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68】别离伤情

【168】别离伤情

    【168】别离伤情秋寒月在笑,丹夏打断他的话语他在笑,丹夏苦笑着说抱歉时他在笑。自始至终,他都在笑……

    “丹夏,不用对我说抱歉,你不欠我什么,为你做的所有事,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以前他从不相信,自己会这般在意一个女人,在意到宁愿自己伤,亦不愿她掉半滴泪。在意到宁愿失去,也不想她后悔,在意到……所有的伤痛都自己背负。

    其实他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自己对丹夏没法下狠手,如果当初他狠下心,将银针再深入三分,或许,这一生丹夏都不会再想起北夜灏。可那样的她,还是她吗?

    他喜欢沉着的她,坚强的她,聪慧的她……深情的她。

    他不忍心将那样的她亲手抹煞……

    所以,他输了。

    不是不心痛,可心痛过后,他又庆幸,庆幸当初自己没有真的狠下心来。那样,就算他最终拥有了她,亦不是完整的她。那样,他的人生,她的人生,都将会留有遗憾。

    “夏儿,你走吧,去找北夜灏。”生儿为儿郎,就该拿的起放的下,这女人的心既然不在自己身上,他何苦强留。前些时候,就当是自己做了一个美梦吧。梦中,女人巧笑兮兮,梦中,女人会抱着他的手臂,娇俏的唤他‘阿月’,梦中,她要嫁他为妻,梦中,他即将成为她的夫……

    “阿月。”除了阿月两个字,丹夏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她是幸运的。幸运的认识他,幸运的得到他的在意。可遇到她,却铸成了他的不幸。

    为此放弃皇位之争,为此放弃贤王之名,甚至为此不得不与北夜灏为敌。

    “好了,我秋寒月虽然在意你,可也是有尊严的,你心里装着别的男人,我便给你机会,如果最终,你与他依旧不能相守。你可以考虑回我这里,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或许我会重新考虑娶你为妻。好了,休息几天便走吧。灏帝离开的时候身受重伤……为你,身受重伤。”

    “身受重伤?阿月,他?”听到北夜灏受伤,丹夏的心一咯噔,毫不犹豫的出口问道。

    “你还记得自己全身无力吧。那是中了玉带香之毒,玉带香是一种很厉害的媚药,为了救你,北夜灏必须先让自己与你相同,中玉带香之媚毒,然后再与你……给你解媚毒,最终如果不是他宁愿自伤控制自己,你哪还有机会见到阿绿,见到小白,见到我。”秋寒月,你看清楚了吗?听到北夜灏中毒,她是何种反应,那种反应是本能的,因为她心底深深的在意。

    而他亦有他的自傲,他不屑在背后诋毁北夜灏,不屑用那见不得光的手段得到丹夏,北夜灏既然在意丹夏,那便公平竞争吧。北夜灏为了丹夏宁愿自伤,他不会比他差。至于丹夏最终情落谁家,还是个未知数,与北夜灏比,他有显而易见的优势。一时的放手是为了未来永远的相守……

    秋寒月眸子闪动,心中计量着如何做对自己有利,丹夏则满心是北夜灏伤重的消息。

    那凌乱的一夜,那浅声呢喃,那温柔的动作,那血的记忆。原来,他与她一样,中了媚香,原来他做的那些是为了替她解媚香之毒,最终,为她身受重伤。知道这个消息,丹夏恨不得马上去找他。

    她告诉自己,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这一次,他是为救她而受了伤。她有义务,有责任去看一看他。如果需要她帮忙,她顺便帮一帮他。论功夫或许他不如他手下那些将士,可论起脑子,她自认不输他手下任何一个人,打仗并不是只靠武力,有的时候,一个点子,一点手段便能让时势翻转。

    “阿月,我身子没事,不用休息几天,明天……明天我便动身。”丹夏暗自在心里计量着,从而没有看到她一出口,秋寒月眼底的失意。

    “夏儿,不用这么急,灏帝的本事,我比你清楚。就算他受了重伤,也不会轻意败北的。再说,你的身子……还是休养几天再动身吧。”他知道丹夏曾一计败太子,斗锦王。他知道自己将丹夏送到北夜灏身边,或许真的能帮灏帝。可见丹夏这么急匆匆的要离他而去。他的心里还是一片苍凉。

    是不是只因晚了一步,便永远追不上她的步伐。

    是不是在她心中,北夜灏伤她再深,她依旧情深似海。

    “我怎么能不急,他为了我受伤,他……阿月,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很急。”丹夏的话说到一半,突然迎上秋寒月微凉的眼神,一下子醒悟了过来。她在做什么?她在跟阿月发火,她在跟阿月诉苦,阿月是谁,寒月楼主,曾经还是离国皇子北夜轩。

    而北夜灏是离国新帝。二人不论前缘还是后果,都绝不能称为朋友。

    她不是木头人,秋寒月对她的心,她懂。

    而她竟然在秋寒月面前这样急迫的表明对另一个男人的在意。她真是……脑袋被门夹了。

    “夏儿,你不用这样,我没事。我知道你心里着急,可你也得顾念自己的身子啊。再说,你那三角猫的功夫练的实在不到家。利用这几天,我教你几个招式。再配上你的内力……虽然不敢说功夫高强,但保命还是没问题的。战场上,保命最重要。夏儿,乖,听我这一次好吗?”

    “好。”在秋寒月期盼的目光中,丹夏点头。她真的不想伤他,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他从来不认识她。那样,他依旧是意气风发的轩王爷,是人们口中的谪仙皇子,或许他会成为离国新帝也未可知。那他的人生,会是另一番美景……

    见丹夏点头,秋寒月笑了。他伸出手,本想如平常般轻抚丹夏的俏脸,但在中途想起了丹夏己记起了一切愣生生改道。最终抚上丹夏的青丝。

    “你在榻上好好躺着,我去准备晚饭……我让阿绿进来陪陪你。”

    “恩。阿月,你真是好男人,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若将来谁嫁了你……”玩笑的话语说到一半,丹夏突然停口。她将一切都忆起来了,她不能再像失忆那般想说什么便说什么了。那会,伤害他的。

    秋寒月无所谓的耸耸肩。

    “将来谁嫁了我,一定万分幸福,丹夏,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嫁我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