信。她上官家的死士可不是随便动用的。他们每一个都是精英,都被上官家秘密培养十年以前。这一次竟然一下折扣十名,这姬丹夏莫不是有神仙相助。

    “不知为何,姬丹夏与寒月楼楼主秋寒月在一起。死士接到的是绝杀令。不管遇到任何人,他们都不能退缩。不是杀人便是被杀,没有第三条路可选。”阿苏平静的道。

    上官嫣冉深呼吸几下,这才压下心头的惊诧。“寒月楼?那有没有被他们发现踪迹。据说寒月楼里有不少擅长追踪的高手。如果被他们知道这些死士出自我上官家可就糟糕了。阿苏,你速去通知我大兄,让他将一切痕迹清理干净,万不能让寒月楼查到此事与我上官家有关。”

    “是。”阿苏点头,抬步向外走去。

    “等等,顺便告诉大兄,让他手下人马小心打探,如果发现姬丹夏的踪迹,不要打草惊蛇,这一次,本宫要十拿九稳再出手。”

    阿苏再次点点头,借着夜色,很快消失在凤和殿外……

    又经过了近十天跋涉,丹夏终于从荒乱四逃的百姓口中打听到此时灏帝大军位于濮阳。

    先帝在时,曾将濮阳做为封地,分给北夜轩。如今轩王‘亡故’,而且北夜轩并无子嗣,于是濮阳归于北夜灏手中。至于濮阳的百姓是否真心支持自家的皇帝,那便不得而知了。丹夏只听百姓在传北夜灏曾与叛军交手,双方伤亡参半。随后北夜灏退守濮阳。

    现在她们所在的地方,离濮阳还有三百里,快马加鞭赶路,明天便能到达。

    只是……丹夏看了看左边的阿绿,再侧身看看身侧在马上勉强支撑的云涯。只能无奈的决定提前宿营。一声令下,完颜焕带着手下搭帐篷,猎野味,安排的井井有序。反道是丹夏无事可做,与云涯坐在帐外闲聊,阿绿则因为疲惫,早己进帐补眠。

    看着面前枯黄的野草,丹夏不由得想起第一次与北夜灏相遇之时。

    他化名为叶昊,一截桃枝,半盏清茶,一口心头血……绘成举世无双的‘桃夭一赋’,活了两辈了,丹夏还从没看过那么美的画。好像因为那幅画,连殿外的天都带了几分春的颜色。那时,她不是没有动摇的,她也曾想过,这样一个男人,一个宁愿吐出鲜血为画润色的男人,怎会是她能掌控的。

    可也太自以为是的,以为凭着自己那颗不算笨的头脑,凭着那来自异世独一无二的灵魂,心不会那么容易遗失。可是……事与愿违,他几句温柔的话,几个楚楚可怜的眼神,几声温柔的‘丹夏’几句贴心的暖语,便让她的心彻底沦陷。甚至,知道他是那一日‘花满楼’欺负她的男人,知道他是离国皇子,知道他早己娶了侧妃,知道他所有的一切都在骗她之时。

    还是不能果断的斩断自己的情根。

    以至……

    “女人,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你的名字,我总不能像你的丫环那样唤你主子吧。你可不是我的主子。”一道声音打破了丹夏的回忆,丹夏猛然回过神来,便看到那日身受重伤,却以小强般的顽强意志一路坚持跟在她身边的男人,他说自己叫云涯,来自浑沌海那一边,他说自己坐船出海,本打算来海的这一边做些以物易物的营生,他说自己的船遇到暴风雨,最终船毁货沉,满船的人最后只活了他一个。

    至于为何能引起马羊慌乱。

    他说他们那里的人都有些异能,有通灵的,有擅卜的,有看透人命盘的,还有能呼风唤雨的。而他自幼却被族中长老断言是个废物,以至被亲人放弃,最终才想到了这个以物易物的营生。却不想经历这次大灾,却激发出了他的潜能,驯兽。

    至于为何让北疆完颜一族马群混乱,实在是潜能才显现,他控制不了。似乎他的心绪能影响到附近各种动物兽类。那段时间因为属下全部命丧浑沌海,他的心绪起伏不定,才累得完颜一族损失惨重。

    听完她的解释,丹夏沉思了许久,最后叮嘱他不要对别人说起自己有异能,任何人都不可以。至于完颜一族,他们都是些纯朴的牧民,只要许诺他们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以若他们将此事泄露出去,会再降无罚威胁,他们会三缄其口。至于云涯这门驯兽异能,丹夏很快便接受了。既然灵魂都可以穿越,世上若有神仙,妖魔鬼怪,甚至会飞天遁地,似乎都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只是,这个真相只到她为止,也必须到她为止。

    她清楚的知道云涯这门异能若被人知晓,不是他被绑到高台被人当妖怪烧死,就是被有心人绑在身边,一生失去自由……这两种可能,丹夏都不想看到,这个云涯一看便是异域人,而自己来自异世,他们都来自异乡,于是丹夏同情心泛滥,看不得云涯落到那么凄惨的下场。

    云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