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39】阿碧之仇3

【139】阿碧之仇3

    【阿碧之仇3】抱着哭成一团的阿绿,丹夏心头一片凄凉。

    错?对?谁错?谁对?

    论错,最错的便是她,如果没有她的引狼入室,没有她的猪油蒙心。一切是不是会不一样,苑国虽然依旧会亡,但不会和她有关。她或许便会在那亡国之战中,红颜枯骨,以身葬花……谁又知道那不会比现在幸福呢?

    她本不想将这一切告诉阿绿,她已很对不起她与阿碧了,她不想阿绿活的辛苦。有些苦,有些痛,她宁愿独自承受。

    终究,她没有隐瞒她。

    ***夜,离国琉璃宫。

    灯光通明的甬道,烛灯摇曳的庭院。在月光下散发着银辉的玉树琼花。还有那翻涌着墨龙,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静又那么孤寂。

    寝宫中,丹夏抱膝坐在榻上,一双眼睛透赤窗棂,看着那轮圆月、今天是十五呢,一月中月亮最亮的一晚。为何这明亮的月光却照不暖她身子分毫。

    身后响起殿门开启的声音。然后是熟悉的脚步声。最终,那脚步声停在榻边一丈处。

    “丹夏,为什么?”男人淡淡的问道。

    丹夏没有回身,甚至脸上表情都未动。“不为什么,我心里不舒服。”

    “丹夏,你明知道,新帝登基,朝政不稳,朕需要林司丞帮衬。至少,暂时,朕不能动林柔依。”北夜灏沉声道,今天下午,林相上折,言丹夏是妖女,为免祸国。需除之。他细问之下,才知道午前御花园那一幕。他不明白,丹夏为何如何做。自从入宫,她从不出琉璃宫。她心中清楚,她在宫中是尴尬的存在。为了不给他添麻烦,也不让那些麻烦主动找上身,她虽不是笼中鸟,却把自己活成了笼中鸟,这些,他都清楚,他都知道。他感念在心,他发誓终有一日,会让她堂堂正正站在自己身边。

    可她却去了御花园,而且与林柔依争执,还伤了她。不仅如此,竟还说起阿碧,说一个死去的婢女回来复仇,难道,她己知道阿碧之事。

    会是谁告诉她的?林凤举吗?

    “你知道了,知道当初是林柔依设计毒杀白湘。”不是疑问,不是感慨,只是陈述。丹夏笑了笑,那一笑,在烛光中,显得那样飘渺。

    “是,幸亏我知晓了,若不然,陛下打算瞒我一辈子吧?”

    “朕……”

    “陛下不必说了,一个小小的婢女,甚至一个小小的亡国公主姬丹夏,在陛下心中哪有离国万倾江山重要。甭说杀一个阿碧,就算当**的是我,是姬丹夏,陛下也会选择****的。”心痛过后,竟然是奇异的平静。丹夏看的很清楚,其实她在赌,自己跟自己赌,不同于苑皇宫那次,那一次,她还抱着侥幸的心理。这一次,她在结果揭晓之前,就己知必败。

    只是她还是想试一试,试一试自己在她心中,到底有没有哪怕一丝影子。

    她挑衅林柔依,她打伤林柔依,林柔依会找林相,林相会在朝堂上对他施压。她都早己预料到。只是她还是想赌。赌这男人会不会因为了解她,进而想清楚她为何如此做,既而……帮助她。哪怕偏袒她也好啊。

    可是……这一刻,丹夏只想大笑,笑过后,大醉一场。酒醒后,忘记一切。

    什么北夜灏,什么离国。她只是丹夏。那个灵魂来自异世的丹夏……那个心里从未装过什么人的丹夏。

    听到丹夏如此贬低自己,北夜灏的心头一由得涌起一阵怒意,她还要让他如何。她心中清楚,先帝统治离国三十载。尤其是最近几年,朝政荒废,民不聊生。南方涝,北方旱。他接位之季,正是离国生存攸关之际。

    他即使不喜那些老臣,亦需和他们虚与伪蛇。三五载后,这个天下,才是真正是他北夜灏的。

    眼下,他要忍。

    丹夏即是他的女人,理应知他。

    为何却在这紧要关头为了一个己死的婢女而与林柔依发生争执。对林柔依,他虽不爱,却不能置之不理。这全身为一个皇帝的悲哀。就像后宫中越来越多的那些女人,他可以不碰她们,却不能出口拒绝。

    “丹夏,朕很累。朝政上混乱不堪。三哥这一走,更是雪上加霜。朕知你心高气傲。只是那林柔依,现在不便动。你且委屈一些……”曾几何时,他的口中,只剩那高高在上的‘朕’字……

    “委屈?阿灏,我曾问过你,在你心中,阿碧算什么?你说一个婢女而己,不过贱命一条罢了。可对我来说,不同。阿碧与我情如姐妹,甚至比亲姐妹还要亲厚。来离国这一路上,是她与阿绿忍肌挨饿,省下一口干粮给我。一饭恩,涌泉报之。阿灏,我不怪你隐瞒,站在你那位置上,难。我自己的仇,我自己报。你帮或不帮,随意。我只告诉你一句。阿碧之仇,我必报。你走吧,我累了。”出口赶皇帝。恐怕她是古今以来第一个敢这样做的皇妃了。

    北夜灏俊脸白了白。

    “丹夏,一定要这样吗?”一定要这样决绝,一定要这样冷漠,一定要这样壁垒分明吗?为何,我们不能像以前那样交心,那样快乐。

    丹夏笑了笑。刚才他说累的时候,她竟然又习惯性心软了。他累,他当然累。应付那么多宫妃,应付那数不尽的谄臣,怎么会不累呢。

    她的要求真的不多。一心一意而己。他若给她。她可以回报一切。

    就算他要晗国,要加罗,她都努力为他抢来。

    可是,他只要她隐忍,要她受委屈。他凭什么?如果他心中真有她便罢了,好歹一切为爱,说出去也好听。可他心中有天下,有上官嫣冉,甚至有林柔依,却独独没有她。如果真的哪怕在意她,他不会这般兴师问罪。

    这一刻,累的何止是他,她亦累。

    “北夜灏,你既然来了,我们便把事情说清楚。当初说好,我助你登上帝位,你放我自由,现在,是你履行谎言的时候了。”

    不,北夜灏本就苍白的俊脸,更是瞬间变得毫无血色。

    “丹夏。”

    “不必劝了,我这人性子倔,你是知道的。我即己打定主意,那便无论如何也是要离开的。你即使不让,我想尽办法也是会离开的。我应该了解我的。”

    是的,他了解,就因为了解,他才公感觉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