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90】嫁祸真相

【090】嫁祸真相

    “王妃,您消消气。”

    “消气,你让本宫怎么消气,姬丹夏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竟然把王爷的魂都勾跑了。”林柔依喘着粗气,原来还算漂亮的小脸扭曲的甚是丑陋,她真的不明白,陛下寿宴时,陛下己经表达的很清楚,他厌恶姬丹夏。那己说明这姬丹夏不管是为妃为姬,都会惹得离帝大怒,既然如此,王爷他为何还把姬丹夏留在身边,徒惹陛下愠意,他难道不知道,陛下身子一日不如一日,此时不争,更待何时,难道真的让太子登基,要知道太子素来心胸狭隘,如果真的登上帝位,王爷哪里还会有好日子过。

    更何况,如果太子真的登位,林清依便会是皇后。到那时,自己更不被父兄看重了,自己的娘亲在林家会备受欺凌。这样一想,林柔依简直心乱如麻。可她又实在没有办法,想来想去,还得去找林清依帮忙。

    于是,她努力压下怒意,伸手招来汀兰。“你速去太子府,将这封信送给太子妃。”拿出一早拟好密信,林柔依支使着汀兰,汀兰赶忙应是,怀揣密信,迅速出了门。

    她知此次自家主子是真的动了怒,如果她差事办的不好,兴许便会被波及,都是那个姬丹夏,如果没有她,她家小姐在这灏王府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现在可好,王爷的魂都被姬丹夏迷走了,对小姐不闻不问。做为丫环,她万分怀念以前小姐呼风唤雨的日子,连她也跟着风光,这样一想,汀兰不由得加快脚步。

    就在出了伊人雅阁,转身王府侧门之际,因为走的太急,竟然不小心与一个人迎面撞上。害得她后退几步,险些摔倒在地,汀兰大怒,刚想伸手教训撞她之人,一抬头,看到一个年轻男子一脸笑意的迎视她。

    这人她认识,而且很熟悉,是林凤举。王府中年纪轻轻的素手神医。亦是她们小婢女平日谈起来脸红心跳之人。

    对上林凤举的笑脸,汀兰的怒意瞬间熄了,换上一幅娇滴滴模样。柔声唤着:“林公子。”林凤举依旧笑着,将汀兰上下打量一番。在林凤举打量的目光中,汀兰满心紧张,交叠放在身前的手,更是不由己的摸向袖头,那里面,是自家主子给她的密信,有的人紧张时,便习惯性的做些小动作,例如,手总摸向自己心中重要的东西。林凤举见汀兰娇中带羞,却透着莫名紧张的样子,不由得微拧起眉。

    “汀兰姑娘,脚步匆匆,要去哪里?”

    “回公子,去……奴婢去,去给侧妃娘娘买糕点。”汀兰急中生智,自认寻了个不错的错口。林凤举笑得更开怀了。凑近汀兰,要知道林凤举只是她们奴婢之间臆想的对像,她哪里经得起林凤举真的与她有什么。见林凤举亲近自己,大脑登时一片昏昏然。

    当林凤举挨近汀兰,近到只隔一个手掌宽度的距离时。

    林凤举突然出声:“汀兰,袖子里藏了什么?”

    “藏了信,送给……”就在这时,汀兰神情一颤,下一刻,一声惊叫,慌张的看向林凤举。“林公子,奴婢袖子里什么都没有藏,真的没有,奴婢真的是为侧妃娘娘买糕点,真的。”

    “真的吗?”林凤举拉高声调。下一刻,身子陡然向前,就在汀兰不知所以之时,手指一伸,点在汀兰穴位上,随后,长手再一翻。汀兰袖中密信便被林凤举捏在手里。

    见此,汀兰脸上一片死寂的白。连开口狡辩都嫌多余了。

    “汀兰,这封信写给谁的,你自去和王爷解释吧……”

    片刻后,暮雪阁,北夜灏的书房。北夜灏面色平静的展开信,迅速过目。随后,眼底迅速翻腾起暗光,半晌后,那暗光逐渐平静。“汀兰,你是乖乖自己招,还是本王伺候你招?”

    汀兰早己吓的滩软一团。当北夜灏那双半眯的眸子扫向她时,她甚至吓的呼吸一滞。北夜灏自有一股上位者的气息,岂是这个小小丫环可以对峙的。汀兰喘着粗气,做着困兽之争。

    “夜色,拖出去,喂狼。”夜色应声而入,一把拽起汀兰,吓傻的汀兰在夜色粗鲁的动作中,终于回神。渐渐的‘喂狼’两个字映入脑海,她尖叫一声,挣脱夜色的挟制,匍匐在地。

    她知道灏王喜狼,在城外有个狼舍。

    她不要死,她不要被狼撕碎,不要。

    “求王爷饶命,奴婢招,奴婢全招。”小姐,对不住,不是汀兰骨头软。实在是那样的死法,汀兰怕。

    汀兰终于开口,虽然说的磕磕绊绊,但意思表达还算清楚。

    随着汀兰出口,北夜灏的眸子剧烈的变幻着,最后,一甩手,夜色再次将汀兰拉起。在汀兰祈求的目光中,淡淡的两个字,从北夜灏唇中吐出。

    “喂狼。”

    汀兰的尖叫声被夜色一掌拍断,随后,夜色像拖条死狗般,将汀兰拖走。很快,屋中只有北夜灏与林凤举二人。

    “主子,这些事要不要告诉姬主子。”

    林凤举在心中摇摇头,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他倒真没想到,那个林侧妃竟然还有那个本事。

    嫁祸,投毒,请旨赐婚……女人啊,真是潜力无限,逼一逼她,倒真的让人不得不刮目相看。

    北夜灏没有回答林凤举的问题,只是用两根手指轻轻捏起那封林柔依请求林清依再次出手帮她惩治丹夏的密信。他不怀疑这是假的,那汀兰跟在林柔依身旁数十年,如果不是怕被喂狼,她恐怕还是不会开口的。

    他只是觉得恐惧,印象中,林柔依是个温柔娴淑的女人,入府数年,他自认待她不薄。他虽没给她正妃之位,却将府中大小事物交由她手。而她也一直乖顺,没想到,那竟然是她披着的一件伪善外衣。

    至于是否告之丹夏,北夜灏摇头。“凤举,闭紧你的嘴,今天的事如果被丹夏知道一分,你去狼舍给本王护狼去吧。”林凤举伸出三指,表示自己不会说。他才不要去给畜生看病,而且还是喜欢吃人的畜生。

    见林凤举应了,北夜灏轻捏信纸纸角,移向火烛……就在火花爆开的那刻,他又突然将信纸移开。随后,转身,将密信扔进身后一个暗匣。这才不慌不快的起身。“去看看丹夏在做什么,叫她过来陪本王用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