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94】月下一醉

【094】月下一醉

    就在这时,身后响起些微的声音。丹夏回身,只见夜色抱剑跟来。那张俊脸虽然依旧冷,可似乎带着一抹狼狈之色。丹夏轻轻一笑。“怎么,想明白了,觉得与本小姐一醉是件美事?”

    “……反正主子也不需要我守着,不如守着姬主子。”踌躇半晌,夜色才启口。丹夏摇头一笑,也不挑破夜色拙劣的谎言,活着己经那般累了,何必要事事清楚,更添疲累。

    “那好,我命令你。去酒窖给我偷几坛佳酿,记得啊,要佳酿。”轻声吩咐完,丹夏抬步远去,夜色看了丹夏的背景半晌,才嗖的一声,消失在夜色里。

    第一次,他乖乖的执行除了北夜灏以外人的命令。

    丹夏没有回屋,她觉得屋中那熟悉的冷香让她憋闷,虽然知道他心中早己住了个人,可最近这段时间,他对她的宠怜让她选择暂时忘记那些,就做个平凡的受尽宠爱的小女人。

    不想,今夜那一幕,让她自欺欺的假面具被毫不留情的撕破。心中说不出是个什么味道……疼?有;酸?有;还有几丝说不清倒不明的难受……站在树下,丹夏看向月亮。

    记得现在时,她才进组织没多久,组织中负责带她的一位姐姐曾经告诉她,人活在世上本来就很苦,做为女人便更苦了,如果哪天想哭了,又没有肩膀可任自己放纵流泪的话。便抬头看天。那样,眼泪便知道,你不想让它流出来,它便会乖乖的缩回腹中。说完这话的第二天,那位姐姐便在招待任务时,因被同组同事出卖而死于乱枪之下,到她死时,她的眼中依旧没有泪。

    从那天起,她很少再哭。因为知道,流出的眼泪没人心疼,很lang费。就像自己现在这样,付出那么浓的感情,却依旧是个尴尬的存在,自己想来,都觉得可笑。

    她堂堂姬丹夏,不仅是苑国公主,身子里还住着一抹来自异世的灵魂。竟然在这里悲春伤秋的做尽小女儿姿态,这实在太不附合她的品位了。她是那种如果知道心爱之人背叛,便举着机关枪去质问他,如果结果不如她意,便一梭子轰了那狗男人的女人。怎么到了这里,竟然成了这样畏手畏尾的样子。

    这样一想,丹夏心神大震。

    觉得这月亮似乎都明亮了几分,天大地大,何处都可为家。

    心若自由,身沐长空……这是她人生的信条,不管她与北夜灏结果如何,她爱过了,付出了,若干年后,她蓦然回首,不会遗憾。这便是圆满的人生了。何苦一个劲的纠缠在他爱不爱她,或是他爱她多深这个让人烦恼的命题上。这样一番感悟,丹夏觉得心情舒畅多了。正在这时,夜色也拎着两坛酒回转。

    “夜色,你真的偷来酒了?这是什么酒?你有没有被人发现,别明天一早堂堂的夜大护卫被府里侍卫当小偷抓起来。”夜色一听,向来冰冷的俊脸上额头似乎划过黑线。

    这女人,难怪主子说折磨人。

    这说的什么话,就算被发现了,想他堂堂护卫守领,还会因为两坛酒被问罪。心里虽然觉得丹夏有些好笑。可看到丹夏静静看向他的目光。夜色还是郑重的摇摇头。

    他一摇头,丹夏终于放心的一笑。“那就好,咱今晚不醉不归。走,喝酒去。”难得见夜色对自己这般和颜悦色,虽然她与他并不熟,可也知道他是北夜灏最信任的人。这个时候,没有北夜灏陪在身边,找个他最信任的人陪她喝上几杯,也算聊表安慰了。

    “去哪喝?”夜色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位姬主子的想法。既然是喝洒,她竟然不是奔有石桌的亭子去,而是直奔王爷寝室,难道她还要邀他入室一聚不成?

    “笨,赏月品酒,当然奔高处了,夜色,你会轻功不?带我上屋顶。”丹夏很爽快的提出要求,夜色却踌躇了。她是王爷的女人,自己就算碰一下她的手臂,也算是逾越。

    可看到丹夏看向他的眼神,虽然极力掩饰着失落,可依旧被他看出几分心殇。不由得,他心一软。她与他,何其相似。就像她所说,他们是同病相连的。

    不由得,夜色伸出手,握紧丹夏手臂。随后身子一纵。

    像飞一样,丹夏放松的闭紧了双眸。任自己在风中遨游……

    “到了?”几乎是眨眼间,丹夏便觉得脚踏实地了,睁开眼睛,有些不满的看向夜色。夜色一哂,嘴角微微勾起,扬起一抹无奈的浅笑。这是丹夏第一次见他笑,不由得怔大眼睛看着,夜色有些狼狈,匆忙侧过身去。

    “到了。”这是回应丹夏的问题。

    “会轻功就是好,夜色,你说我如果轻功了得,忽啦……一飞冲天,再也不回来,再也不用看那臭男人假笑的脸,再也不用去为此怀疑自己,不会再伤心,不会再心痛,那该多好!”接过夜色递来的酒坛,一把拍开封口。一仰头,便灌进一大口。

    酒气呛人,丹夏一阵闷咳。

    身旁,夜色也席地而坐。见丹夏那彪悍的喝酒姿势,不由得出声。“慢点喝,这酒是三日醉,一醉醉三日,不可多喝。”此时的丹夏,哪里听得进劝导,这酒入喉辛辣,入腹后却觉得绵软,回味悠长。

    片刻后,丹夏便觉得晕呼呼的,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丹夏知道自己醉了,她心里也清楚陪在身边的男人不是北夜灏,可却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她侧身,双目欲泣的看向夜色。

    眼神深邃的让夜色心惊。看了半晌,丹夏突然启口。

    “我再也不想爱你了……”在夜色震惊的眼神中,丹夏轻轻说完,随后傻傻的一笑,随后将自己蜷成一团。静静的闭上眼睛,一滴泪,顺着如玉的脸颊缓缓淌下,心伤,却无人知晓。

    夜色沉默着,按规矩,这个时候,他应该退后三步,看护着丹夏,以防丹夏滑下屋顶,然后规矩的等主子回来。可他却没动,他一手托着酒坛,一手支着身子,看着身侧的丹夏。

    随后,缓缓的,将酒坛送到唇边,一仰头,让辛辣的酒液直滑入腹中,这姿势和刚才丹夏饮酒的姿势如出一辙。狂饮了几大口,夜色学着丹夏的样子,躺下……这种感觉是他从未尝试过的放松,似乎连上官嫣冉也从脑海中渐渐淡去。

    想起刚才丹夏临睡前的那句‘我再也不想爱你了’。夜色心中一紧,这一刻,他竟然觉得丹夏是那么的可怜,比上官嫣冉还要可怜,虽然她陪在主子身边,虽然主子看似对她甚是宠爱。

    可她,依旧寂寞。

    而这种感觉,他深知。同病相连,想起丹夏曾说过的话,夜色缓缓闭上了眼睛,同病相连。一样的相思深种,一样的病重无药可医,一想的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步走进深渊。一样的……

    ***求支持哈,收藏,留言,全部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