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100】唇似冰晶

【100】唇似冰晶

    【唇似冰晶】‘梦里逍遥’……她去逍遥了,他怎么办?

    不,他的女人,怎么能这么容易送命,就算是她真的死了,他也要到阎王殿将她拉回来。这样一想,北夜灏瞬间敛起外泄的情绪,片刻后,他起身时,除了俊脸有些苍白,己经恢复如初。

    “来人……”

    夜色身形一闪,己在门边。“本王要知道今晚发生了什么?速去查。”夜应点头,身形一纵,消失在夜色里。

    “来人……”这一次,出现在门边的是老管家。

    “寻名医,只要能救得下姬丹夏,代价,任他开……”老管家面色一变,躬身退下。

    “来人……”第三次出声,林凤举出现在门边。

    这一刻,北夜灏的声音渐渐变缓,虽然他极力克制。但一丝彷徨之色还是不经意泄出。“凤举,可有办法寻到令师。”林凤举的师傅玉虚子,号称天下第一神医。只是他形踪飘渺,任谁人也不能掌控。

    林凤举黯然的摇摇头。“主子,师傅曾经跟属下提过这‘梦里逍遥’师傅言道,这毒乃江湖第一楼‘寒夜楼’创楼祖师精心炮制,历经数代传承,己近失传,即便现任寒夜楼主秋寒月亲临,也未见得能解……更何况,姬主子中毒己过一个时辰,就算此时师傅带着解药亲临,也于事无补。”林凤举的话犹如当头棒喝,北夜灏听完,失神的摆摆手,林凤举一声叹息,身影再次隐于暗夜中。

    有情事,明知道真相,仍是不愿相信,就像现在明知道姬丹夏十之**中的便是‘梦里逍遥’,可他宁愿她只是睡着了,哪怕睡上一世……

    ***不出一个时辰,管家便来回话,说是近几个月来,府中女人见丹夏疑似失宠,都前来挑衅过,尤其是林柔依,他曾经警告过她,她也着实老实了数日,只是见他对丹夏再也不加理睬,便三不五时的约上府中另几个女人来此与丹夏为难。

    而且言语极尽污辱之能事。

    管家才说到这里,霎时感觉一阵冷意向他袭来,他抖了抖身子,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主子没让他停嘴,他只能继续道。

    “昨日午后,林侧妃还带了芙蓉阁的知翠苑的主子来此,在绛雪园停留了大约一个时辰,至于说了些什么,奴才却是不知,不过侧妃娘娘与几位主子走后,姬主子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说到这里,聂管家简直要被北夜灏身上散发的冷戾和杀气击垮。竟然身子一软,扑通一声,趴倒在地。

    “主子,是属下的错。求主子饶过奴才这条狗命。”是他有眼无珠,以为自家主子只是一时迷恋于苑国公主的美色,而三个月前,主子终于幡然醒悟,将姬丹夏‘打入冷宫’他是做奴才的,当然得看主子眼色行事,自家主子都不当姬丹夏是一回事,他当然不会对姬丹夏多么上心。

    就连这绛雪园的吃食,近三个月来,也颇多苛刻。

    不曾想主子对这位苑国公主这般上心,林侍卫传了密信,主子竟然不顾皇家斋戒,连夜赶回。就算主子极力掩饰,可他还是从主子的脸上看出他的心焦。

    那一刻,他终于知道自己犯了错,而且是致命的错误。

    今夜,姬丹夏之所以中毒,很大的原因是,他并未将绛雪园当成府中重要之地来布防。只是随意安排了几个侍卫。以至刺客只一招调虎离山,便轻松进了绛雪园,伤了姬丹夏。

    “聂慎,你跟在本王身边多少年了?”北夜灏好像根本没发觉眼前的男人颤抖成什么样子,只是将视线微微上调,那里,一轮弯月如钩。隐约间,他似乎看到丹夏柔和的笑脸,北夜灏心一拧。忽啦一声转过身子,看向榻上的丹夏。

    女人依旧吐气如兰,只是,气息似乎比刚刚又弱了几分。

    “回主子,十年。”身后,聂慎僵硬的道。

    “你该知道,渎职会是什么下场……”北夜灏轻轻一个问题,让年近四十,在府中威风数年的聂管家登时身子一软。

    “渎职……杖一百…断一手…砍一足……”

    北夜灏冷冷领首。“既然清楚,自去领罚吧。”

    聂慎一听,眼睛一翻,竟然吓得昏死过去,北夜灏冷冷看他一眼,一扣掌,自有暗卫上前,将聂慎架走,自始至终,他再没多看一眼这个跟随他十年的管家。

    在他心中,无用之人,不必留。

    处罚了聂慎,并未让北夜灏的心里好过半点……归根纠底,一切都是因为他,这些奴才一个个都是看他眼色行事,他想冷一冷丹夏,便将注意力远离丹夏,以至府中诸人欺辱丹夏至此,而小女人性子倔强,便这样强忍着。

    他聪明些,便该派暗卫暗中保护她,可他以为丹夏即己‘失宠’那些有心人便没有必要动她。以至终于铸成大错,如果要罚,他才是最被被罚的那一个。

    想到丹夏被数个女人围在中间,一张小脸惨白的受人指责那一幕,北夜灏半眯起眸子。怔怔的看丹夏半晌。

    最后,温柔的在丹夏耳旁道:“女人,她们胆敢欺负你,就要付出代价,本王现在就去为你出这口恶气……你,便不要再气了。睁开眼睛看一看,只看一眼……也好。”说到最近,声音己是说不出的苦涩。声音落下后,男人缓缓低下头,唇轻轻贴上丹夏毫无温度的樱唇,缓缓摩挲着。好似只要他这样做,丹夏的唇便会恢复往昔的温度般。

    许久后……男人猛然起身,大步离去。

    ***黎明前是最黑暗的时刻。也是人睡的最香甜之时。本应平静的灏王府,却仿佛开了锅。分布在后院的诸家美人被侍卫吆喝着起身。连梳头更衣的时间都没给,便被集体带来了灏王府正厅。

    夜色来报,除了芙蓉阁的玉芙蓉不知去向,其余女子皆被带至灏王府大厅。听到这里,北夜灏眸子沉了沉,烛光摇曳,男人瞳孔如潭。

    本来满腹怨怼的美人们,在看到正厅中端坐的男人时,都乖乖熄了音。

    那是怎样一张脸啊,冷的似冰,眸中暗光如箭,似乎下一刻,便会激发而出,穿透她们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