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05】毒去蛊至

【105】毒去蛊至

    【毒去蛊至】时隔几天,几乎与上次一般无二的画面。丹夏毫无知觉的躺在榻上,一张小脸白的毫无血色。林凤举在一旁抓耳挠腮,实在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丹夏确实中了‘梦里逍遥’那颗丹丸也确实是‘九转回心丹’,服了它后,丹夏也确实苏醒了,而且脉相毫无问题。怎么突然间,又再次昏睡不醒呢?

    “王爷,姬主子不似中毒,脉像正像正常,属下无能,实在看不出问题出在哪里?”北夜灏冷冷的点头,这也是他疑惑的地方,如果是毒,林凤举不会探查不出,哪怕是剧毒,也总有一丝端疑,刚才他也探过丹夏的脉,脉相平稳,即无中毒之人的气短,也无中毒的症状。可丹夏却真真的叫不醒。

    林凤举甚至用了金针刺穴,刺的还是人最痛的穴道,这是典狱司大牢里用来逼供的招术,可没用。

    丹夏依旧紧紧闭着眼睛。北夜灏揉了揉眉头,冰冷的眸子中泛着隐忍的暗光……他虽不知幕后之人是谁,但这人一次次对姬丹夏出手,己侵犯了他的底线。

    “凤举,以你之见,还有什么法子能让人一下子这样,比如假死药之流?”

    林凤举沉思:“假死药?那只是传说,存在与否值得商榷,就算有,即然叫假死药,人也应该是气息渐熄的,不会像姬主子这样,气息平稳。至于主子问的能让人一下子变成这样……以前属下倒听师傅提起过一些。

    南疆的巫术或许可以……北疆的蛊,也有那种让人一夕间失去知觉的。”

    巫术?蛊毒?北夜灏沉思,这幕后到底是何方高人?连这种像他这样身份都接触不到的剧毒来害丹夏,不仅如此,竟然还用了离奇的巫术,南疆的蛊虫……

    如果真是巫术或蛊,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难道是想置丹夏于死地,如果他们只是想让丹夏死,何不立刻施法,反而让丹夏这样不死不活的昏睡,如果他们另有目的,为何不见有人出面交涉……想着想着,北夜灏眸子深深一沉,一个人迅速划过他的脑海。

    “属下觉得,是蛊的可能大些,南疆巫术据说传自浑沌海外异域之地,本来就神秘莫测。更是不与朝堂权贵结交,若是能请动巫者,亦不会用在为难姬主子一个小女人身上。若想做什么,大可直接找到对手。不必如此迂回。

    倒是北疆的纵蛊之人,近年来常与各国权贵结交。况且北疆地处险恶。泥沼遍布,他们需要大量的食物马匹,便有人用这蛊虫来换……”北夜灏听完林凤举的话,低头沉思着。

    正在这时,一道赞同的声音从门外响起,随后,不经传唤的推门而入。

    “凤举说的不错,四哥……七弟不请自来,四哥莫怪。”北夜灏连眼神都懒得赏给他半个,北夜扬摸摸鼻子,对于自己的冷遇很是郁闷。

    他大老远巴巴跑来救人,他家四哥连个正眼都不赏他,做人有他这么失败的吗?

    一声长叹,可气的是他还不能生四哥的气……“四哥,刚才七弟在来这里之前,去找了找林侧妃,四哥你猜怎么着?哎……四哥你都不好奇吗?”北夜扬一番英雄气短的长翻大论过后,非但没如愿换来自家四哥倚重的眼神,反而惹得自家四哥看他的眼神更冷了。不由得嘿嘿一笑。

    自说自唱的继续道:“你猜怎么着,这‘九转回心丹’是林清依对她说的,这林清依是谁,太子妃。是整个离国最盼着太子能登基为帝的人。她会这么好心?真心帮自家妹子?帮了干嘛?让自家妹子的男人与她家男人争位?

    然后一个落败,丢了荣华富贵……

    林清依才不会那么傻。她与林柔依相交,无非是想借着林柔依的手,暗害四哥你,这不,找着机会了。

    这九转回心丹定是有问题,而且这问题,一定与太子脱不了干系。

    而且臣弟突然想起……三年前,大皇兄曾在北巡之时遇到暴雪封路,险些困死其中。最后被人所求,当时父皇还赏了那救太子之人一大笔银子……太子也留那人在府中盘旋数日。臣弟打探,那人便是北疆人,而且是北疆那塔部落的首领谪子。那塔部落……可是整个北疆最擅长养蛊的部落。”北夜扬终于说完,一幅气短的样子,吆喝林凤举给他斟茶。林凤举眯着眼睛,一幅不情愿的给这位七王爷倒茶。

    便在茶递到北夜扬手中之时,两人目光一接,皆一沉。

    他们心中清楚,如果真如北夜扬所说,是北夜涵出手。那要救丹夏,简直难如登天。可以他们的了解,这灏王殿下对姬丹夏,那是用了心思的。

    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丹夏这样睡死过去。必定要出手相救……到那时,势必要与太子正在对上。而这样一来,他们所有的努力终要白费。而控制着丹夏生死的北夜涵会更加无所顾及,相比之下,灏王便会束手束脚。

    此时,如果舍丹夏,则一切照旧,甚至他们可以反其道而行,假意与北夜涵周旋,引出他的狐狸尾巴,如此一来,主动权一设置,反而掌握在灏王手中。但前提是,灏王要放弃姬丹夏,如果他一味顾及姬丹夏的性命,则此事难如登天。北夜扬想到这里,放下手中清茶。敛起一脸玩笑之意,陡然郑重起来:“四哥,在你心中。大业重要?还是姬丹夏更要?”

    北夜灏没有回答,北夜扬也不指望自家四哥会回答他这种明显触犯底线的问题,继续道:“其实这个问题臣弟问的很白痴,是人都知道。天下在手,美人便有,而且是数不尽的美人,臣弟也清楚,姬丹夏确实与普通女人不同。

    她独立,坚强,虽然生的娇美如花,性子却倔强的很。不仅如此,她还聪慧无双,甚至有国士之才……可是四哥,即使她再好,你不要忘了她的身份,她始终是苑国公主。你终究是与她有着亡国大仇……何况她那性子……四哥,听臣弟一句劝,就算不为你自己,为了那些为你舍命的属下,为了那些把头别在腰带上跟着你的官员。你要三思啊!”

    ***加更。收藏,鲜花,贵宾,pk,盖章统统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