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63】缘来是你6

【163】缘来是你6

    【163】缘来是你6“滚……”这是丹夏进屋后说的第一句话。别恶心她了,还伺候他?她宁愿死……心中一阵血气翻腾,随着这股血气,刚刚那股忽隐忽现的内息似乎再次凝结,而且明显比刚刚深厚许多。丹夏心中一喜,努力将内息导入双手。

    就在胖子一脸陶醉,眯着那双绿豆眼,伸出咸猪手扯向丹夏抹胸之时……只觉得一股强劲的气力直袭面门。一股危机意识顿生,胖子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这时候,美人不如这条命重要,胖子一滚,便翻到了丹夏身侧,同一时间,丹夏的双掌己到,如果胖子不躲,这双手拍上的地方便是胖子的前胸。现在胖子这样一滚,丹夏第一掌挥空,然而丹夏的反应也很迅速,灵巧的翻身而起,就在胖子努力爬起的空当,‘嘭’的一声,手掌拍上胖子后心。

    胖子不敢置信的回头,眼底满是恐惧,可是连叫痛的时间都没有。下一秒,胖子身子一歪,肥胖的身子轰然倒向床榻。随即,唇角冒出细小血河。

    丹夏眨了眨眼睛,低头看向自己双手。这是一双很漂亮的手,手指修长,根根都似上好的羊脂白玉。却不知竟然蕴含着这么强的能力。

    也不知那胖子怎么样?会不会一命呜呼。

    随后一想,如果就这么被她一掌拍死,也是活该,谁让他竟然想欺负她,也不拿面镜子自己照一照。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找死。

    晃了晃头,甩了甩手,丹夏从床上爬下来。那件裙子是不能穿了,丹夏左看右看,这间屋子明显是姑娘接客用的,除了一张红色大床,一张小小桌子,便没有别的物件。她总不能这么‘凉快’的出去吧。丹夏轻叹,再次转向床榻,想将胖子扔到床边的袍子拣起来先借用一下……就在她弯身拾起衣袍之时。一股燥热‘腾’的一下,瞬间从她心底升腾而起。就好像有人硬撬开她的嘴,将整罐辣椒粉一股脑的倒进她嘴里。

    倾刻间,她刚刚恢复的力气被抽离,双脚一软,丹夏跌到地上。

    那种感觉继续肆虐,渐渐的从心底蔓延向四周,如无数蚂蚁在身上爬,痒的钻心……丹夏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渐渐抽离,她七手八脚的将袍子胡乱裹到身上,手脚并用爬向门边。虽然不知道此时出去能否得救,但本能的觉得呆在这里,会更危险。

    她这是怎么了?中毒?有什么毒会让人感觉不到疼,只感觉又热又痒,身子里热气一股股上涌。不用看,丹夏也知道自己现在与煮熟的虾没什么不同。

    明明只有五六步的距离,可爬了许久,竟然离门边还有一段距离。丹夏苦笑,真是有够狗血,出门碰到追杀,逃跑碰到仇人,最后身陷青楼,还被一个胖子标下,好容易暂时脱离胖子魔爪,却又不知为何染上这似毒非毒,似春药非春药的东西。

    衰,衰神附身啊。

    就在这时,房间外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丹夏努力坐直身子,虽然视线己经开始模糊,可身处青楼,她一刻也不能放松。

    砰……

    房门被从外面野蛮踢开,同一时间,丹夏己做好防备姿势。如果是青楼打手,拼着受伤被杀她也要反抗一番。拳头有些颤抖,丹夏眨了眨眼睛,努力想看清来人是谁。

    “夏儿……”

    “阿月。”熟悉的声音己扬起,带着莫名的焦灼与安心。是秋寒月,竟然是秋寒月,丹夏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于是,她果断的昏了。从而不知道此时灯红苑己被无垠守卫团团围住。不知道玉芙蓉终于见到了她心心念念的灏公子,不知道玉芙蓉在被侍卫拖走之时,疯笑着将自己的所做所为说给心中永远的灏公子,更不知道那位灏公子听完后,俊脸白成什么样子。更加不知道他如何冷冷的命令让这灯红苑从此在离国永远的消失。

    当然也不知道秋寒月如何冷着脸将那哭爹喊娘的老鸨一刀结果……

    更加不知道这间屋子里,玉芙蓉燃了什么香……这一次,玉芙蓉是真的要毁了丹夏,不光是要她失节**,更是要她的……命。

    那是‘玉带香’。

    玉如美人,翘首弄姿婷婷舞。

    带松衣褪,芙蓉帐暖夜夜笙。

    香似琼脂,入腹化做一团火。

    玉带香,那是极品媚香,不同于那些三教九流,三文钱能买一包的媚药,这玉带香闻片刻,会助长情趣,让人一夜颠鸾倒凤。闻半刻,男人会化身为狼……闻一刻,即使是神仙也会犯下色戒。

    而丹夏闻了何止一刻。玉芙蓉是想让丹夏命丧在武胖子之手。如果丹夏没有幸运的被胖子一压,引至体内内息畅顺,此时的武胖子,早己因为玉带香而失了理智。只一味的想与女人交he。而丹夏,早己失去反抗能力,软手软脚的任由自己的性命一点点流逝。直到死亡。

    玉芙蓉寻了许久,只寻到这些玉带香,都‘送’给了丹夏。

    秋寒月是何人,踢开房门那刻,便闻到了空气中那特殊的香气,不由得脸色发白,直到丹夏倒在自己怀里,那颗汹涌跳跃的心房才缓缓归位。怀中女人虽然衣衫不整,可没有被欺负的痕迹,他抬头,扫向床上人,见他面色灰败,唇角淌血,竟是受了严重的内伤,又想起偶尔为丹夏把脉,丹夏脉相中时隐时现的真气……心中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他知道丹夏似乎修习了过功夫,可因为失忆,己被丹夏忘记。

    他原打算一生不再提起,可阴错阳差,丹夏竟然在这种环境下将体内闭塞的内息打通……不再多想,他迅速抱起丹夏,向外走去,这屋中还有玉带香余香,闻多了,他怕自己定力不够,真的做出伤害丹夏之事。

    只是,不知丹夏闻了多久玉带香,如果……

    才出房门,迎面,一紫衣男子拂袖而立。

    秋寒月站定。面无表情的打着招呼。“北夜灏。”

    “秋寒月。”对面,紫衣男人同样面无表情,声音淡淡的回应。

    秋寒月表情渐冷。“请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