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88】俯身认错

【088】俯身认错

    丹夏求见……夜色轻轻一句话,好似沸水中突然注入滚油。激得书房中诸人瞬间脸色剧烈变化着,最后默契的看向主座。此时,北夜灏己收起最初那一刻眼底的惊诧与意外。换上一副平常样子。

    只是熟悉他的安曦合与狄晖,还是能从他微微耸动的眉宇间,看出他此时的不平静。

    “准。”

    这个准字吐出后,书房中响起几声轻微的吐气声……他们虽然不清楚自家王爷与姬丹夏发生了什么。可自家王爷最近一副‘别惹我,谁惹谁倒霉’的糗脸还是让诸人惶惶不可终日,担心哪句话说的不对,惹得自家主子翻脸。要知道一个不经常翻脸的人,一旦翻起脸来,那可是相当的可怕。

    而且这张脸每次从绛雪园出来后,尤其的冷,傻子都会知道这一切一定与绛雪园那位姬主子有关。

    说来也奇怪,上次‘惊寿宴,失帝心’的戏码演的出奇的成功,最大的功臣非姬丹夏莫属。可自己离帝寿宴后,他们却一次也没见过姬丹夏,这很不附和常理。现在,是进行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了,主谋不在,让几人觉得心里好像缺了什么般。当然,这话他们是万不敢对自家主子提起的,他们怕一个不小心。捅了马蜂窝,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与丹夏相识时间不长,共事时间更是短。可不知不觉间,几人都觉得丹夏有一股让人信服的气质,尤其她浅笑着三言两语道出胸中城府计策之时,真的让几人觉得丹夏有一股久居上位的气度,竟然让人觉得她似乎在指点江山。

    明明是个女子,却有一股连男子也不如的风华……

    现在听说丹夏求见,而自家主子虽然脸色平静,却更像伪装平静的说出准字时。诸人心中都觉得一轻。心里甚至隐隐升起盼望。就连最初对丹夏看不顺眼的北夜扬也觉得数日不见那‘女鬼’生出几分想念,当然,是纯粹的想念,他虽风流,却不下流。那姬丹夏既然是自家四哥的女人,而且他那冷心冷肺的四哥似乎还挺看重那女人,他便失了兴趣,他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而与自小亲厚的四哥大打出手……女人嘛,再美,再艳,也就是件尚能入眼的衣服,这件没有,再寻件新的便是,这点,他看的很开。

    至于那女人曾经得罪了他,他看在四哥面上,也决定大人不计小人过。想他堂堂扬王殿下,如果跟个女人一般见识,岂不失了风度面子。越想越觉得自己大方的北夜扬,在看到缓缓跨进书房的丹夏时,登时觉得自己做的非常对。此时他家四哥,虽然极力佯装平静,可那放在身侧微颤的手臂,还是出卖了他。

    这样一幕,让北夜扬甚是庆幸,还好自己没想法报复那姬丹夏,如果自己真的出手,不知四哥会不会顾念手足之情。

    还好啊。

    有这种庆幸心思的又何止北夜扬一人。其余几人见到丹夏进屋,见到她盈盈拜下,见到自家主子看似平静,实则眉梢眼角缓缓挂上喜悦的样子,都庆幸这么姬主子终于肯屈尊降贵亲临暮雪阁了……

    诸人的想法,丹夏此时可没心思理会。她全部的心思,感观,甚至六识都放在面前男人身上,他冷着脸,半眯着眼,丹夏从他的表情中窥不出对于她的主动来访,他是欢迎还是厌烦。只能按奈住心里的惊慌,优雅的行了一礼,随后乖顺的立在一旁。

    “有事?”男人开口了,淡淡的两个字,有着刻意塑造的冷漠。

    “丹夏是来请罪的。”说着,丹夏再次盈盈一拜,眉眼微垂,倒真是一幅认罪模样。

    “请罪?你何罪之有?”她来了,她终于肯屈服了,这个认知让北夜灏不知是喜是忧。在他的印象中,姬丹夏不是个轻意认输的人。就像当初在苑国,苑帝那样威胁,她依旧毫不所动的跟在他身边,哪怕牢狱。在他的印象中,这女人便从没服过软,哪怕苑皇宫时,自己为了惩罚她,而放任北夜涵辱她,她看似听进了他的忠告,可自始至终,却没见她学乖过。还有上官嫣冉来访被她撞见那次,那样的决绝,甚至连命都不要了。

    这样的姬丹夏,才是她熟悉的姬丹夏,而现在这个一脸讨好,笑意冉冉的姬丹夏,他觉得陌生,可心底又升出几分庆幸,还好,她终于肯理自己了,终于不再死气沉沉了。

    可丹夏的转变太快了,昨夜,她还一幅失心样子,此时,却又一幅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他与她,一直相安无事的样子。想到这些,男人眼底升起浓浓的疑惑。

    “丹夏太倔强了,明明很小的事情,却总是被丹夏小题大作。而且丹夏还一幅牛脾气,总惹王爷生气。王爷休怪……刚才姐姐来看丹夏,把丹夏训斥了一番。丹夏幡然省悟,特来向王爷告罪。”丹夏觉得自己很温柔,很女人了。她思来想去,决定好好享受最后平静幸福的时光,至于未来,天知道……反正未来不可逆转,不能躲避,那便到时候再说。原则说来,这是一种另类阿q精神。

    在迎来最后结果之前,她需要做一件事,那便是帮阿碧报仇,不管仇人是谁,一定与北夜灏脱不了关系,丹夏觉得,那暗害她之人,定是不喜灏王宠她,那她便偏要让北夜灏宠着自己,想那害她之人,见不得这一幕,便会再次出手。只有那人再次出手,她才有机会拨云见日,揪出那凶手。

    心思翻转着,丹夏眨着眼睛,一脸无辜的迎上北夜灏注视的目光。见男人眉头微蹙,丹夏咧开小嘴,明媚一笑。“殿下……”这声殿下唤得却是娇憨无比。北夜灏心一颤,一股无力感顿生。

    面对这女人,他就没平心静气的时候,不是气得半死,就是烦的半死,再就是惊得半死,算了,不管她怎么样的,总好过她像个活死人般。既然她来了,那便是想通了,这样也好,此时正是多事之秋。他确实不应将诸多心力放在女人身上,这时她能来,很好。这女人的小脑袋瓜还是很好用的。

    说不定,真的能助他。

    这样一想,北夜灏阴沉的俊脸缓缓展平。半晌后,他终于对丹夏伸出手。“过来吧。”这三个字,却是含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无奈与纵容。丹夏心中一喜,小脸一片明媚春色,似乎连午后的日头,都不如她来的灿烂。奇异的,北夜灏郁积许久的心好似瞬间拨云见日,心底隐隐升起一股满足与安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