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41】痛失血脉

【141】痛失血脉

    【痛失血脉】“姬丹夏,你就是弹断了手指,陛下也永远不会再踏进这琉璃宫一步。”林柔依一脸冷笑的迈步进院。一路的玉树琼花刺痛了她的眼。使得她的心情更差了几分。

    院中,丹夏素衣素颜,抬头看向林柔依。迎上林柔依愤恨的脸,丹夏笑了笑。“弹琴只为自娱,柔妃娘娘想多了。”

    “你别假惺惺的,谁不知道你是苑国妖女,专精那狐媚之事。告诉你吧,陛下昨晚宿在我宫中,他对我说,你简直不可理喻,明明以你的身份,根本不配为皇妃,陛下还是念着些许旧情,你却不知收敛,竟然妄想与本宫相争,你可知我父是谁?你可知我十五岁入府,与陛下有几载相伴之情。姬丹夏,你实在是个蠢人……”林柔依骂的痛快,什么皇嗣,林司丞都被她暂时抛在脑后。她觉得自己活了二十载,是从未有过的畅快淋漓。

    而且姬丹夏显而易见的颓废更是让她心生愉悦。

    她姬丹夏也有今天,她姬丹夏不是陛下的心头宝吗?以前在灏王府时,自己明明是侧妃,却被一个姬丹夏骑在头上,想见姬丹夏一面,比见她这个灏王侧妃还要难,这口气,她一直记着,现在终于可以如数还给她了。

    “你以为陛下还和以前一样,要靠你混乱别人视线。今时不同往日了,看在你也还算为陛下尽了几分锦力的份上,本来不想与你为难的,是你不自量力偏要招惹本宫,便不要怪本宫出手了。姬丹夏,软禁你只是开胃小菜,本宫要你眼睁睁看着,看着本宫被陛下宠爱,看着本宫怀上龙嗣,看着本宫一步步与陛下并肩。看着……”林柔依说的正兴高采烈,可突然间,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这是……

    “林柔依,我知道你恨我,其实我也恨你,很恨。今天我若大难不死。阿碧的仇,我必报。”一字一顿的说完,丹夏捂着肚子,软倒在地。林柔依看着手上的剪刀,实在不明白它为何会出现在自己手上,更加不明白这把剪刀为什么会捅进丹夏的肚子,她只是不知不觉离她越来越近,她虽恨她,更想过千百种杀她的办法,可她不会傻到自己拿着剪刀来琉璃宫杀她。

    就算再不济,她也会派个杀手啊。她才不会傻傻的自己出手。

    可是……

    没给她时间,只听到一声尖叫。随后一道身影迅速越过林柔依扑向丹夏。

    “主子,你怎么样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柔妃娘娘,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家主子,我家主子求了陛下很多次,求陛下放她离宫,陛下不答应。我家主子根本不喜欢这个皇宫。不喜欢跟你们一堆女人争一个男人……主子,主子你不要闭眼睛,我去找御医,我去找林公子。我去……”跌跌撞撞的,阿绿冲出琉璃宫。此时林柔依从愣神中省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丹夏,那满眼的血红,好像大朵大朵的杜鹃,刺得她眼睛生疼。

    丹夏倒在地上,眼神有些涣散。

    她隐约看到林柔依迈步向她走来,看到她俯下身子,看到她再次举起染血的剪刀。

    终是……不能活生生为阿碧报仇啊。丹夏苦笑着闭上眼睛,等待着最后的刺痛。可是,她等了半晌,也没有感觉到死亡。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是林柔依不敢置信的脸,丹夏努力远望。林柔依身后,一抹明黄颜色刺痛了丹夏的眼。不知这颜色是不是以安抚人心,总之,见到那抹明黄,她终于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陛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是被冤枉的。”到了这一刻,林柔依终于反应过来她做了什么。手中剪刀啪的一声落地,上面沾染的血花登时在青石地砖上勾勒出一幅诧异的血莲。

    北夜灏没有说话,只是扼住林柔依的手腕缓缓加力。

    就在即将捏碎林柔依喉骨的那一刻,阿绿的惊呼声传来。“主子,主子,陛下,主子流了很多血。”北夜灏心一沉,放开林柔依,任她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两步跨到丹夏身边。

    一只煎布头用的铁剪,并不能致命,所以他才没在第一时间冲上前来。可是……血,满眼的血,而且那血从丹夏裙底依旧汩汩流出。那一刻,北夜灏觉得身置寒冬。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抱起丹夏的,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进丹夏寝宫的,甚至不知道御医何时进来的,他脑中,只有那满眼的血红,那好似流不尽的血,那好似比最璀璨的桃林颜色还要艳丽的血。那感觉……好似自己全身的血液亦一同流尽流光。剩下满腔的荒芜……

    “陛下,娘娘她……”三个年老的御医诊治完,一个个表情谨慎,其中一个年龄最长的代表其他二人开口道,他出口说了几个字,后面的字眼却觉得出口艰涩。

    “说吧。无论如何,朕恕你们无罪。”

    “娘娘她身怀月余有孕,那伤口,正好刺中腹部,娘娘腹中胎儿,己失。”这句话很好理解,可北夜灏愣生生觉得不明白,他想了许久,才终于明白御医在说什么。

    他们说,他的孩子,他与丹夏的孩子,因为林柔依那一刺,没有了。

    “她现在如何?”男人心中一片激荡,可出口的话却异常平静。

    三个御医对视一眼,最终小心翼翼的开口。“老臣己开了方子,一会给娘娘喂下,只要腹中死胎流尽,娘娘再不出血,便无性命之忧。”北夜灏点点头,挥手示意三人退下。隔着数层床幔,他看不清她,她亦看不到他。

    她竟然有了孩子,一个属于他和她的孩子,那个可怜的孩子的父亲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他便这么匆忙的去了。去的让他毫无办法。围幔内,匆心寻来的稳婆正在给丹夏净身止血。他不敢进去,不是忌讳什么,而是怕自己身上满身的血腥之气,冲撞了她,他从不信鬼神。可这一刻,他怕。

    “阿绿,发生了什么?”眼见围幔内身影婆娑。北夜灏沉声问着一直站在门边抹泪的阿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