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84】谁心更疼

【084】谁心更疼

    “北夜灏,求你……”在男人这般疯癫的话语中,丹夏终于屈服。

    “求我?求我什么?”男人泛着冷意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自嘲语气。他看向丹夏的目光依旧嘲讽十足,他平日温柔的眸子依旧幽深无底。“求你,放我离开……”

    以为丹夏终于屈服了的北夜灏。再次因为丹夏轻轻几个字而神情一僵。他不敢置信的看向丹夏,不明白这个女人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他话都成这样明白,她竟然还这般拒绝他。

    难道生他北夜灏的孩子让她很为难吗?

    难道能生下他的孩子,不是她的荣幸吗?为什么她要拒绝,而且不留余地的拒绝。当傍晚时,分别听到来自夜色与林凤举两人禀报的消息时,他真的觉得心瞬间从血肉变成了石头,再也没有丝毫温度。

    他这般待她难道还不够吗?

    她到底要什么?除了那所谓的自由,他什么都可以给她。难道这些便不能抵消她心头的怨怼吗?想他堂堂灏王,竟然因醉酒而拉着小七‘诉苦’害得酒醒后被北夜扬一通奚落。虽然难堪,好在北夜扬算是给他指了条‘明路’。小七说拴住女人的最好方法,便是让她生个孩子。有了孩子,女人自然收心。

    他想了许久,觉得这个方法虽然不算顶好,但也聊胜于无。

    一旦丹夏有了他的孩子。她那么善良,一定不舍得丢弃孩子。到那时,就算让她离开,她也会心生不舍。于是,他终于决定,要个孩子。一个属于他与丹夏的孩子。既然心中有了想法,下一步便是将他付诸行动。于是最近他化身为狼,好似永远也要不够似的。而那避孕汤药,他便一直没吩咐林凤举准备。

    他是王爷,十五岁后接触女色后。便很注意这点。他不要的孩子,他绝对不允许存在。他的人生皆在他掌控之下,不允许一丝偏差。至于子嗣,在他登上大位后。会选择适合的女人为他生一,两个。不要太多,他们诸兄弟争位便是血淋淋的教训。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经历他曾经经历过的噩梦。

    至于孩子的母亲是谁?他从未认真考虑,一度他曾想过上官嫣冉,毕竟她聪慧贤淑。相信她会把孩子教养的很好。

    可这个念头随着与丹夏相处一日日变淡。直到现在,他竟然疯狂的想着他与姬丹夏的孩子会生的如何?什么样的眼睛?什么样的鼻子?如果是女孩,会不会像丹夏那般美丽。如果是男孩,脾性又会向谁多些……

    可她不要,她不稀罕,她甚至主动找林凤举,求他帮忙。

    这对他来说,是十足的讽刺。一个女人为了离开他,拒绝怀上他的子嗣。这话如果说出去,恐怕无人会信。可它偏偏就发生了。

    做为王爷,做为男人,他怎么能够允许。

    她不要,他便一定要给。这里是离国,是灏王府,这里的一切,他说了算。

    心中如是想着,北夜灏冰冷的脸孔渐渐绽出丝丝笑意,他一步步向丹夏走去。他走的那样慢,每一次抬步,都让丹夏心房一缩。明明几步远的距离,丹夏却觉得自己便像被绑在木桩上,等待被凌迟般漫长没有尽头。本能的,她缩紧身子,尽量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男人见到丹夏惊恐的动作,唇角笑意加大。可那笑,依旧没有到达眼底。

    “北夜灏,你做什么?”终于,在男人含笑立在床边,动手脱下自己的绛紫外袍时,丹夏颤抖的出声发问。“丹夏以为本王打算做什么?”那个做字,男人咬的尤其重。

    “如果你打算对我用强,我会看不起你。在心底鄙视你。”凭着对他的几分了解,丹夏清楚的看清他冰冷眸底中陡然窜起的火热。明知他要做什么。可却无力阻止,无法挣脱。她也只能寄希望于言语上激怒男人,让他因为愠意而放她一马。可这男人似乎早己洞察丹夏的意图。

    听到丹夏的话,竟然轻笑出声。“本王不对你用强,你便不在心底暗恨本王吗?姬丹夏,在你心里,本王便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即如此,本王何必怜惜你。”他说,反正他在丹夏心中,早己没什么风度可言了,左右不过是再坏些,他己经不在乎了。

    话音落下,丹夏只觉得眼前一暗,下一刻,身子己被男人禁锢。熟悉的冷香袭来,丹夏只觉得心头一阵恍惚的痛意。

    他与她,为何走到了这一步?为何明明心底在意,却弄得这般相见如仇人。

    丹夏不明白,不只她不明白,北夜灏也不明白,而且男人并不打算弄清楚。此时的丹夏,一双杏眸如小鹿般,湿辘辘的,带着几丝软弱,诱人于无形……心中怒意蒸腾,他迫切的想要发泄。而她,便是他的救赎……

    斗转间,丹夏被男人束于头顶的双臂只觉得一麻,她眼见男人将束腰玉带拿起,将她两只手腕合十。打了死结。随后,他将丹夏反转身形,又将玉带一头系上床柱。

    这样一来,丹夏便不得不伸直双臂,半直起身子。

    随后,不等丹夏反应过来。随着呲拉一声,她只觉得后背一凉。身子一颤的同时。衣物破碎声再次破空而来。随后下身一阵冷意。

    “北夜灏……啊……疼!”男人只字未发,一丝温情没有的直接将自己的巨龙袭向丹夏柔软的深处,干涸的没有准备的甬道,乍逢这样强烈的冲击。丹夏疼得身子一僵。

    可北夜灏仿佛没有看到那般。依旧大力动作着……

    “疼!姬丹夏,你的心还会疼吗……”北夜灏哑声道,如果仔细听,便能听出他出口的话虽然是嘲讽语气,可却掩藏着几分失落。可此时的丹夏哪有心思评估他语话中暗藏着什么,她只觉得无边的痛意向她侵袭而来,再加上这个姿势让她备觉羞辱。

    初时那声不可抑制的痛呼声过后。她便紧咬着双唇,倔强的不肯再发出一丝声音,哪怕将樱唇咬出了血……