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38】阿碧之仇2

【138】阿碧之仇2

    【阿碧之仇2】自始至终,都是前灏王,现在的新帝在招惹她家公主。

    什么嫁过人,失过身,怀过子,无非是他家皇帝为达娶到公主的目的耍的把戏。公主冰清玉洁。她的品行岂能让这帮贱女人糟践。那嫔一听,登时拉长了脸,这话如果是丹夏说出,她不不敢怎么样,就算有林柔依撑腰,她也不敢与丹夏动手,可说出这些话的人是阿绿,于是那嫔手一指。“你是什么东西,也敢骂本娘娘,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于是,这嫔不顾身份,竟然自己冲了上来,她算准阿绿不敢还手,可阿绿却想着自己不能这么轻松被打,那这些女人更加变本加利了。

    于是,那嫔出手,阿绿身子一扭闪开,不仅闪开,竟然还回身一拳,打在那女人脸蛋上,那女人啊的一声惨叫。这时候终于想起喊人。于是那几个女人身后宫女齐齐上前。

    敌方……宫嫔一名,宫女数名。

    我方……阿绿一人,丹夏旁观。

    这场仗其实没啥可打性,眼见着那几人便要将阿绿围上,也不知谁暗中出手。刷刷几声轻响。几个宫女便哎哟着倒成一团。可全身上下,却未发现伤口。

    那嫔也一惊,再次吆喝诸人起身。围上阿绿,又与上次一样,一阵哎哟声。宫女倒地,乱做一团。阿绿也是满脸疑惑,莫不是,老天开眼,惩治这些欺软怕硬的。

    “林柔依,狗仗人势,狐假虎威……你喜欢哪个词?”终于,在宫女迷惑,阿绿不解的眼神中,丹夏开口,她一出言,便直指林柔依。

    林柔依一直做壁上观,她知那名嫔想及力巴结她,好期望她能和父亲说一声,将她爹调回皇城任职,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她即巴结她,那她便好好利用她一番,也就放任她挑衅丹夏,而且她也想看看,这位自新帝登基,只召幸过几次的姝妃,是不是依旧被陛下当成心头宝。

    只是,面对丹夏这样恶毒的话。她还没练成那份忍功。

    “姬丹夏,你什么意思?”林柔依低吼道。

    丹夏冷冷一笑,眼中满是鄙夷。“字面的意思啊。狗仗人势,仗着你老爹的那些功绩,你在宫中作威作福。狐假虎威呢,当然说的这位大姐。怎么,不对吗?”

    “你,姬丹夏,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里是苑国,你以为你还是公主。你就是个破烂货,陛下之所以接你入宫,只是做给那些归顺的苑国人看的,你以为你还真是宝啊。做梦吧你。皇后是上官家的小姐,如果陛下看重你,干嘛不立你为后。

    什么朝臣反对?陛下那是哄你呢。上官家历来不许嫁皇族,陛下不也力排众议,封上官嫣冉为皇后,姬丹夏,你看清楚,陛下心里根本没有你。”不可否认,林柔依这番话,还是触动了丹夏的心肝,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啊,上官家的女儿不准嫁皇族,那北夜灏力排众议封她为后,唯有一个原因,那便是……情,他对她有情,他是她的心上人,她亦是深埋在他心底的人。

    好一桩郎情妾意的煽情对码。她姬丹夏怎么就陷进其中,客串了回第三者呢。

    哎,这再世做人,做的真失败。

    收起那份郁闷心思,丹夏挑了挑眉,决定继续进行即定计划。“你说的没错,我只是个亡国公主,哪比得上你,父居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陛下看着你父面子,也会对你宠爱有佳的。林柔依,你这富贵命,全是你爹保来的。你又有什么脸面说我呢。

    我是亡国公主,天下人口中的红颜祸水。你却是司丞千金,最终,依旧只捞了个妃位。我都替你委屈。

    你好好努力,争取给陛下生个一儿半女,你那司丞爹再从旁努努力,这皇后之位唾手可得。加油……”一番话,说的相当的冠冕堂皇,说的林柔依红的眼睛,说的周边几个女人自动自发退后。

    最终林柔依起身。一步步向丹夏走来。大有与丹夏一决高低之势。

    然后,就好像演戏般。突然间,她屈身抱头,大喊疼……然后那些围在一起想为难阿绿的婢女迅速回防,然后便见被一堆人簇拥的林柔依猛然抬起头来……额头青了一片。

    “姬丹夏,你是妖女。”她没有看清丹夏如何出手,只看到她手那么一扬,明明没见她手上有什么东西,可自己却一阵剧痛,一定是她,是她出手。

    “林柔依,这便叫报应。你还记得阿碧吗?是她回来了,她就在你身后,她的头呢……她在找你要头。”丹夏说的一本正经,林柔依初时还不觉得什么,毕竟青天白日的,可她不由得想起刚才那一幕,难道,真不是这姬丹夏出手?难道真是那个顶罪而死的婢女阿碧。

    鬼……

    林柔依嘴里叫嚷着鬼,一脸恐惧的向自己寝宫而去,她的婢女初时不明所以,但看到自家主子一脸惊恐。不由得觉得周身奇寒,也咋呼着追着林柔依而去。

    片刻功夫,御花园恢复了平静。阿绿立在丹夏身边,奇异的安静着。

    “主子,是她,是她害死阿碧的是吗?”半晌后,阿绿声音淡淡的问道。丹夏点头。“恩。”

    “陛下知道吗?知道是她陷害主子,以至主子险些死在牢里。”

    丹夏再次点头。

    阿绿沉默。原来,这才是真实的世道。原来,坏人是可以逍遥法外的,原来,正义从来都是狗屁,原来,陛下早己知道,却依旧放任林柔依,原来,什么情啊爱的,全是假的。原来,陛下根本从不拿自家宝贝的公主当回事。原来,主子便是陛下的棋子,用来安抚苑国降民,原来……好半晌。阿绿一声哽咽。“主子,咱回琉璃宫。这离国上自皇帝。下至宫女,都欺负主子。主子,阿绿错了,阿绿以为那男人对主子一往情深,阿绿以为嫁给他,对主子来说是最好的归宿。主子,阿绿错了。”

    抱着哭成一团的阿绿,丹夏心头一片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